蕨菜留给隆德人的回忆

家乡区县: 隆德县

                                               蕨菜留给隆德人的回忆

六盘嵯峨入云霄,雾霭腾腾绕山腰。奇珍异果数不尽,最数蕨菜身价高。

俗话说“靠山吃山”,小时候,每到春天,伙伴们便三五成群的背着竹篓,提着竹篮,拿着小铲,上六盘山采蕨菜。蕨菜以其秀丽的身影,构成六盘山独特的景象。采蕨菜的季节,密密的林间,山歌象蕨菜一样茂密地生长着。只闻歌声亮,不见伊人面。危崖栖苍鹰,林中藏婵娟。一对对痴男痴女借着采蕨菜在山中对歌调情。“蕨菜(的)花苞亮展了,野花花笑(的)红脸了。山里(的)鸟儿怀春了,水中(的)鱼儿摆卵了。”唱着唱着,那些男男女女便寻着歌声走进密林深处幽会。那时,我虽然还不懂男女情爱之事,但总爱躲在大树背后偷看哥哥姐姐们约会的情景。后来我长大了,也在采蕨菜时,遇到了邻村的小妹,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此刻我才品出了蕨菜又苦又涩,但又清香可口的神韵。

蕨菜在我脑海中留下深刻的记忆,这不仅因为它是家乡六盘山的特产,还由于在贫困年代,家里粮食不够吃,春天到山上采蕨菜吃,秋天到山上割蕨毛(蕨菜枝叶)吃,冬天到山上挖蕨根吃,那是贫寒岁月温暖的一笔,刻骨铭心。

 蕨菜被家乡人视为一宝,“堆盘炊熟紫玛瑙,入口嚼碎明琉璃。溶溶漾漾甘如饴,但觉馁腹回春熙。”春天刚过,无论是否干旱,蕨菜出土的时间从来不会迟到,或者顶破泥土,或者钻出石缝。有的,卷着脑袋用力蹿出地面,出土之后才把自己对称的叶子舒展开来;有的,毛茸茸的嫩苔在春风里袅袅婷婷。蕨菜成为餐桌上的好菜谱吃的就是一个“早”字。蕨菜打三天,就是说采蕨菜的最佳时间只有三日,采的早了太小,纤维不足,采的迟了就会变老,无法吃到蕨菜甘冽苦涩的清香味。

后来偶然读到《诗经》“陟坡南山,踄采其蕨”的句子,知道有伯夷,叔齐不食周,采蕨于首阳山的故事。所以后世以采蕨薇做为隐逸清高的象征。想不到普通的蕨菜顶着千年风雨,躲藏在《诗经》里,说不定也被《诗经》里那个“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采摘过。普通的山茅野菜,不需要种植,不需要肥料,只要有一缕阳光,一点水份,一条春天的信息,便会长成“蕨生如小儿拳,绿色而肥”的样子,任凭人们采集食用。嫩蕨郁郁出山梁,胜过苜蓿满盘香。煮蕨煎炒皆可口,淹泡酱炙味更长。

相传,早在"神农氏"尝百草、播五谷之时,便有以蕨菜为食的习俗,两千五百多年前《诗经》中多处提到采蕨。更有人为蕨菜题下“味压珍馐鱼肉”之评语。

 "蕨菜美名天下传,上好极品在六盘"。由于六盘山海拔高,地貌高低错落,形成了春夏温热,秋冬寒冷的高寒阴湿气候,为蕨菜的生长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从而使这里的蕨菜资源丰富,生长繁盛,其产量、质量、味道在各地蕨菜中独占鳌头,成为加工创汇的名优土特产品。

 

 

六盘山蕨菜有羊蕨、牛蕨之分。羊蕨茎细色呈菜绿,长在阴坡。牛蕨茎粗肥嫩,色呈墨绿,长在阳坡,为蕨中上品。一般阳历五月是采摘蕨菜的好时机。蕨菜生长很快,出土寸许的幼苗,一夜间可长二、三寸,一天之内,只要有阳光,可长一、二尺。宽大的三角形羽状复叶长达60厘米,宽达45厘米,从在土壤中横生的根状茎上生出。蕨的孢子囊群生长在羽状复叶小羽片背面的边缘,每一孢子囊中产生64个孢子。蕨头呈撮手形状是最好的采集时间,三、四天后呈展手状时,茎杆老化即不能食,故农谚说“蕨菜摘来是宝,不摘便是草。”

由于蕨菜春天刚长出的嫩叶芽具有特殊的清香味,又生长在远离环境污染源的山林中,因此在蔬菜丰富的今天仍不失其魅力,甚至经常出现在高级饭店的餐桌上。 采摘食用,性良味美,被誉为山中奇珍,蔬菜之王。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蕨,处处山中有之,二、三月生,拳曲如小儿拳,长则尾开如凤尾,高三、四尺”。清代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说:“蕨菜用鸡肉汤,或煨或炒,自别有风味”。蕨菜的营养价值很高,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和维生素等。据中医鉴定:蕨菜还可以入药,其味甘性寒,有清热利湿、消肿安神、活血止痛之效,补五脏之不足,又是治疗发热、痢疾、黄疸、防治癌症等多种疾病的良药。宋朝著名诗人陆游有诗云“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勿忘归”。 黄庭坚也写过一首《七绝》:“竹笋初生黄犊角,蕨芽初长小儿拳,试寻野菜炊春饭,便是江南二月天。”他信手拈来“小儿拳”比拟蕨的嫩芽,活泼生动,实在叫人叹服。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如今蕨菜身价百倍。每当采集时间,人们云集六盘山麓,一边采摘蕨菜,一边漫着优美的“花儿”,那场面热闹极了。这时小商小贩便到山根扎下帐蓬,搞好淹制蕨菜的盐池,备好装运蕨菜的桶子,收购、盐制蕨菜。蕨菜贮存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盐制,先精选,拣去劣条,切掉老根,扎成“把子”,置于盐池,淹制好后装桶密封,这种方法保持了蕨菜的鲜嫩,味道纯,是最常用的方法。一种是制成蕨菜干。

母亲知道我爱吃蕨菜,春夏之交,每次回家都变着法儿给我做蕨菜吃。将采集来的鲜蕨菜洗净煮熟寸段,拌以细盐、蒜末、鸡精,放上葱花炝油,恍如青玉簪,入口脆、嫩、滑,余味无穷。她做的蕨菜肉丝最拿手,先剪掉蕨菜卷曲的头,焯水后去掉涩味,切点肉丝,加红辣子提味,一盘怡红快绿上桌,味道鲜美清妙,我总要吃个底朝天。母亲还拿吃不完的蕨菜晒干,用来烧肉,五花肉肥而不腻,混和着蕨菜的干香余味悠长;老气横秋的蕨菜干,吸饱了鲜美的汤汁,变得丰腴爽脆,嚼起来添了韧性,一个字——香。

如今生活好了,人们食用蕨菜的方法也变了样,可炒着吃,也可在开水锅中煮一下拌上清油,泼点油辣子调上醋吃,鲜脆味美,清香可口。如果在缸里腌数月,逢年过节吃,沁香浓郁,味道更美。尤其是鲜蕨炒肉,既赏心悦目,又清香脆嫩,润滑适口,别有一番风味。在六盘山区,农村家家户户娶媳妇,盖新房,款待亲友,少不了摆上一大碟蕨菜!

张向阳(2015-05-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