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生命的尽头微笑

家乡区县: 湖北省樊城区

这年头,有多少人都没有简单的生活,没有真正的笑过,我和陈默即是如此,在社会的大染缸里被染色,被洗刷,被变色。
身上都是一些或有或无的痕迹,对于这件事,我们都闭口不谈每当谈起,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毛发倒竖,痛不欲生。
我们不是放不下,而是这件事,牵扯到了她的生命。
她是陈默的女朋友,三年间,我见证了多少悲欢离合,却羡慕他们。
我不喜欢恋爱,以为建立在物质上的是社会的物欲的河流,匆匆冲洗干净了我们人心仅有的温情,所以我眼里的世界,是肮脏的,是充满了不安、欺骗、利益、和自以为是的高傲。这些建立起了这个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
可是我没想到,陈默的世界里充满的美好是我最忌讳的东西。
我怕我自己沦陷在这种自欺欺人的世界里无法自拔,而失去了我现在有的样子,那对我来说,比死亡更让我害怕。
或许,我也问自己是因为自己爱的人成了好兄弟的女人,而厌世吗?不尽然。
可是,陈默也是世俗之人,他为了生活,选择了和那个给了他职位的女人生活。
她找到了我,质问我,我不能回答,也没必要回答,事实如此,所有的回应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那天顶楼的风很大,我记得他笑着问我:”林源,你或许不知道,我爱他有多深,你不知道 “
我双手抱胸,笑着回答:“又能如何,不过是肮脏的交易,连交易也算不上”
那天,她一袭白裙,像极了天使,也像极了陨落的天使。
最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我无动于衷,我连挽留都没有,漠然的看着她坠落,然后冷笑几声。
我该有多大的勇气。
我是懦弱的,无数次,我都会问自己,值吗。
因为这五年来,我从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想法,有人追,我会笑着对她说,有一个人,在生命的尽头微笑着等我。
楼顶的风真大,晃得有些人想哭,我很想哭,借着楼顶的风。
我不能哭,我不怕死,真的。 时间总是无情的,对于我们,都是一样,
可是,不一样的是她,对于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样。

孟珊(2015-05-14)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