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当涂文化习俗(中)

家乡区县: 安徽省当涂县

      水乡沼泽茫茫、地势卑湿,且常有水患,而对这种自然环境,水利建设便成了世代水乡人民生、生活的首要之务。秦汉时期,当涂的沿江地区和薛镇、丹阳、博望一带就已开挖沟渠、疏水兴农。三国时期,当涂地区由于北方移民的大量涌入,人口陡增,于是,先民们便开始围湖垦田。永安三年,吴设督农尉在当涂(当时当涂叫于湖;督农尉故址在今黄池至青山一带),命有司治丹阳湖,作浦里塘,这是有史以来,当涂最早的筑圩记载。现在当涂的各大小圩口在此之前,大都或成为浅滩、或为沼泽、或为湖荡,先民们环湖而居“仅博荷蒲蜃蛤之利,稼穑犹未兴”,就连皖南首圩大公圩此时尚为古丹阳湖的组成部分。春夏水涨,一派浩渺;秋冬水枯,一片沼泽。

      三国以后,中原地区烽烟迭起,战乱频频。永嘉之乱,中原地区的大批流民继续南迁当涂,“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之八九”。尤其是南宋时期,大批南渡的移民不仅给当涂带来了大量的劳力和先进的生产工具、耕作技术,而且,在客观上加剧了这一带的围湖造田,促进了当涂地区的圩田开发。公元1162年,秦桧为了大力增修自己的册封地永丰圩(今江苏高淳永丰圩)的抗涝能力,筑东坝。自此,宣城、郎溪、广德一带的山水、河水有相当一部分自东坝直泄太湖流域,当涂东部的固城、石臼、丹阳三大湖区水位陡落。这在客观上又对巩固、扩大当涂的围垦成果起了一定的作用。南宋时期是当涂围湖成圩的全盛时期。据乾隆《当涂县志》载:“绍兴三年,太平州通判卢宗愿开中江古道,同时又广筑圩岸”。“绍兴二十三年,当涂知县张津筑长堤一百八十余里,包括小圩;其为民筑者尚有四百七十二所”。至此,当涂的大小圩口均成雏形,南宋洪迈《瑞麻赞有引》亦云:“当涂三邑(指当涂、芜湖、繁昌)田,高低不齐,低者夺江湖淤浪,恃圩为命,入夏常畏水。”这又告诉我们:围湖成圩后,增御圩田的抗涝能力便成了南宋以后当涂人民兴修水利的又一个主题了。南宋末期,当涂圩区人民开始意识到联圩筑堤的重要性,政府也甚重视此事。《宋史·食货志》载:“太平州黄池镇福定圩周四十余里,延福余五十圩周一百五十余里,包括小圩在内”。小圩并大圩,低埂变高堤,这个过程一直延续到本世纪,如今的大公圩就是在本世纪三十年代才最后形成。从围湖成圩到联圩筑埂的过程是漫长而又艰辛的,肩挑担抬,积土成堤,其间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又要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正如《南畿志》所说的那样:“江南之水利于田畴,不治则田谷不登”。所以在当涂的历史上,凡是政声佳传的封建名宦大多与其治水业绩紧密相联,如吴柔胜、张津、张顺、卢宗愿、吴子业、周葵复、昊汝鳌、章嘉祯等人,无不如此。这恐怕又是水乡资政史上的一大特色了。

大鼓在昆明(2015-05-13)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