老秀才大内际遇皇恩 新进士山阳蒙冤遇害 (下)

家乡区县: 山东省沂水县

至七月,李毓昌三个仆人顾祥、李祥、马连升、淮安知府王毅、山阳知县王伸汉及王伸汉长随包祥、张祥、余升等人先后落网被解到北京,交付刑部关押候审。开始,各案犯在受审中顽抗抵赖,避重就轻,妄图蒙混过关,后来分别经过严刑拷讯和当堂对质,各犯在人证物证面前,不得不低头认罪,吐出了犯罪事实,特别是元因王伸汉,经过多次过堂对质,见贪污和杀人灭口内情暴露无遗,靠山也成了同案囚犯,狡赖已属无益,便原原本本供出了吞赈、行贿及杀人灭口的全过程。

李系毓昌命案自受理至结案经过上下诸多衙府的共同努力,长达三个多月,终于大白于天下,涉此案之人犯上至两江总瞥,下到奴仆家人,共有二十人之多,其中忠良者也不乏其人,真是径渭分明善恶各有报应,终审结果钦定如下:两江总督铁保,身为封疆大吏,其所属部下吏治废驰,贪赃杠法,毫无觉察,日浑噩于醉生梦死,实不胜此重任,着令革职,贬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江苏巡扶汪日章,一省巡抚,下属宫员有此等巨贪命案,却全无察觉,如同聋瞎一般,真属老年无能,即令革职回籍。江宁布政使杨护,责查办赈务,不但查不出王伸汉侵吞赈银来,就连查赈大员被害也被蒙在鼓里,其咎甚重,本应革职,但念其平日于任上尚属敬业,着令降职在河工上效力。

江宁按察使胡克家,亲手经办此等重案,

不加细推求勘验便草草结案了事,严重读职,着令革职,留河工效力以观后效。另外王伸汉侵吞的赈银二万三千两,除抄没家产抵补的数额外,亏空无法追回者,一律由该案的以上四名主管官员分别按数摊赔。

淮安知府石毅,共收受王伸汉贿银四千两,和王同流合污,更为严重的是在明知管下知县谋命重案的情况下含混应付,替凶犯张胆过关,情节严重,“着绞立决,派刑部侍郎秦澭监场行刑,于九月初四日复旨”。山阳知县王伸汉侵吞赈银二万三千多两,已属罪不可赦,又谋杀李毓昌人命一条,实属贪黩残忍至极,着立即处斩,抄没全部家产,并将其长子收监,岁满时发配乌鲁木齐看押。

同知林永升,查赈中收贿一千两,按大清律“盗仓库银两一千两”例,判以革职,杖一百,流放四千里例,嘉庆御批:“尚觉过轻,着改发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典史吕时雨,受贿九百两,从九品温南峰受贿八百两,州同龚国亘、谢为林、从九品黄由受贿七百五十两,按“六百六十两”律例,均判已革职,杖一百,流放三千五百里。训导言廷磺、县丞张为栋各受贿三百两,府知事余清扬受贿二百两,按“一百两以上至三百三十两”例,判以革职,杖一百,流放二千里发落,以上九名罪犯均抄没家产入国库,并且“不准其完赃减免”。

王伸汉家人包祥,胆敢为主护设计谋害朝廷查赈大员,按“谋杀加功”律例,判先施夹刑一次,再行斩首。李祥、顾祥、马连升,身为李毓昌长随,随主人查赈,胆敢贪利附逆谋害主人,实属罪大恶极,均按“雇工人谋杀家长、照子孙谋杀祖父母者,皆凌迟处死”条律,将顾祥、马连升各重打四十大板再凌迟处死。李祥是谋害主人的魁首,着刑部派司法官一员将其押赴山东即墨,于李毓昌墓前先刑夹一次,再凌迟处死,并摘心祭灵,以泄幽恨。

对李毓昌等人和办理此案有功人员,嘉庆帝亲下谕旨予以褒赏:

李毓昌:追封赏加为知府衔,照知府例赐恤。按四品官例给与全葬银二百两,一次致祭银二十两,; 加赏李毓昌叔父李泰清为武举人:李毓昌无子,为继承其香火,恩准将其侄李希佐继承为嗣子,并加恩赏为举人,准其京考会试,继统书香,以示不忘忠良后人之意。

嘉庆帝亲作《 悯忠诗》 五律三十韵,请乾嘉时期北方著名的四大书法家之一叔父成亲王代笔书写,镌刻于石碑土,立于李毓昌墓前,并捐资一千两修《悯忠诗》 碑楼一座,以褒忠节。另有各级地方官员损资一千余两,供李毓昌夫人林氏作为生活所需和嗣子学业和女儿日后嫁资所用。

嘉庆十四年秋,在即墨城西北十二里的蓝埠岭上,一座高大的坟墓矗立于一片坟墓之前,一座高大宽厚的大理石龙头石碑十分醒目,碑的正面是“哀哉李毓昌”五个阴文大字,长阔各在一尺二寸以上,深有一寸多深,非常苍劲有力,碑阴,便是《悯忠诗》 三十韵,一座四角挑檐的黄琉璃瓦亭子,把这座跌驮双龙戏珠的高大碑体遮护其内… … 正是:

一点丹心关国计

千秋黑骨为民生

宋玉香123(2014-11-17)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