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丰咸茶文化

家乡区县: 汕尾市海丰县

  茶,最初叫“苦茶”,是一种药材。茶从发现到发展,已经历了几个历史时期,据《中国饮食志》记载:“茶之饮,发乎神农”。传说“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就这样,茶进入人们的生活,并逐步从药用发展到食用,再发展到普遍的饮用。自古以来,我国许多地方的人民群众有饮茶的习惯,现在,茶已成为中国的国饮,饮茶也成为一种文化,茶文化更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

  作为我国一个历史文化古城——海丰县,数百年来,在茶的种植、采制和饮茶诸方面都兴隆不衰,特别是海丰的咸茶,更是独树一帜,为祖国的茶文化增添了光辉的一页,现在我就来说说海丰的咸茶,让大家一闻其香。

  在我国许多地方,每当客人来访,初见面时,人们总会采用一种隆重而又经济地接待客人的方式,那便是沏上一壶温润的清茶,捧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以示主人的热情欢迎。然而,在海丰地区,除了热茶一杯,还有一碗飘香的海丰咸茶,这足以彰显我们海丰人民热情待客的独特方式,以及那份深厚而独特的海丰人民情谊。

  海丰咸茶,为世所希,它与民情风俗相结合,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茶文化。据《海丰县同治志》记载:“妇女又嗜咸茶,茶少下盐,置瓦盆中,擂之千百杵,令成膏液,然后沃以沸水,下以炒麻。家常加此二餐于早午饭后。若亲串至,又增多花生、炒米,浮满茶瓯。昔粤中之唉客,无槟榔必相嫌,今丰之宴宾,少咸茶不成事矣!”咸茶,是海丰县妇女们最喜欢、最普遍、最经常食的茶。每当亲朋好友来访或是邻居聚集,女主人便会擂咸茶招待,大家团团围坐在客厅中,边饮边嚼,边扯家常,或谈见闻时事,主人则不时殷勤地添上咸茶、炒米等进行劝饮,众乐陶陶,别有一番情趣,多年来已经形成了海丰一道独特风景线。

  说起咱们海丰的咸茶,种类可多了,从撒料上说,有油麻茶、爆米花茶、薄荷茶、苦刺心茶等,从时间上看,有午茶、年茶、三朝茶、落土茶、辞山茶、神生茶、过运茶等。

  虽然咸茶的品种繁多,但其制作方法却是大体相同,它的制作方法是:首先将茶叶放进牙钵(一种特制的内壁有锯齿纹的陶器),湿润后用石榴木或荔枝木等硬木做成约3尺长的擂槌(木杵)来回搅拌捣碎,接着将熟花生米、芝麻、薄荷叶等陆续投入牙钵擂成浆糊状,放进适量的食盐,将煮沸的开水冲入即成,故又谓之擂茶。然后主人将炒米、油麻、花生等大把大把地放入盛着咸茶的碗里,热气腾腾地端到客人面前。

  海丰咸茶甘香醇口,既具有茶叶的芬香、薄荷的甘醇,又具有炒米的脆、花生的酥、芝麻的香等口味。故有生发美容、健脾利胃、延年益寿之功效。吃咸茶的习俗,代代相传,由来已久。清代茹敦如《越言释》载:“江广间有擂茶,是羌盐煎茶遗制,有存古意。”清道光年间海丰举人黄汉宗亦有诗云:“海丰风俗尚咸茶,牙钵擂来响几家。厚薄人情何处见,看她多少下芝麻。”这诗歌诙谐生动,洋溢着生活情趣,写出了清代海丰吃咸茶的盛况和人间世俗情态。

  海丰有民谣云:“海丰妇女兴咸茶,牙钵擂起闹喳喳,敬老爱幼在此睇,不在炒米减与加”。可见吃咸茶不但是一种时尚,还是沟通邻居同事感情的一种交际手段。邻里、同事之间,有时产生龃龉,感情产生隔膜,其中有一方欲和好,就会擂起咸茶请对方过来叙旧道歉,从而消除误会,敦睦友谊,使双方感情和好如初。

  吃咸茶不但是我县历史悠久的民间风俗,而且是交流感情,交流思想,和睦四邻,增加团结的好传统。改革开发以来,擂咸茶不但日渐盛行,而且作为一种艺术还被被搬上舞台,在县城刘氏家祠,我们看到,妇女擂咸茶的场面被雕刻成像,供游客观赏。同时,也被写成戏曲供传承颂唱,李向钦等所作的白字戏《擂茶小调》,就为海丰民间群众所熟知。

  食咸茶是我县独具一格的民俗文化特色,历史悠久,文人赞美,群众乐道。马思聪先生的堂妹马思恭在《喜见堂妹思琚回乡》一诗中写道:好是家乡风物美,咸茶琴韵自怡情。可见吃咸茶也会像《思乡曲》一样,撩拨着你爱国爱乡的缕缕情思……

修仙逃兵(2015-04-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