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国(二)/里则林

家乡区县: 成华区


妈妈说,人不怕没文化,就怕又没文化又胆大。那次之后,我被严加看管了一个寒假。
但当春天万物复苏,夏天悄悄来临,我又觉得自己行了。那时的我上海话已经说得飞溜,每天“阿拉”来“阿拉”去的,俨然一个上海人,再也没人管我叫“小广东”了。
我又开始集结一大群熊孩子,到处作怪,家旁边有个社区幼儿园,周末我们常常爬进去玩,因为里面有个很大的草坪,草坪上很多滑梯秋千等儿童设施。
只是那里有个凶狠的怪老头,负责看守幼儿园。我们难免开始了长达一整个夏天的游击战。
在某个秋日,我和几个小伙伴趁怪老头不在,爬进幼儿园的草坪上玩放大镜,用放大镜对准了一堆草,过一会,那堆草就冒烟了,在我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小胖掏出了一盒火柴,说试试这个。然后我点燃了一根火柴,丢到草坪里,大喊了一声:“跑啊!!”一群人又喊又叫一起跑了起来,我们都以为这次也会像玩放大镜一样,过一会它自己就没了。
只是跑到草坪边缘的时候,小胖突然拉住了我,我们回头一起看过去,顿时吓懵了。火没有灭,而是呼啦啦地越烧越大。
当时我们脑子一片空白,迅速地翻出了围栏,然后小胖拉着我一路狂奔,跑到远处时,那片草坪已经冒起了滚滚黑烟。最后我们看到的是一整片焦黑的草坪。
小胖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另外几个小伙伴也哭了。
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我想了些什么,只记得他们的哭声,我一个人回到家,一整晚都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那片焦黑的草坪。
第二天我跟妈妈坦白了错误,于是我再也出不了门了,周末总是被反锁在家里。我整个人变得郁郁寡欢起来,觉得自己就要去坐牢了,每天就在家里等着警察叔叔来接我去监狱。
终于有一天,有人急促地敲打我房间的窗户,我把早就给爸爸妈妈写好的信放在桌子上,准备去坐牢的时候,打开窗户发现是小胖。
小胖一脸高兴地跟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小区里所有的草坪都烧掉了!”
我心想这下更惨,我一把火把所有草坪都烧掉了。小胖看了看我,又说:“原来那些人本来就要烧草坪,奶奶说这样来年才能长得好!”
我听完疑惑地问小胖:“也就是说,我烧了也没事?”
小胖用力点点头:“运气好!你这次烧了也白烧!但是奶奶说以后千万别玩火了!”
我突然如释重负,觉得自己的人生又重新迎来了曙光,小胖兴奋地说:“快出来玩啊!”
我突然又阴沉了下来,我说:“我现在已经出不了门了。”小胖沮丧地看着我,差点哭了出来。

杨悦(2015-05-12)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