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西民间故事2-龙潭飞瀑的传说

家乡区县: 广东省揭西县

龙潭飞瀑的传说
揭西县南山溪上游,有一处“龙潭飞瀑”。那里奇峰刺天,怪石林立,急流飞过石缝,泻落百丈岩,有如一匹连接天地的白布。但见水花飞喷,遮天蔽日。但闻吼声如雷,惊天动地。岩下冲成大石潭。水色深蓝,波澜起伏。若是亲临其境,不由使人脉跳心惊。

相传龙潭原来没有瀑布,潭下无底,可通大海。潭中水晶宫由孽龙坐镇,鱼兵蟹将,把守宫门,戒备十分森严。

有一条金鲤鱼,修炼百年,变成美人鱼。日间在潭边嬉戏,夜间上岸旁游玩。独来独去,无忧无虑,胜过天上神仙。

在龙潭不远处的石岩下,有一小村落,名叫龙口村,住着十余户人家。有个后生杨樵哥,居住在村头的破茅屋。樵哥的父亲入山烧炭,给恶虎吃掉母亲母亲刈草,让毒蛇咬死。这样,他就变成一个“锅仔哥”,专门砍柴,趁圩日挑到南山圩去卖,换几升米下锅。

樵哥饱受日晒雨淋,霜打风吹,炼就一付铜筋铁骨。那粗硬的头发,打了一具圆结。赤红的脸上,闪着两颗亮眼珠。配上浓浓的眉毛,厚厚的嘴唇。二条铁臂,力可拔山;二条铁腿,走路如飞。

樵哥饱受日晒雨淋,,霜打风吹,炼就一付铜筋铁骨。那粗硬的头发,打了一个圆结。赤红的脸上,闪着两颗亮眼珠。配上浓浓的眉毛,厚厚的嘴唇。二条铁臂,力可拔山;二条铁腿,走路如飞。

这一天他从山上挑了一担柴回来,尖担压得象一弯新月。如雨的汗水把一身破烂的“芫荽衫棱裤”淋湿了。他感到全身火烧火燎,急奔潭边,放下担子,将衣裳脱了,用浴布围着下身。忙将脏衣裳洗得干干净净,披在桃树枝晒着。然后跳下水去,在潭中翻筋斗。他张开双眼,在望不到边的水府,有数不清的五彩奇石缝飞出一条红光闪闪的金鲤鱼。忽然在石后窜出一条鲈鱼,这鱼甚为丑陋,嘴阔、体扁、背灰、腹白,向金鲤鱼扑来,美鱼一甩避开了。鲈鱼紧追,咬住鲤鱼尾不放。

樵哥游到岸边,见那鲈鱼还在水面逞凶。他赶忙飞出石片,正击中鲈鱼头,恶鱼下沉,游起一丝血水。鲤鱼脱了魔牙,竞向他连跃三次。

这一夜,天空蔚蓝,月白风清。樵哥在屋前劈了几个柴头,然后回屋关了柴门。耳边传来“笃笃”的敲门声。他往门缝一望,似乎是一个人影。开门一看,不由呆住了。原来月下站着的,是一位俊俏的姑娘。只见她头上梳着一个鬃髻,插着金钗。身披鲛绡巾,下着云纱裙。她闪一闪流星眼,动一动樱桃唇,好象要说什么话。

单身汉吓了一跳,问道:“小姐”你为何连夜入山?”姑娘掉下几颗晶莹的泪珠:“我不是富户小姐,是穷家姑娘,名叫李金妹。只因要来山内舅母家,走错了路,东奔西窜,担惊受怕。幸好找到这里,求大哥行好心,给我宿一夜。”

樵哥出了一身热汗,摇摇头:“你去找别家吧。我一个单身汉,怕人说闲话。”说罢,把门关了,心头还在突突的跳着。

耳边传来“呜呜”的哭声,至此初秋夜晚,山风阵阵,冷气侵人。姑娘衣衫单薄,如何受得了?他向着门外问:“喂,你为什么赖着不走?”金妹抽泣着:“大哥,村里的门全敲遍了,有的不肯开门,有的骂我是妖精。我只好在这里被老虎吃了。苦呵!”

“呼——呵!”林里传来一声虎啸。樵哥倒抽了一口冷气,忙开了门:“金妹,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到别家去借歇。”金妹把汉子的衣裾拉住:“我……我怕!”樵哥一时如热锅里的蚂蚊:“象你这样上怕猫、下怕狗,这怎么行?这样吧,你快闩门,我就蹲在门外守夜。”金妹抹着泪水:“为了我,让你给老虎当点心,倒不如我死了的好。”

单身汉退了一步,试探着问:“我看,你究竟是……”姑娘低下头来:“我若说出根由,怕你吓坏了。”汉子拍着胸膛:“我只有一条命,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来也能顶得住。”

金妹羞羞答答,以袖遮面道:“我就是龙潭里的鲤鱼精。你砍柴回来,常在潭里洗澡。我见你是个朴实的后生,衣衫破碎,甚觉可怜,有心帮你一手。今日那可恶的鲈门将,多方将我期负,想拉我入龙宫。幸好你把瘟官杀退,救我一命。为报大恩,我情愿不居龙潭,就给你作妻子吧!”说罢,跪了下去。

樵哥忙扶着姑娘。金妹道:“你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我会煮饭、织布,这里的山苎遍野,我包你穿得漂漂亮亮,还有余布可以带上圩去卖。”

樵哥见姑娘泪流满面,心全软了。寻思自己这样贫穷,眼看必孤老一世。今鲤鱼姑如此多情,也是天公作美。忙说:“好是好,只是太委屈了你。”

金妹站起来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明天,你就去弄架布机来。”樵哥闪着浓眉道:“一架机要十两银,我那能出得起?’金妹指着地上说:“这些珠子,你可捡去换银。”樵哥拣起十几颗闪闪发光的夜明珠,惊问:“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金妹说:“是我的泪珠化成的。”

樵哥心里开了花,拉着笑吟吟的新娘,同入洞房。以松明为烛,撮土块为香。双又拜过天地之后,新婚夫妇吱吱喳喳,一直谈到天亮。

第二天,龙口村一派欢腾。山里人见樵哥娶了一个仙女,无不称奇。新郎头一遭撒了个慌:“她是财主的婢女,不小心打碎了玉花瓶,主要要杀了她,她连夜逃了出来。”

从此以后,芧屋内安着一架织布机。那机声如琴音一样,分外悦耳。一匹匹的布,如溪水般的流了出来。

樵哥穿上簇新的大襟衣,照常上山破柴,逢圩日就背着布赶南山圩。金妹织的布又细又软,称为“金布”,一下子就卖光了,两口子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到了隔年的七月十夜,乌云阵阵翻滚,暴雨倾盆狂倒。金妹拾头见天空象墨拨的一样,不禁叫一声“不好”。丈夫上前问道:“你身子不适么?”妻子说:“我估量那该死的鲈门将要来抓我了!接着,霹雳声声,黑云裂开,飞出一支支闪亮的利剑,向金妹的心窝刺来。

顷刻之间,潭水大涨,涌入芧屋,布机漂出门外,金妹也被卷去了。樵哥见势不妙,忙去抓住布机,跟着游出去。忽见一位阔嘴大将,举起大锤,大喝一声,向着樵哥当头劈来。

等到大水退后,樵哥奔到龙潭边,他望着潭水哭了起来。忽然,传来妻子的声音:“樵哥,自别以后,龙王罚我日夜织布,你可在夜间来上面百丈岩收布。”

从此,只要到了天黑,从百丈岩顶到龙潭,就挂着一匹白布。樵哥含着泪水,把布收了回去。

隔了一个月,还是中秋之夜,月色分外明亮。樵哥听见龙潭那边发出阵阵的轰鸣。他三步当二,狂奔上前,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龙潭上的百丈岩,挂着一条飞泻的瀑布,他在呼:“金妹,你在那里?”

水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樵哥,你昨夜来收布时,被鲈门将发现了。眼睛我织的布,全部被龙王收去了。你看,从岩下泻来的,是我织的布呵!”樵哥倒在潭边,一时昏迷过去。

自此以后,百丈岩上的瀑布终年不息。有人蹲在潭边,似乎听见那织布机的声间:“丁丁丁!”

李金妹还没有死,她永远也不会死。

小东东(2015-04-23)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