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州豆腐乳

家乡区县: 重庆市忠县

传说在北宋太平兴国年间,临江(今忠县)城边有个小小豆花店,豆花做得很好。店主刘三娘,待人热心热肠,爱做好事,遇着些讨口要饭,脚瘸眼瞎的人,宁愿自己少吃一碗,也要腾碗饭给他们吃,人们都叫她刘善良。
一天,刘三娘同14岁的儿子刘柱香正在做豆花,一个猎人提着一只白鹤进店歇气,买了一碗豆花一碗酒吃起来。刘三娘看见白鹤眼巴巴的望到自己,心中更是不忍,就要求猎人把白鹤卖给她。猎人不肯,刘三娘也向猎人求情,用了一吊铜钱,买下了这只白鹤,刘柱香天天给它涂药治伤,捉鱼虾螺蛳喂它。养了七七四十九天,伤好了。刘三娘对它说:“去吧,以后多多留心”。白鹤点点头飞上了天空,绕着豆花店飞了三圈,才向远处飞去。过了不久,一个年轻尼姑,挑着一担清水,来到刘家店铺歇气,一时昏倒在地。刘三娘同儿子忙把她扶进店中,从锅中舀碗热豆浆,用汤匙舀着慢慢喂她。尼姑苏醒过来,刘三娘又熬了碗姜糖开水给她喝,并和她聊了起来。尼姑走时千谢万谢刘三娘母子救命之恩,还说“三娘,你救了我一命,我出家人没啥子谢您,只有这担清水相送,你用它能做出最好的豆花来。”刘三娘说啥也不要,说;“我救你哪是为了想你谢我,绝不收你的水啊!你快挑走吧!”尼姑一闪,走出门外。刘三娘叫刘柱香挑着水桶去追,哪里追得上。他人小气力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追了几十步,便把桶顿在一棵枯树旁。谁知桶一落地,就化成一眼井,井水清汩亮亮的,喝一口,甜津津的。当真弄来做豆花,做出的豆花,又鲜又嫩,人们特别爱吃,生意一天天好起来。
城里有个姓王的大财主,家里蛮富实,在这一方称王称霸,人称王半城。王半城也开着个豆花铺,但做出来的豆花老木僵僵的,像嚼烂棉絮,吃的人很少。他见刘三娘生意好,十分眼红,暗中打听,才晓得是用井水做出的豆花。他马上就想霸占这眼井。带着几个家奴,气势汹汹地来刘三娘家说:“这眼井是我家的祖业,我要收回,你们不能再到这井里来挑水了!”
刘柱香不服,大声说了这眼井的来由。王半城打个手势,几个家奴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把他打了个半死,还砸烂了锅伙碗盏。刘三娘见了哭得死去活来,邻居们也愤愤不平,都咒骂王半城是个黑心肠,安慰刘三娘,送药送糖送鸡蛋看望刘柱香。
王半城霸占了这眼井后,很得意,用井水做了一锅豆花,尝一口,硬是好吃。心里盘算着,把豆花铺开大点,肯定要发财。于是,发出请帖,选个好日子,请知州和衙门的大小官员以及城中的一些绅士来吃豆花宴。一清早,叫人挑来两担水,用两升黄豆磨成五桶豆浆,倒在锅里烧着。宾客们陆续到齐了,王半城向他们吹说这井水打的豆花是如何如何好,讲得口水四溅,听得人也口水直流。午时过了还不见把豆花端出来,个个都等不耐烦了,王半城走进灶屋一看,锅里还是一锅清水,他开始焦急起来。但却假装没事的样子,出来招呼客人稍微等一下。可等到酉时。太阳都偏西了,还是没有一半点豆花端出来。客人们个个肚子饿得咕咕叫,七嘴八舌说起了风凉话来:“王员外今天是‘半鲁’请客”;“王员外是精明人,请客不花半文钱!”……随后,知州大人首先各自走了,其他客人也一个二个嘟起嘴巴走了。王半城感到脸面丢尽,只有找水井出气。他带上几个家奴,拿着锄头耙梳,冲到井边,挖土填井。挖了几下突然“火”的一声,从井中飞出一只白鹤,两下就啄瞎了王半城的眼睛,抓破了他的脸皮,朝远处飞去了。王半城痛得在地上打滚,回家没几天就死了。
刘柱香被打成重伤,几天滴水不进,粒米不沾,刘三娘心焦死了,哪有心肠做豆腐生意,原先做的豆腐块块也放着不管,成天守着儿子哭。过了几天,刘柱香的伤渐渐好了些,能吃小半碗稀饭了,刘三娘才去经佑豆花,走去一看,她一惊:豆花块全霉了,长满一层白绒毛。这啷个吃,只有倒掉!她想儿子伤没好,豆花又烂了,这些日子啷个过呀,就伤心地哭起来。这时一只白鹤飞到她屋前,变成白荷女尼,走进屋来。摸出一颗红药丸,递给刘三娘,劝她说:“我本是白鹤仙子,前次被猎人射伤捉住,全靠你母子相救,特用井水报答恩情,哪晓得反而害了你们。现在恶人已除,莫再焦愁,这颗药可治好你儿伤痛。这些霉豆花,也有法子”。口念一偈:“长霉心莫焦。装坛加佐料,待到六月后,满城香气飘”。说完,化为白鹤腾空飞去。
刘三娘对天谢白鹤仙子,舀碗水,让刘香柱服下药丸。真是仙丹妙药,吃下就好了。母子俩欢天喜地,赶紧找三个坛子,把长霉的豆花块块放进去,加进盐水、白酒和陈皮、八角等佐料,用稀泥巴把坛口封好。6个月后,她揭开稀泥巴,好大一股清香,尝一口,味美香甜。母子俩欢喜得不得了,给她取了个名字叫“霉豆腐”,因为泡的盐水好像乳汁一样,又叫它“豆腐乳”。就这样,刘三娘的生意又兴隆起来了。
刘三娘去世后,刘柱香还是用那井水做豆腐乳,后来不断改进做法,小坛换大坛,豆腐乳越做越好,名气越来越大。

BoBo6868(2015-05-0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