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尽的天涯,赏不完的春花

家乡区县: 西安未央区

历朝历代关于花的诗词文赋为数不少,但因有了时代做背景,呈现的气象也各不相同。不论是李后主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还是易安居士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都有国破情伤的悲凄底色,而像“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虽略显张扬轻狂,却也唯有在盛世大唐,方能有这样明媚热烈之句。

西安看花,去年园博会时最宜。可错过也有错过的好处。但凡盛事,必举全民之力来做,力求尽善尽美,反而着了刻意,隆重得让人不自在,不若怀一颗闲散之心,信步走,有花观花,有景赏景。
车过汉中时,已惊喜于车窗外的油菜花海。此时节江南一带的油菜花已式微,而在这里又逢着大片明艳娇嫩的黄,像是缺憾被意外弥补。进得西安市内,见古城墙内外,处处是新嫩绿意。杨花悬吊在高处,若不凝神,是极易被忽略的;梧桐花一向张扬,密密地压满枝,在有了年岁的街巷里,肆意开放;柳絮已略微地起了些,不时有一两片从眼前飘过,伸手抓取不住,倏忽不见。木本的花多质朴,泼辣辣的,似寻常乡野女子。
大雁塔外,几树小叶桃正艳。古人已将所有的美好描述尽了,除了灼灼,我竟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大慈恩寺内有片精致的牡丹园,在大雁塔上俯看得分明。白、粉、红、紫,初开的、怒放的、垂暮的,面容姿态各有千秋。以前年幼,看花时只觉不喜这样大团的繁复的花,现在方知,偏得有这般的大气富贵,才称得起盛世之美。不禁想起《镜花缘》里武则天命百花齐放的故事。虽是故事,但遥想中华数千年来唯一的女帝,确实霸气。塔的另一侧是个幽静的所在,游人也罕来,园子里树木苍翠蔽日,间或有鸟鸣,是歇脚小坐的好去处。几尊菩萨石像似随处散落在园间,低眉垂目,一片安祥。
抬头望塔,偶有几株小小的野草野花生长于塔上的石墙瓦缝间,嫩绿鹅黄的星星点点,给这庄严大气的千年古塔添了几分活泼灵动。
帝都宜使思秦唐
在西安这样的城市,若只沉湎于花木之美未免过于轻浅。从一走出火车站,入目的灰色城墙便开始提醒:这里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帝王之都。
穿越是无可能,只好凭吊。
之前已无数次地在影视片里看到兵马俑坑,也有收到复制的陶土兵俑做礼物,但当自己进入一号坑里,亲眼看到那些兵俑、马俑、阵列、陶土碎片,亲手触摸坑壁的黄土,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震撼。一个人,要有多么强大的信念和力量,才可以成就一统天下的霸业;同样是这一个人,又该是多么的贪恋和惧怕,才会兴起要建这个墓葬群的念头。始皇帝,他开创了一个前无来者的时代,却不可能逃过有始就会有终的宿命。也许吧,任谁立于权力的巅峰,都会忘记来路,都会迷失于荣耀,都会比常人更恐惧于死亡。
一个小展厅里在做一位当代艺术家的展览。艺术家用金银箔为材料绘制了秦始皇的六匹战马,主题即为“神马”。结合当今的流行语“神马都是浮云”来看这巨大的墓葬遗址,只觉讽刺中略含悲凉。
比较起来,反而是女人看得开一些。有关武则天的无字碑,世人流传多种说法,而我宁肯相信,精明如她,必定看穿了一切,于是,是非功过,留待后人评说——这样的气魄,始皇帝当自愧弗如吧。我没有再去咸阳乾陵看她,她应该也不屑得被后世游人穿梭打扰,生时,已活得辛苦。
说到碑,不得不提碑林。
碑林就在南门墙根。穿过长长的热闹的古玩市场,最深处,静谧的一隅。这个时代,越是与喧闹对比,越能感觉出安静的力量。在一个又一个展室里缓步徐行,看那些或工整或狂放的笔划,那些残破的、曾经精美的纹刻,那些在历史书里存在的名字,怀古之思不曾间断。
其实,那些纪念功业表彰成绩的石碑也不过是为虚名,历史虽久,书法虽美,却不能使我感动。只有在第一展室里,那些出自不知名的工匠之手的、密密麻麻却工工整整的典籍,让人心惊。那是在活字印刷术发明之前,将经典刻于石壁,以拓印装订成册,供人阅读学习。如今的阅读是方便了太多,不仅有纸质的书,还有电子书,而爱书的人,还有几多?不由念起狄更斯的那句: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希望只是我太过悲观了。
西北美食亦豪爽
西北人擅做面食,这点早有耳闻,而对于我偏向于米饭的肠胃来说,不免有些担心会愧对。事实证明这担心大可不必:新鲜的吃食对吃货来说总是好的。
钟楼向西,鼓楼脚下,是市民口中的回民街。坐在老米家泡馍店里,对面是当地一对老夫妇。每人一个大海碗,就着甜蒜和辣酱,吃得满头汗。那个海碗让我有些疑虑,是不是吃得下?老爷子抬头笑了:我年轻的时候,能吃两大碗,泡七八个馍。此馍非山东人熟悉的馒头,而是一种叫作托托馍的面饼,泡在肉汤里仍不会失去筋道。粉丝、肉块,辣椒,再辅上一碗清口用的羊汤——若非别人告知,我断不敢相信那是羊汤,竟是极清爽又不失鲜香的——一大海碗的泡馍被我消灭得干干净净。
裤带面也是此行的惊喜。落座后店家会先呈上一大碗酱汁及几个料碟,而后才端一盆面上来。面宽约四五公分,又薄又匀,长长的一根,吃时须自己将面捞进酱汁里搅拌入味。这面也叫“biang biang面”,那个“biang”字大约是陕西人自创的,写法很复杂,词典里并查不到。
西安的吃食无关精致,只是实在。到哪儿去都是满满当当的大盆大碗,让人哭笑不得。再加上必不可少的油泼辣子,真让人感觉到西北人的豪气了。
另还有臊子面、肉夹馍、凉皮等诸般美味,只可惜时间太短,短到还来不及尝个遍就要离开。离别也因此被感谢,因为离别,才成就了我对面食和西安的一番留恋和挂牵。

JELLOWEN(2014-12-0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