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之龚开

家乡区县: 淮安市洪泽县

龚开(1222~1304)南宋末诗人、画家。字圣予,一作圣与,号翠岩,因家近黾山,又号龟城叟,人称髯龚、老髯等。山阳(今江苏淮安)人。景定年间,曾在两淮制置司李庭芝幕府任职,南宋灭亡后隐居不仕,以遗老身份往来于杭州、平江等地。精于经术,善书工画,尤擅人物、山水,著有《龟城叟》辑本。 龚开出生之时,宋政权已被迫南迁、建都临安95年了。他的故乡淮阴,正处宋金分界线。在金戈铁马的抗金斗争中,曾出现过梁红玉这样的巾帼英雄。龚开自幼受环境薰染,年青时曾与陆秀夫同居广陵(今扬州)幕府,景定间为两淮制置司监,掌管茶盐酒税、场务征输及冶铸之事,为复兴宋室身体力行。在元军伐灭南宋的过程中,龚开虽已年过五旬,仍在闽、浙一带参加抗元活动。 宋亡后,他写了《宋文丞相传》,记述文天祥的事迹,《宋陆君实传》、《辑陆君实挽诗序》记载有关陆秀夫的事迹及其死后友人的挽诗,字里行间充满对抗元英雄人物的景仰。作为遗民,他虽生活极端艰窘困顿,仍坚持不仕,洁身自好,寄迹于苏、杭一带,以卖画为生。有时虽至“立则沮洳,坐无几席”,而不得不令其子“俯伏榻上,就其背按纸”(吴莱《桑海遗录序》),可见其作画的困境。他的画“一持出,人辄以数十金易之,藉是故不饥,然竟以无所求而死。”时人敬佩这样具有高超技艺的画家,更敬佩他“志节既峻”。王鏊称其“尚节气”(《姑苏志》);杨载称其“大节固多奇”(《黄栎杖为龚圣予作》);吴莱则谓其“无负于秀夫者哉”! 关于龚开子嗣,今只知其有两子名浚和咸,皆善画;另有一女,曾居吴。其余情况不详。 龚开著有《龟城叟集》1卷,附录1卷,有冒广生辑本,收入《楚州丛书》第1集。传世画作主要有,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中山出游图》卷、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骏骨图》卷。 中国历代不乏画马的大家,龚开的先辈曹霸、韩干、李公麟都有为御马写生的作品传世。龚开画马师曹、韩,得神骏之意,他曾以曹、韩的手法画过《唐太宗天闲十骥图》、《唐德宗望云骓图》。据记载,他的画马作品还有《玉豹图》、《唐马图》、《瘦马图》(亦称《骏骨图》)、《人马图》、《天马图》、《黑马图》、《高孙儿图》等等。龚开以画马抒发情感,寄托他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借表现马的优良属性——矫健、快捷,来表达个人的理想和抱负,及对宋王朝的统治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龚开《骏骨图》 心情。他在多次题跋中,从西域引来良马联想到盛世的情景,他向往建功立业,可是生不逢时,抱负无从实现。“千金市骏已无人,秃笔松煤聊自得”(《玉豹图》),“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瘦马图》)。他唏嘘感叹,唯有寄希望于未来。他在《高马小儿图》中题道:“如此小儿如此马,他日应须万人敌”,呼吁“人才自少当爱惜”。龚开通过画马、题诗;表达自己的心绪。 龚开所画的马以“风鬃雾鬣,豪骨兰筋”的战马为特点,多逝电追风之状,且多惊人奇姿。元人马臻在《龚圣予画瘦马行》一诗中写道:“……画时想极虚无垠,思入万里沙声昏。凝精洞视色不变,杳冥之中百体存。相经合备渥洼种,仰首鸣天鼻欲动。气豪似与神龙争,疾雷迅电惊尘梦。忆昨嫖姚骑战时,旋云转雾飞四蹄。翻然踏碎关山雪,归来汗血光淋漓。……”他多次直接以“瘦马图”为画题,画中马棱棱并露十五肋,突出表现战马的勇猛和威武。 从画法上看,从唐之曹霸、韩干、韦偃,到宋之李公麟、元之赵孟烦,他们作品中的马,都是被豢养得膘肥体壮,着意表现马丰满的体魄。画法上笔法紧细,着色渲染不露痕迹。不落窠臼,创造“描法甚粗”的写意画法,用洒脱简练的线条、豪放的画风,反映马的精神、气势,抒发魂梦萦绕作者收复河山的梦想,画面的主题和艺术技巧得到了高度完美的统一。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绘画在宋以前多工致,宋代更以工细艳丽的画法为上。但从唐代起,就有张躁手摸绢素、王墨头项绢素作画,五代有徐熙作“落墨花”。宋代一些画家在前人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尝试新的、潇洒放纵、奔放淋漓的画法,所以龚开的马与梁楷的泼墨人物,以及一些擅长水墨花卉的画家,是宋代一边倒的院画风中大胆变革的一批画家,他们的探索和创造推动了中国画的发展。龚开画马的方法引起了历代美术评论家的注意,在《画鉴》、《图绘宝鉴》、《珊瑚网卷》、《绘事备考》、《佩文斋书画谱》等等许多画论、画史著作中都有记载,虽然评论家们受时代、环境所囿,认识不清这一创新画马的意义而褒贬不一,但他们都一致肯定这是龚开画法的特殊之处。因此可以说,龚开开创了写意画马之先河,为写意画马之第一人!攀龚开画马从主题之深度、意境之特殊技巧之新颖而有别于他的前辈,在中国画史上具有其独特的地位。 龚开是最早记录水浒三十六人姓名和绰号的艺术家,他为水浒英雄写像早在《水浒传》成书之前,所作《宋江三十六人赞并序》,赞扬宋江“识性超卓,有过人者”,“为盗贼之圣”。这36人,除宋江外,有后来《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吴学究(吴用)、卢俊义、鲁智深、武松、李逵,以及阮小七、刘唐、阮小二、戴宗、阮小五等,为《水浒传》的研究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资料。龚开对中国绘画史、文学史有开创性的贡献。但是由于他在宋亡后隐居,限制了他的影响范围,直至近代美术评论家,还认为他仅仅是一个善画马的画家,没有给龚开以应有的地位。 龚开文章传世无多,今见三篇,即《辑陆君实挽诗序》。陆君实传》、《宋文丞相传》。所记挽者乃宋季两忠烈之臣,一是其早年挚友,后背负帝昺于崖山蹈海的端明殿学士陆秀夫(字君实),一为海丰兵溃被俘的丞相文天祥。《辑陆君实挽诗序》将陆秀夫比之为汉将军李广,对其殉国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哀悼犹嫌未足,龚开复又搦管为陆秀夫作了一篇饱含情谊的《陆君实传》,详述了这位殉国忠臣的平生遭际,为后世留下了有关陆秀夫生平的第一篇传记材料。传末评赞有曰:“国之亡固有天数,抑亦人事有不至欤?而吾君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悲夫!天耶?人耶?”其对陆秀夫之死国难的痛悼之情直溢于纸墨。古来为人作传而寓深情者,殆罕逾此篇。《宋文丞相传》记述文天祥事迹亦毫端蘸泪,字字凝情,于其慷慨就义事描述尤详。讵知传世诸《文天祥全集》附录材料中竟失收此文,惜哉! 除此之外,龚开还工书法,“作隶字极古”(夏文彦),且有钟鼎文《蔡端明草书卷子跋》、八分书《中山出游图跋》、书论《题大令保母帖》;善评诗,有《方绍卿凤诗评》;善弈,有《古棋经》。

呆娃娃(2014-05-12)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