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羊顶架窑头决口 大桥屡毁母蛟泄愤(下)

家乡区县: 山东省沂水县

 

桥头上看热闹的人群逐渐散去,东南崂山方向又是乌云翻滚,电闪雷鸣,眼看一场暴雨洪水又是势在难免。这时的老石匠喘过气来坐在地上,拍打着沙土声竭力嘶的说:“完了…… 完了…… 这是条蛟龙啊!它变成人形,是专门来冲大桥的,如果挡住不让她过河去,过了时辰就没事了。以前两次发水冲桥,都是她干的,今天我死活扯住不让她过去,就是防着她再发水冲桥,你们不帮着我挡住她,还打我让她走,这下可好,完了,大桥又得被冲个稀巴烂了…… ”老石匠絮絮叨叨的从地上爬起来,就进城找县太爷辞职去了。到了这时,人们才明白老石匠的苦衷,个个都后悔的不得了,但后悔又有什么用处!晚了,大家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桥身在大水中一段段颓然倒塌,躺卧于泥沙中,近百人数十天的血汗,又白费了!

老石匠找到县太爷,坚决辞职要回家去,知县大人殷勤招待,好言相劝,问明了原委后,感到此事也不能光怨那些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底细吗!又赶紧扯上老石匠去找城东高真宫的当家高道士,请他给查一查这条屡次冲桥的蛟龙居住何方,有何法术可以镇住它不再捣乱。高道士拈上一柱香点燃后,深深拜了三拜插在张天师塑身前的香炉里,然后闭目呆了一会儿,回过头来说:“这是南河里大坝下的一条母蛟龙,她的丈夫数十年前曾经发过一次大水冲坏了共济桥,还淹死不少人,触犯了天条,被东海龙王敖广抓去服刑,剩下这条母蛟龙独身一人生活,变得性情孤僻,遇事暴躁,看到人们又修大桥,便把失去丈夫的一腔怒火发在了桥上,所以屡建屡冲,不得安宁。现在要治住它也不难,派人到莱阳桃花山去买方上好的青色桃花山石料,回来雕刻成一只爪下抓着一只小狮子的母狮坐像,用一条九九八十一个套环的铁锁链子套在它脖子上,然后在小坝的水下坝基上砌一个深洞,我亲自前去作法,把石狮子放进去,将铁链拴到洞口的石条上,这条蛟龙就被锁住,再也不能出来兴风作浪、惹事生非了。”

县太爷和老石匠听后大喜过望,辞别老道士出来急忙派人兼程前去莱阳桃花山买石料,不过旬日,一尊一尺见方、小巧玲珑的石狮子就被细石匠雕刻好了。到了锁蛟龙的这一天,坝上坝下河两岸站满了人,都争着前去看热闹,只见高道士身穿法袍,手执长剑走在前面,陈县令和地方邑绅、老石匠等一干人跟在后面,两位会潜水的石匠托着石狮子,高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挥剑左砍右杀,最后一口气吹在石狮身上,又从袖中抽出一道咒符,点着后围着石狮子划了一圈,最后撂进河中,便令石匠潜水把石狮子放进了坝下水洞中。

这尊项上拴着铁链的石狮子,一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还被锁在小坝的水洞中,后来水枯洞显,石狮子不知何时何处去了……

孽蛟被锁以后,桥工们起早贪黑筑桥,终于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竣工。为了希盼这次大桥修成后康寿长久,陈县令遂把共济桥改名为阜康桥。后来一直使用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此座纯色玄武石大桥才被现在这座水泥予制件大桥所代替。随着岁月的流失,和古旧建筑物的消亡,当年脍炙人口的母蛟冲桥的故事,己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宋玉香123(2014-11-17)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