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

家乡区县: 福建省新罗区

入冬,客家女人们就要开始忙碌着蒸酒了,在所有年料的准备过程中,蒸酒是最大的工程。巨���的饭甑架在灶上,雪白的糯米倒入饭甑,成堆的木柴燃起熊熊火焰,半小时工夫,浓郁的饭香便在冬日清晨的阳光里弥漫。孩子们闻香而至,端着碗眼巴巴地盯着冒着热气的饭甑,女人们盛出半盆糯米饭,拌白糖或炒香菇做成“酒饭”打发走小馋虫。蒸熟的糯米饭晶莹透亮,一桶桶泉水浇下去,升腾的雾气包裹住忙碌的女人,若隐若现像极了国画里的写意。冷却的糯米饭均匀拌入酒饼(酵母)密封好,一个对时后打开酒坛,仿佛能听见糯米发酵时的欢唱,酒子(原浆)奔涌而出。讲究的人家会挑选上好的山泉水“添酒”,说是绿色纯天然。
蒸米酒,传统客家女子的拿手家务,在漫长的岁月中,是衡量家庭主妇是否勤劳能干的标准之一。
听老人闲谈,说有些人的手是沾不得糯米的,无论怎么努力蒸出来的酒都是酸的,年节里便只能四处求邻居告亲戚帮忙蒸酒,成为终身的遗憾。
乳白色的原浆被客家人称为“酒子”,黏糯甜稠,蒸蛋煮鸡催乳效果极好,客家女人坐月子必备的营养品。“酒子”滤去酒糟称为“酒娘”,入口甜滑后劲十足,不少北方汉子醉倒在酒娘“裙下”,三两天宿醉不醒,惊呼甜蜜过后代价惨重。酒子添上山泉水,过滤沉淀的过程叫“割酒脚”,割干净的米酒上锅煮开,冷却后用酒坛封存好,一家人全年待客自饮就在其中了。
更有灵巧的主妇把酒坛用点燃的稻草堆埋起来,守着时辰熏煨,酒色由米黄变成琥珀红,透着油亮的光泽。熏煨过的米酒入口更顺滑浓稠,存放时间长,埋入地下多年不坏,是为“隔冬酒”。
客家人的日子离不开米酒,祭祖民俗,待客三餐。
祭祀或民俗活动时,装满米酒的锡壶一排排摆放在祠堂供桌上,数量的多少既代表着这个家族人丁是否兴旺,也彰显着财富与荣耀。鞭炮响起,祈祷随着米酒浇入土地,热腾腾的希望与万物一起生长。
正月是客家人最热闹的时光,络绎不绝的客人流水的宴席,猜拳劝酒声此起彼伏。男人们要“老酒”,女人们和外地客人要“甜酒”,一壶见底,脸就赤红起来。疲惫或激情释放在酒香中,家长里短、亲情友情、回顾展望,在觥筹交错中渐渐变得厚重起来。“酒淡,多喝些。”女人们从厨房里出来,带着羞涩的微笑劝酒,客人们就会热烈地回应:菜好吃酒好喝,我们又醉又饱啦!
田里新摘的青菜起锅时加点米酒,肥滑香嫩的河田鸡加葱姜、米酒煲上半小时,酒子放入家鸡蛋清蒸,喝的是米酒,吃的也是米酒。邻家有农妇红润健硕,晨起早餐必是米酒浇饭,一日不吃寝食难安,从未见其生病染恙。客人一进家门她就问:“渴了吧,倒碗米酒给你喝!”然后一碗米酒就会端到你面前,黄澄澄的,荡漾着诱人的香气,让你措手不及。酒量不过尔尔的我,总被窘得落荒而逃,走出很远还能听到她在喊:“不怕,酒很淡……”
米酒很淡,酒精度不高,没有白酒的浓烈、红酒的高贵、洋酒的时尚,夏天冰着喝,冬天烫着喝,可海碗牛饮,可小酌怡情。伴着先民迁徙的脚步,米酒静静地渗透进客家人的血脉里,流淌出岁月与情感的醇香。无论你走出千里万里,一壶米酒就能轻易地唤醒思乡的情愫。
“红泥乍擘绿蚁浮,玉碗才倾黄蜜剖”,唐代名相张九龄醉吟汀江畔谢公楼上,又有多少人梦中归乡,只为寻那缕清冽的酒香……

能力秀主页: http://www.wm23.cn/senayon_
梧桐子主页: http://www.wutongzi.com/uc/04755904.html
❤词条主页: http://www.wm23.com/wiki/uc/88846.htm
❤博客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615104695

senayon_(2015-04-2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