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征戍忆辽阳

家乡区县: 辽阳市太子河区

     我的家乡辽宁省辽阳市是一座有着2400年悠久历史的古城,我离开家乡在上海工作已有八年,一直没再回去过,本以为会把她淡忘,但某日忽然梦到上学,竟然把去学校的路径回忆的清清楚楚,连桥面上的两处坑洼都没有落下,难道故乡的记忆竟会被深刻入骨血中吗?前两天向同事吹嘘我家乡的母亲河——太子河的动人传说:
   太子河的得名有两个传说:战国末期,燕太子丹请荆轲刺杀秦王嬴政,事败,秦遣将军王翦率50万大军,攻入燕国,直取蓟都,迫燕王喜和太子丹退守辽东。战国时代的辽阳,称襄平,为辽东郡首府,位于衍水河畔。退守辽东郡后,燕王喜和太子丹扼守襄平,而秦名将李信大兵紧追而至,屯兵于襄平15里外的首山。为求秦王退兵,燕王喜将躲藏在衍水桃花岛上的太子丹斩杀,献人头给秦王。为了纪念这位面对强秦抗争到底的燕丹,衍水从此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太子河”。
   第二个传说很具有传奇性:罕王努尔哈赤在春季欲渡河攻打辽阳城,但明军早已将桥梁舟楫尽毁,努尔哈赤终日愁思无策,头发都要急白了。这日,他升帐后,令长子褚英:“你去看看河面封冻了没有。”河水湍急,哪有结冰的意思,褚英认为父亲一定是急糊涂了,出去转一圈回来说:“河面未结冰。”努尔哈赤顿时大怒,斥骂褚英糊涂愚蠢、辨事不清、贻误战机,命人把褚英拖出帐外枭首示众。第二天升帐,罕王命令皇太极再去看看河面是否封冻,皇太极回来后不敢说真话,干脆把心一横,低着头说:“河面已封,大军可渡。”努尔哈赤大喜,令骑兵渡河,竟然顺利的渡过河去。原来开阔的河面上趴满了大大小小的螃蟹,马蹄踩在蟹盖上过去了,不信你看螃蟹的后背上,真有马蹄印呢。因罕王长子逝于斯,故此水被后人称为“太子河”。
   听完我的描述,李兴林总工实在忍不住了,说:“我们本溪市在太子河上游,辽阳在太子河下游,太子丹的传说我们那里也这么流传,但是努尔哈赤那个肯定不对,因为太子河里出产蝲蛄,有蝲蛄的河流不生存螃蟹,所以一定是谣言!”我不禁擦了一把冷汗,撞到行家手上了,我只在护城河里摸过鱼,还真没有在太子河中捞过虾。
   辽阳市位于辽宁省的正中,形状有点像缩小版的辽宁省。地形地貌颇有点奇异,是低山丘陵与辽河平原的过渡地带,自东南部边界白云山到西北部界河浑河畔,地势由高到低,从中山、低山、高丘陵、低丘陵、台地到平原,层次分明,海拔由1181米到50米以下,依次跌落,构成了东南高,西北低的同向倾斜缓降地势。平原占总面积的51%,土地肥沃;山地占42%,物种多样,出产丰富,还可依为屏障,拱卫城郭;太子河与浑河两水系质优良而量丰沛,灌溉农田滋养万物。辽阳得天地之独厚,堪称宝地,据考古发现,远在六七千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活动开发了。
   辽阳从战国至今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仅从“太子河”的传说就可窥见金戈铁马疆场厮杀的景象,坚固的城墙、巍峨的城门望楼在不同的朝代筑起,复毁于战火,只有护城河还在默默的灌溉农田。唐太宗李世民曾亲征高句丽,驻跸首山留下歌咏辽阳关山云月的《辽城望月》一首,其他描写辽阳的唐诗也多为与征战相关的边塞诗和闺怨诗,“征人歌且行,北上辽阳城”、“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辽阳春尽无消息,夜合花前日又西”。我曾去过一处“野长城”游玩,名为“燕州城”,就在葠窝水库旁边。东晋末年,高句(gou 阴平)丽(li阳平)部族兴起,公元404年占据辽东,改襄平城为辽东城。燕州城就是高句丽于公元五世纪初建立的军事山城。据资料记载:山城作不规则方形,城墙顺山势起伏砌筑,并砌有马面及护城短墙,周长2.5公里。
   我当时并不了解它的历史,只惊诧于城墙的雄伟。那城墙已经大部分坍塌了,墙体是由一片片一尺多长的石片堆叠起来的,目测大概有三层楼高,四五米宽,从内至外都是石头,中间没有夯土,留下来的墙面齐整规范,灰白色的一道迤逦远去。想在城墙上走,就得不时的从坍塌的豁口,爬下来再爬上去,又高又陡让人提心吊胆。幸好这里没有因修复而至破坏,让我能够聊发怀古之情:1600多年前的古人到底怎么把石头堆叠的这么整齐的?又是怎么运来这么多青石片的啊?
   从公元前3世纪的西周到17世纪的明代,辽阳一直是中国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以及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先后曾有6个地方政权立辽阳为都城。十世纪初,契丹族兴起,建立辽国。公元918年辽太祖攻占辽东城,置辽阳府;公元928年改辽阳府为东京,为辽国五京之一。公元1116年,金国攻克辽阳,沿袭辽制,仍为国之陪都。辽金时期,城内的广佑寺得到了扩建和修葺,成为辽东佛教活动中心。广佑寺在义和团运动时期被沙俄哥萨克骑兵焚毁,唯有佛塔幸存。这座佛塔因塔身涂有白垩,晴日下显灰白色,俗称白塔。
   白塔为八角十三层密檐式结构,通高70.4米,为国内高度排名第五的古塔,由基座、塔身、塔檐、塔刹四部分组成。台基为砖筑八角须弥座,每边宽10.3米,高9.4米。塔身的八个面上,每面都是一个佛龛,龛内雕坐佛一尊,背后衬以火焰纹,门龛左右各置一胁侍。坐佛、胁侍头上有垂幔式宝盖,宝盖上方一对飞天。塔檐的第一层有木质方棱檐椽,椽上斜铺瓦垄。第二层至第十三层逐层内收,各层均有涩式出檐,每两层之间置立壁,壁悬铜镜,共96面;8角外翘,飞椽远伸,椽头下系风铎,共104个。白塔上部为塔刹,由双层仰莲承托覆体,中间竖一高9.5米的铁刹杆。自下而上穿接圆光(火焰)、五颗宝珠、相轮,顶端置铜质刹帽。刹杆上挂八条铁链,与八个铜宝瓶相连在塔脊上。
   白塔四平八稳的矗立千年,俯视着脚下这片土地的繁华与战火,巍峨庄严,白衣素影,如观自在菩萨一般沉静平和。我在家乡时,常在白塔下游玩,夕阳西下,晚霞将尽,无数的鸟儿绕塔盘旋,黑压压的一片,给幼时的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在明代时,辽阳为东北第一名城。城墙用砖包砌而成,城高约10米,周长约8公里,设城门六座。南城二门:左名安定,右名泰和;东城二门:左名广顺,右名平夷;西城一门,名肃清;北城一门,名镇远。每门上建城楼。其中平夷门外有月城,设瓮门,以为防御之用。城墙四隅,皆有角楼。东南名筹边(后称魁星楼),东北名镇远,西北名平胡,西南名望京。努尔哈赤如何渡过太子河的,后世并无记载,民间才会传说是踩着螃蟹过去的。他攻打辽阳之战采用了引诱守军出城的计策,凭借八旗骑兵野战之长首先围歼了守城军队的机动力量,之后同时猛攻东、西两门。激战中,城内小西门火药库突然爆炸,顿时瓦解了西门的防御力量,八旗兵冲入城内。辽东经略袁应泰怀抱朝廷印信,与家人仆从火焚镇远楼,殉城而亡。
   后金天命六年(1621年)三月,八旗军占领辽阳。四月,努尔哈赤下令迁都辽阳。由于当时辽阳堪称东北最大的城市,给守城带来了极大困难,所以,努尔哈赤兴建了东京城,该城周长3.8公里,有八门,城内有八角殿和皇宫等建筑。从此,后金将明朝统治东北的中心变为都城,为其以后的继续壮大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今日,向辽阳城东五里,太子河右岸寻去,可见一围砖石与夯土合筑的城墙,多已倾颓,这就是当年的“东京城”。后金天命九年四月,努尔哈赤又下令于东京城右侧依哈喇山麓建陵园,为“东京陵”。东京陵现存努尔哈赤胞弟舒尔哈齐、长子褚英、庶母弟穆尔哈齐及其子达尔差等人的四座陵园。舒尔哈齐墓前的碑亭保存完好,是四券单檐歇山式建筑,内有彩绘藻井,亭中立有大理石《庄达尔汉把兔鲁亲王碑》,用汉、满两种文字刊刻,字迹清晰,雕刻精美。
   后金天命十年(1625年)三月,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开创了以沈阳为核心的东北发展格局。努尔哈赤为什么要把都城北迁百里,定都盛京呢?这个问题困扰了辽阳人民300多年,综合史料分析,我觉得这种说法更接近真相:后金早期的民族政策比较失败,在汉族人口众多的辽阳遭到百姓的激烈反抗,所以努尔哈赤迫不得已放弃刚建成的东京,转往相邻的沈阳大兴土木营建都城。
   在多民族、多政权的形势下,辽阳作为关外重镇,是军事势力攻伐征战的目标,惹战火纷飞,生灵涂炭,翻开辽阳城史,竟是一部中原汉民族与东北游牧民族的战争史。如今,国家政权统一,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各个民族和平相处,轻易不会再发战端。漂流于千里之外的游子,衷心祝愿古城辽阳平静祥和,让我180万父老乡亲富裕安乐!

逆夏薄凉(2014-12-10)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