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那些事

家乡区县: 大同市城区

汪国真说:“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谁能说清,什么是甜,什么是苦,只知道确定了就义无反顾。”义无反顾,是呢,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人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回头的,譬如选择,譬如放下。都说选择一条路径,便不要再回头,因为每次回头都会错失一些眼前的风景;离开一个地方,就不要再留恋,因为既然选择离开风景便再不属于你。所以,我们凝眉、释然、微笑、前行。

——题记

下午时,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便有意步入了公园。这深秋时节的叶子,远方的是鲜红的、火红的之热火滔天;脚下映入眼帘是那一片、两片、三四片暖黄的、橙黄的之静美从容。同一时节,不同地点风格迥异的两幅画面交相辉映、有机结合,构成一副浓墨重彩的深秋绚景图。现在,叶子尚未落尽,正绚如烟火,静若玉女,燃烧且抚慰着一颗又一颗徘徊不定的心。或许,只有深秋才能被称之为秋吧!

又想起了昨晚哥哥问我有喜欢做的事吗?我不假思索的想说怎么会没有呢?哪个人会没有自己喜欢做的事呢?可是,转念一想,我喜欢做的事,现在,我都快忘了自己喜欢什么了。《织女.心丝》好久没有静静聆听了,公园好久不逛了,老朋友许久不往来了,认证空间和微博也不再天天看了,一度扬言要追完的《风中奇缘》也搁置在那,文字似乎再也没有静心写过,原来,这么多事都被时光搁浅,亦欲问一句时间都去哪了?

偶尔想起过去,点点滴滴如春风化雨,湿润眼底,人生怎可能尽如人意……

升入高中,我改变了太多太多,只是庆幸我还喜欢那些事,不是浅浅的喜欢。但是改变的绝不仅仅是习惯,还有心境和认知。原来时光真的可以打磨一个人,改变她所有的欢喜忧愁。

自升入高中,我始终以一种淡然的姿态行走,以一颗清明的心,不为世俗所染,不被谗言所蔽,由始至终,做个独立自主,不卑不亢的人。有时同学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看起来总是一副悠然惬意的样子,而且好像没什么心事,我总是笑笑不语。其实不是所有的风轻云淡都是毫无波澜,不是所有的笑语明媚都是发乎内心,只是渐渐的学会不在乎。就如情绪需要隐藏,真实的心情只需要在真心朋友和三两知己间流露足矣,就如心情需要梳理,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些小情绪的滋长,若是懂得修剪,也可一树葱茏。这样,自会把生命演绎的活色生香,引得清风自来。

生活中每个人的身边总都会有那么些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些人中或许有些能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有些能成为让人羡慕的知己,有些是形影不离的伴侣,而有些人就只是那么看着,装不了不认识,心却离的很远很远,就像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也有的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成为志投趣合的朋友,一旦分别再见便是咫尺天涯……细数身边的朋友,一直在一起的不一定是最要好的,而不经常在一起的未必不是心心念念的那个。有些人,是朋友,亦是知己,因为心很近,所以友情一直在开花。

升入初中我又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其中一个便是雯子,她一头黑发飘飘,她是一个极其乐观开朗的女孩,尽管学习上屡遭磨难,她也始终不言放弃。她是那种热心肠又不小心眼的女孩,她说话时不拐弯抹角又不直切主题,她总会非常认真地同人解释她说的每一句话。她是一个心思细腻又颇负文采的女孩,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心,看微博,相互劝导鼓励对方,便因此熟络,相知,相交。

第一次,她对我说:刚开始以为你们应该不怎么好相处,就没打算深交,那只是第一印象,后来慢慢发现你也很好相处……自此,我们都互敞心扉。

第二次,我对她说:“雯子,你的头发好长呀,那多麻烦呢,你为什么不剪,不会是要长发及腰等人来娶你吧!”她却坚定的说:我留的长发舍不得剪,如果有一天我食言了,我便会剪掉它……至此,我的心被她触动了。

后来,她对我说:我曾经的很多朋友,自从分别便很少联系,再见亦是陌路,你要答应我如果将来分班的话,我们不可以不联系,你不能装作不认识我…… 我毫不犹豫地说好。只是没想到那一言……

高中的生活,虽然很充实很平静,但三点一线的生活模式也真的令我们恨得咬牙切齿。高中的时间,总是不充裕,渐渐地真是应了老师的那句话:你要学会一个人。是啊,学会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学习,一个人看天气预报,一个人打理自己的一切,一切,都是一个人。其实,当我在键盘上敲下这么许多个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不过还好,我只是学会了一个人,而不是与外界隔绝,我还有疼爱我的父母。

还记得那周考试,天冷了,我衣服带的又不够,便打电话给妈妈,任性的要我最喜欢穿的那套粉红的保暖内衣,在让爸爸给我送到门卫那,等晚上下自习我再去拿,然后便安安心心的去参加我的考试。只是我没想到当考完最后一场回来时,在教室外见到了那一幕:五点半了吧,外面的天已经灰蒙蒙了,爸爸一个人守候在教室外,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他守候在这多久,又有多少次他等候在我回家的那条路上,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是谁在我每每回家的时候为我收拾好床铺,又是谁做了一锅汤而让我疑心家里的伙食变得好好,那是我的父母啊,现在,他就在那等着我。忽然鼻子酸酸的,我跑了过去,抱住爸爸。爸爸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话:爸快五点就来了。爸爸临走前,从兜里掏出一个苹果,那苹果不大且已经被暖的热烘烘了,顿时我感到心内五谷杂陈,只是缓缓接过了苹果。

晚上的时候,我同桌看到我蹑手蹑脚的拿着东西往后面去,就叫住了我说:下午我在教室外看到了你爸爸,想着外面冷,就像帮你把东西那就教室,让他先走,可是他说:谢谢,没事,我在这等她。如果说,下午的那一幕已使我百感交集,那么现在真的是要泪眼朦胧了。轻轻打开袋子,里面装的真的是我最喜欢的那套梅红的保暖内衣,迅速的地,保暖内衣上留下雨花,都说父爱如山,就是说厚重、坚实,任是无言,却可倾城。

以前,对家没什么感觉,认为不过是一个供人清宁的居所,直至后来,我才懂得了:再美的风景也比不上回家的那条路,再热烈的渴望也比不过回家的急切。

最后,果应了雯子的那句话,我们真的要分班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我们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们还在那栋教学楼,我们还可以共看晨星曦月,可是,明明我们《最初的梦想》还未唱熟,明明我们三楼的风景还未看够…… 如果岁月是一场落叶纷飞的风景,那么流年就是一枚书签的故事,仅仅定格在记忆深处。

不仅如此,还要文理分科。是了,就是如此。

当时光变迁,当记忆流转,当现实与梦想背道而驰,我们是否还应在在原地苦苦执着守候?如若你心中编织的童话渐渐失去芬芳,如若指引你前行的繁星悄悄褪去光芒,如若你在抉择的路口而徘徊,你是否还轻倚时光的路口,静待花开?桃花源是我所迷恋的,水云间是我所向往的,现实却是我所要正视的,有人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有人说: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谁能说清什么是甜,什么是苦,只知道确定了就义无反顾;也有人说:心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那么,我该何去何从?其实还是我自己最清楚吧,曾经我是完美主义,现在我是现实主义,确定了就义无反顾吧。

还好,天气尚晴,日子很静,我要一直一直做个如向日葵般温暖的女孩,即使,难免阴晴圆缺,我也要撑着雨伞走在阳光下,所以,凝眉、释然、微笑、前行。

M(2014-11-30)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