绺子烟——燃不尽的故乡情

家乡区县: 山东省沂水县

千里游子,一窗孤影,宛如秋风里瑟瑟的草,或哭,或笑,或喜,或悲。

乡音传来,家乡正在收麦子,闻讯,鼻空的骚动,引起泪两行,故乡的绺子烟,又轻袭心田。绺子烟勾引了我的相思。诱惑我的诗句行行,拈一缕绺子烟入诗,忆起丰收时的麦浪,风拂起,麦田如破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浪里的弄潮儿,叼着烟袋观望,笑咪咪的小眼睛旁,眼屎点点如稚嫩丹青手淡淡的笔疵,丰收在即,磨镰霍霍。布谷鸟翻着跟斗催着农忙。“麦罢垛垛”的声音响彻整个故乡。沂水的五月,没有绺子烟,只有游子在诗里浓浓的思乡。

任何花与化妆品的香味是不可比故乡的绺子烟,那香味携带泥土的气息,醉了晚归的脚步,醉了“锄禾日当午"诗句中的主人公。千年的陈酿,无论香到何年,也离不开故乡的粮,农人们最爱听的是麦子在烈日下噼噼啪啪作响。这响声,在酝酿大年三十,十万头鞭炮的声音。

五月,故乡,麦香,月亮,一个个思念的字眼,引诱泪水在流淌。游子在异地思念麦香,思念捧着麦子的娘。月下,您老也在思念异地的儿郎。您老蹒跚的脚步怎么也不能把距离来丈量,电话里的哭泣,使我跪望故乡的方向,不孝的儿郎,在您老去的时候,却不能伴你守乡。儿郎稚嫩的诗句在时刻写亲娘,从蚕山,到榆钱,更忘不了幼时调皮贪玩不归家,你焦急的模样,从青丝到白发,你经历了多少沧桑。

思念故乡,那份难以割舍的深情,在田间,在河畔,在街头---如勃勃涌起的春潮,有信心的旺长,有成功的期盼。怀念故乡,思恋中多少乡亲的坦诚,朴实中多少人性的真挚,饱经风霜的脸上,剑刻般的皱纹,历尽沧桑的双手上,深深的裂痕,是一种明证,是一种生命的写真,时时激励我踏实生活的每一个脚印。怀念故乡,情感中多少生命的依念,关怀中多少美好的回忆;于生活的进取中,鞭策我奋发抗争,托起了人生永恒的信仰;于宽慰的心田和纯真的回味中,给予我生活恒久的希望;于跳动的脉搏和滚烫的血液里,有亲人的挚爱和诚心的祝福,更包含了多少游子对故乡的深深眷恋。

忘不了故乡,绺子烟的味道弥漫中我的童年。村口的老爷爷抽着绺子烟,将岁月拉回那段青涩的童年记忆。然不尽的思念,然不尽的绺子烟。

刘菲菲(2015-04-24)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