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哑巴9,10

家乡区县: 浙江省建德市

九 ­

翟理打来电话说晚上一同吃饭,宿舍的女生起哄起来。 ­

我围着厚围巾拉开门。刚走出宿舍楼,一阵冷风迎面扑来,天空已经在洋洋洒洒地飘雪。 ­

——“很冷哈。”翟理明显等了好一会儿,使劲地搓着手。 ­

“嘿。”我笑着跑过去。 ­

一起走在路上,我偶尔冻得跳跳脚,他呼着白雾朝我笑。 ­

雪势很凶猛,眼睛都睁不开。视野所及范围内满是飘扬的雪,风声凛冽地呼啸在耳边。走到临近的奶茶店,赶紧跑去屋檐下躲避风雪。 ­

——“一下子居然下这么大。”翟理拍着羽绒服肩膀上的积雪。 ­

我低下头甩了甩头上薄薄的积雪,不小心甩到他脸上。 ­

他无奈地笑着擦脸,伸手拍我的脑袋,“小狗摸样。” ­

突兀的宠溺口吻和动作,让我有些不自在。我尴尬地笑了两声。 ­

——“林王朵。” ­

“嗯哪。”我忙着拍打衣服上的雪,口里应着。 ­

——“我们在一起吧。”翟理悄无声息地牵起我的手。 ­

——“大家都觉得我们在一起挺好的。” ­

——“我们一定是,可以白头偕老的人。” ­

我抬头认真望着翟理,他的好看轮廓被闪烁的眼睛点亮。 ­

眼前这个因为害怕调味品影响身体健康而拒绝咸辣,同时也拒绝所有激情和冒险的男生,温良又沉稳。懂得剔除生活里无用的细枝末节,能够把所有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懂得选择跟得上自己生活步调的人。 ­

表白的话语,更像是一种冷静的邀请。 ­

“可这和爱情有什么关系,”我直视他的眼睛无力地笑着,“是合作愉快更恰当吧。” ­

我抽出手,转身离开。 ­

十 ­

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走。 ­

过两天即便是圣诞节的缘故,即使是下雪天,街上行人依然很多。 ­

人们大声笑着交谈,成群结队或者成双成对地互相拉扯着,与我擦肩而过。超市门口搭起节日酬宾的舞台。橘色路灯含糊笼罩,营造温暖的节日氛围。商店的橱窗上是咧开嘴笑得欢畅的红鼻子圣诞老人喷漆,空气中满是爆米花的甜腻香味。 ­

脑海里全是纪邃你零星的片段。 ­

抬眼扬眉时的只字片语。戴着耳机走出空无一人的教室的寂静背影。倒影在公车车窗上的侧脸剪影。安静唱歌时翕张的漂亮嘴唇。

“把他放在心底就行了,快投入翟理大人的怀抱吧~” ­

“记忆没有任何重量,还是面对现实的好。” ­

“该不会要拽着高中的记忆过一辈子吧,那就可笑了小花蕊~” ­

室友苦口婆心的教导规劝---这样的道理明明比谁都懂。 ­

根本同刻骨铭心的旷世恋情,沾不上一丁点关系。 ­

同所有雷同的戏码一样,上演的是相似的青涩桥段,充斥着鼓鼓囊囊的少女情怀。始终羞于启齿的美好情愫,除去“纯真”的标签,没有任何意义。 ­

我暗自的惊涛骇浪,从头到尾都以完全静止的姿态铺展,甚至找不到追根溯源的线索。 ­

该怎样去追溯你才好。 ­

经过的音像店正播放着五月天的新歌。 ­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

突然锋利的回忆。 ­

突然模糊的眼睛。 ­

我眼睛隐隐酸涩。 ­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打断我的思绪。我伸进厚外套的口袋中摸索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一个陌生号码。 ­

——“美女,你电话还真难弄到手。”戏谑的口气来自恍若隔世的熟悉声线。 ­

——“一点没变样呢,没长进。”泄露温柔。 ­

我抬起头,看到你。 ­

你穿着黑色的立领外套,穿过那些来来回回的拥挤人群,穿过亮着灯的飘雪大街,走向我。 ­

仿佛是穿越记忆里的夏夜,走向现实的寒冬大街,站在我面前。 ­

——“哭起来也还是没声响。”你收起电话,压低的声音来自咫尺距离的额头上方。突然逼近的幸福,令我差点退缩。 ­

你拉过我,缓缓揽入怀中。传递过来的温度,是一整个庞大安全的星系。 ­

我捂着嘴,呜咽声终究冲破喉咙。(未完待续) ­

南笙(2015-04-1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