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散文随笔,最远不过是晚霞

家乡区县: 阳泉市郊区

晨钟暮鼓的生活对我说来已成为一种习惯。藏经阁内,书架上那些发黄的竖排线装经书,所有的内容都在传达给我一种生活方式:要平静,要隐忍,要明心见性,心即是佛。把它们握在手里,我感到自己握住了一种宁静。看着书架上浩如烟海的经书,我想起师叔禅明。他从我记事起就坐在阁内手不释卷地阅经,把一个俊美明朗风采卓尔的年青人读成皱纹满面腰身佝偻的老僧。我曾以为一卷卷的经书是他今生再也走不出的归宿。没想到,至前年初春,他竟把阁内藏经一卷不漏全部阅完,并且从此不再踏进藏经阁半步。我对他的作为感到不解,去向师父禅因求教。师父闭目坐在蒲团上只对我说了一句:“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何必拘泥一种?”

从阁内出来时,天上正乌云翻滚,山风从后院掠过房脊呼啸而去,把满院的菩提树拨弄得一片飒然。我踏着满地落叶快步走入长廊,经过三五次折转,自后墙的月亮门进入了后院。院内盛放的月季和纸鸢花在风中狼狈不堪,头重脚轻乱如定不住的心绪。走到后山脚下,我束了一下灌满山风的衣袖,抬步迈向水痕霪霪的千层石阶。

我以为势如摧城的山风刮起时,黑云压顶的山上即便有人,也早在风和将临的大雨前退避三舍了,没料到山顶断崖边的亭子下竟有一站一座两个人,在一阵紧过一阵的山风中,他们面向崖下浊浪淘天的大海稳如磐石。虽然背对着我,我还是认出坐着的那一个是师叔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