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的发展

家乡区县: 浙江义乌市

 浙江义乌有“世界最大的袜厂,国内最大的易拉罐生产企业、圆珠笔芯生产企业、清洁球生产企业坐落其间;占世界总量40%的电子钟表,占全国总量70%的饰品、40%的拉链、35%的袜子在这里生产,去年市场成交额248.3亿元,产品辐射200多个国家……”。现在的义乌是建立在小商品大市场上的一座城市,这是义乌从一个县发展成一个市的本钱,也是一个令很多地方求之不得的本钱。得钱不易,得赚钱的方法更不易。若能得到赚钱的方法,加上苦干、巧干,得钱就是一件易事。于是,探寻义乌的发展经验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为什么有的地方经济发展得又快又好?为什么有的地方经济发展总是不尽人意?如果谈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特大城市、大城市、特区城市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验,很多人或许会不以为然,认为他们占据了太多的有利条件而不可学。而如果说浙江义乌、温州的发展经验,人们也许就不能说他们也占据了很多有利条件而说不可学。因此,来自义乌、温州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人们或许就会多一份天然的认同感,因为他们的经验来自乡土,来自于自己的发明创造,有别于特大城市、大城市、特区城市,而且在某些方面已经开始领先于以前的所谓特大城市、大城市、特区城市了。这一点,只要看看有些城市只是一味地向中央要特殊政策就可以知道了。
发明是最难的,因为它不曾有过。在发明刚刚出来时,发明往往不被人接受,往往要等到它具有说服力时,人们才愿意接受。而一个人要去学习别人的发明,还必须要放下身段才行,尽管它曾和我们一样的土气,甚至当时还不如我们呢。学习相对于发明是比较容易的事,因为学习的发明已经存在,并已被人揭示出来。然而要学习后能运用却又有一个再创造的过程,不象照搬在自然科学和工程上那样自然而然,照搬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却不能的,因为这里有民情、县情、市情不同的问题,如义乌向温州学习就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照搬,而是结合了自己的特点进行了再创造。所以,因地制宜地改进前人的发明是要费一番脑筋的,也是要担一些风险的,但毕竟还是要比前人的发明容易得多。这就是后来者容易居上的道理。
温州的发展经验已经概括在温州模式中,人们已经耳熟能详了。义乌的发展经验却因温州模式的名气过大而被许多人忽略了,以为完全和温州一样,事实上是有差异的。义乌的发展模式的确是温州模式的复制,“义乌当代发展史载明,义乌人起初向温州学习兴办民间市场的经验,并与自身历史悠久的‘糖换鸡毛’传统做法结合起来,办起了小商品批发市场。”除了义乌人民知道温州模式的秘诀,义乌市政府有没有贡献?有贡献,又有哪些贡献呢?因为人们知道温州模式中温州市政府的“无为”做法,就往往会先入为主地产生义乌市政府在义乌市发展市场经济中也是“无为”做法的联想。其实,来自义乌的经验表明,义乌有别于温州发展市场经济的地方恰好是政府的“有为”,而不是“无为”。这就是义乌有温州可作参考的有利之处,也是义乌因地制宜加以改进的结果。这也正是义乌发展市场经济经验于各地可资借鉴之处。

简单爱(2015-05-07)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