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无言,香盈十步

家乡区县: 连云港市海州区

   高中的那天,心情沉重,学校广播里放着何炅的一首歌,那是一首好多人都能哼唱的歌——栀子花开。而我当时第一次听那首歌,也就是那首歌让我从此深深地爱上了栀子花。栀子花的花语是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幼年时,总觉得栀子花是世界上最洁白无瑕的花朵,栀子花种在我家大门前.它的叶子一年四季都是翠绿的,从不落叶。清早,我起床一打开大门,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满屋子都飘着香气.我赶紧往栀子树边跑去,栀子花已经开了不少了。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有的花瓣儿全展开了,露出了洁白的花心,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的马上要破裂似的.洁白的栀子花像无数只鸽子停在枝头。一阵微风吹来,栀子花就翩翩起舞,香气四溢。它身上每时每刻弥散出来的优雅气质深深地吸引了我。每当随奶奶上坡时,总要到开满栀子花的树下静静地坐一会儿。一朵一朵的栀子花呀,是那么素雅,仿佛一群调皮的小孩在绿叶间穿行。我很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她们,但又怕我这脏兮兮的小手弄黑了她们的脸颊。欣赏着美丽的栀子花,恍惚中我仿佛看见了一位天真无邪的少女在沉睡,沉睡在绿叶铺就的软床上,若干年了,她还没有苏醒,像是在等待传说中的小王子来接她。

  已经两年没见过栀子花。往年家里该是栀子花铺天盖地地飘香时,港城也不见她的踪影,听他们说这里是有这种花的,但不如南方的多见。在这里的夏天缺失感太过厚重,使我一时并不能从众多的不同中一下想起栀子花。今天偶尔翻了一下本子,不知道是那个刚过去的夏天的哪一天忽地挂念起她的香味来,一回想,自己整整两个夏天都不曾遇见白净和香气浓���的栀子了。要是在家,那个时候的每日清早都会有老农摆上花摊,总会有人买上一小束,或者戴在头发上,或者放在房间熏染房间。不过无论用做什么,她的寿命是一点不能长久的。一天将要结束的时候,她就显出颓败的黄或蔫状,那香气虽犹在,也带着一股子过度的腻味。像是她已经知道自己时间的紧迫,便定要在这短瞬间释放了所有的香气。我曾经妄想留住她的洁白和香,夹了几片新鲜的花瓣放在书中,过了许多天再翻开,干枯的花瓣已成不堪一睹的霉黑色,而那香味也早已同她的白消散。说她是多么让人惋惜的花呢,美的时候如此用尽力气,令人惊艳且无法躲避,在人还没能从欣赏她的乐趣中自拔出来,她就将一切美好收敛,不留一丝婉转。她还不容许她的美被收藏,只能自顾自地炫耀,待到时间一到就倏忽离开,任人在回忆里因着短暂的遗憾想念她。

  一进六月,满树馥郁,像打翻了香料瓶子呀,整个村庄都染了香了。一朵一朵的栀子花,息在树上,藏在叶间,像刚出窝的洁白的小鸽似的。女孩子们可喜欢了,衣上别着,发上戴着,跑哪里,都一身的花香.虽还是粗衣破衫地穿着,但因了那一袭花香,再平常的样子,也变得柔媚千转。这世上,大概没有一种花,能像栀子花一样,香得如此彻底了,纵使尸骨不存,那魂也还是香的,长留在你的记忆里.我对栀子花怀有特殊的感情,这样的感情缘于我的乡下生活.我童年最香的记忆,是有关栀子花的.那时,乡下人家的院子里,都栽有一小棵栀子树的,也无需特别管理,只要一抔泥土,就长得枝叶葱茏了。还记得小时候我家院子里也长有一棵,每到栀子花开的时节,我和姐姐,除了在衣上别着,发上戴着,还把它藏袖子里,挂蚊帐里,放书包里,甚至,把家里小猫尾巴上也给系上一朵.那些栀子花开的日子,快乐也是一树的香花开啊。栀子花开放时,洁白而清香,轻风一吹,空气里弥漫了花的香味。我爱栀子花,摘一朵放在书桌上,满室幽香。它总是能帮我换一种心情,带来一片宁静和安详。因为花期不是很长,很多的日子里,我只能深深地怀念。

  此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直到近夏至才会绽放,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树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是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 

博客主页:http://blog.sina.com.cn/turbon2626
能力秀主页:http://www.wm23.cn/yxturbon2626
梧桐子主页:http://www.wutongzi.com/uc/31454884.html
微博首页:http://weibo.com/turbon2626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