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扉花,年华易丢

那些年,躲在我们的记忆里偷偷的溜走了;带着来往,苦涩的编辑成老故事。一张一张,泛黄的刺眼。等到暮年垂老,心酸的翻看老照片,一张一张,也会让人痛的泪眼婆娑。雾雨年华,沾染了很多岁月,不能逆转的只是那些年华。那些抛出去的年华总在我们黑白色的记忆里被悼念,思念也反复掠来,让我彷徨着迷惘。青春的年岁,败给了时间,萧索的离我们而去。少儿的纯洁撒在了马路边,被来往的汽车碾碎,憔悴的找不到自己的主人。黄沙漫漫,一溜烟的功夫,满是尘埃,任凭你怎么洗也洗

不干净。年华也就这般老去,再也没有单纯的,因为那是停放在回忆里的东西。雾里,雨里,走过多少繁华,有一段路没有岔路口,却依然有徘徊的站点,不是为了思考何去何从,而是迷惘在了这青春的年岁,踌躇着不敢前进。不想把童年那白色的回忆从此深埋,后梦煽泪,怕把自己弄得横七竖八,满不是滋味。雾雨年华,迷惘总是被踩的,来往总是用来披的,只有这样心才会好受些,人生才不会那么凄暖。

现在我们驻留在青春的年华,却背负了年轮不予的忧伤。这么年少就被眼泪灌伤,也不知道这年代要老去到什么时代。当我们路过青山绿水,终于有激情追梦的时候,那路火车却还姗姗来迟,挪动了本该属于我们的终点。下了车,站在年轻的战场,满是硝烟,狼烟滚滚,天空飘扬的都是别人的来来往往,与我们毫无关系似的,半点色彩也不给我们,如此这般冷暖。徒手让我们不知所措,何去何从? 这里也有四季无伤,锦绣山河,只不过自己被包裹的太紧来不及发现凉凉的风水。只能一直恐慌,恐慌着看守我们的计划好的未来,流浪到了末路,它清晰了,我们的忧伤开始未了了。 白纸似的岁月了,书写了这么一段黑字:为了莲花,随波逐流,呆头呆脑的冲击着。转过头发现,冲乱的是桥上游人的风景,换回的却是满载嘲讽的批判。就这样浮沉,就这样无力的流浪。可怜的被放

逐在这战场,虽没了硝烟,却也伤的可怜。偶尔的想要寻找到一些温存,眨眼看看,空荡的街口满是流光,那么多人的流年,却没有我要找的人---------------------刺伤我的眼。 在青春的河里,太早的注入忧伤,让我们的更年期提前,本该激情的青春也试试颤抖,微风吹来倾倒一片。 我们的季节雾雨满山,遍地流光,很多年的青春不是写好了自己,而是记忆了别人的来往。那些年的照片,被翻看了好久,才发现里面更本就没有自己的一丝发梢,他人的容颜灿烂的。漫漫悠悠想找的人不在了,转过头,净空行;灯火阑珊的地方,回忆时长出没,但一样空荡的无力。 雾里,满是凄凉,总看不清伸手能触到过往。雨里,都是思念,总把那些年的雨与泪喝下肚,饱饱的带走。雾里雨里,年华要流,时光要迁,你我要老,最后留下的来来往往,斑斓了青春的雨季。

 

 

 

周海蓉(2015-05-13)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