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三姐的故事让我说给你听

家乡区县: 唐山市滦县

1918年旧历三月十三日,河北省滦县高狗庄发生一起命案。富家子弟高占英与五嫂金玉勾搭成奸,嫌其妻杨氏碍眼,便残忍地将妻谋害。次日到杨家本县甸子村报信,说是杨氏昨夜得急症而亡。杨家兄妹四人,大哥杨国恩随父在乐亭县打短工;姐妹依次叫大娥、二娥、三娥,习惯上叫大姐儿、二姐儿、三姐儿。大姐也已出嫁,二姐便是被害的杨氏,待字闺中的杨三姐1902年生,当时16岁。
惊闻噩耗,杨氏母女如遭雷击,当下就赶往高家吊丧。杨三姐心中疑惑不解。抚尸痛哭的时候,细心的杨三姐发现二姐右手中指缠着一块蓝布,这块布是她给二姐新做的一件蓝布褂子上的。撕破新衣服包扎自己可能不小心划破的手指,二姐断然舍不得这样做,杨三姐的疑心更大了。她质问姐夫高占英那块蓝布是怎么回事,高说是切菜切伤的,杨三姐说切菜用右手拿刀,应该是切左手,怎么能切到右手呢?高占英无言以对。当她掀开蒙头布之后,又发现二姐嘴角尚有血迹,下身也不干净,刚要细看却被高家拒绝。他们强行动手,草草入殓,当天就埋了。
杨三姐认定二姐死得不明,决定到县衙告状。关于这次告状,她后来曾对一个亲戚说:“大宋朝还有秦香莲告状呢,当时都已经是民国了,我为什么不敢!孙中山建立的中华民国,讲的不就是人人平等吗?我就是要到官府去找一个平等……找不到平等,我宁可死在大堂上。”
四月初三,杨三姐请周永清律师写了状纸,具名“杨三娥”,在哥哥杨国恩的陪同下开始申冤告状。出面审理此案的是滦县“帮审”牛楚贤(相当于副县长,剧中人叫牛成)。高占英向牛行了重贿,还买通了地保等人出示伪证,加上高本人当堂辩称杨氏确实“因病而死”,虽经三次开庭,牛楚贤始终偏向高家,斥责杨三姐“无端猜疑,不足为据”。杨三姐气得拿出剪刀欲自杀,被人夺下。
没办法,杨三姐又找到周律师,周说:“看来你的官司在滦县已经打不下去了,你到天津去上告吧。我有一个朋友叫徐汉川,在天津当大律师,我写一封信介绍你去找他,他会帮助你的。”杨三姐见到徐大律师就是一跪,恳求他为冤死的姐姐说一句话。徐律师了解案情后,用了半夜工夫拟定一份诉状,还给杨三姐出主意要求“开棺验尸”。天津高等检察厅受理了此案,但说开棺验尸必须“双方具结”,杨三姐急了,说如果验尸证明我二姐是被杀死的,绞死高占英;如果不是被杀死的,绞死我!新任检察厅长杨以德(剧中人叫华柱国)是行伍出身,曾办过贫民学校,免费招收贫民儿童入学,名声不错。他在徐律师等人的劝导下于6月底亲往滦县调查案情,并决定七月初二开棺验尸。
这天,闻讯赶来的群众把高家坟地围了个水泄不通。杨厅长也亲临现场。第一次验尸因验尸官受贿,潦草结束,宣布除了手有轻伤外,身上并无致命之伤。杨三姐闻言跪倒在验尸官面前哭道:“我姐已死在高占英手里了,难道你还想让我死在你手里吗?我可是拿命打这场官司呀,你可要对得起苍天啊!”在场的人群也发出呐喊。也许是受到震撼,验尸官当场交出贿银,再次仔细验尸。只见死者左腹有一条二寸刀口,下腹中部有两处刀伤,两腿汇合处也有一处刀伤,裤内塞满止血用的白灰……最后竟从腹部取出钢刀一把!铁证如山,杨二姐死于谋杀无疑。  验尸完毕后,高占英被带回天津,随即向直隶高等审判庭提起公诉。杨三姐兄妹生怕节外生枝,也随后赶往天津“顶案”,观察动静,等待判决结果。由于高家到处“打点”,还鼓动学界人士出面具保,致使案件迟迟不能判决。哥哥杨国恩只好到一家牛奶厂做苦工维持他们在天津的开销,焦急地盼望着能早日给亲人申冤。然而在那样的社会条件下,任何一个案件要想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都是很不容易的
杨三姐,本名杨国华(村里人又称杨三娥),1902年出生于滦县甸子村一个雇农家中。她生性耿直,敢作敢为。  帮助杨三姐打官司的律师周永清得罪了当地官员,出于无奈,放弃了县衙“代书房”的职务回到家乡。
杨三姐知恩图报,主动上门拜认周为义父,与其两个女儿结为姐妹。哪知家乡有些人并不理解,散布流言蜚语,说杨三姐是出卖贞操才得到周律师的帮助,本来与她亲近的同村姐妹也开始疏远,杨氏家族甚至把她捆绑在祠堂前的大树上兴师问罪。杨三姐未婚的婆家闻讯后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毁了婚约。杨三姐想不到千辛万苦拼死打赢了官司,却得到这等下场。为表示清白无辜,她悬梁自尽时被母亲救下。母亲的劝导使她坚强地活了下来。后来杨三姐嫁给双柳树村薛庆和为妻,生有三男二女。丈夫在外面给地主扛长活,省吃俭用买下十几亩大田,土改时却被定为富农成分,她和丈夫带上“富农分子”帽子。丈夫一病不起,很快亡故。
在十年动乱中,杨三娥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政府从政治上、经济上给予了她应有的关怀和照顾,于1982年担任唐山市政协委员、滦南县政协委员。于1984年1月7日病逝,终年83岁。

电商-成杰(2015-03-2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