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船上的遥想

家乡区县: 隆德县

面朝江南,花开春暖
我说,我要去江南的时候,你很茫然。
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我对江南有了疯狂的迷恋,我一定要去。
或许是想看苏堤春晓,衔觞赋诗,听雨歌楼上,欲说还羞,或许是想在凤凰栈品茗香四溢,在萍水阁浅唱低吟;或许是想撑一把泛黄的油纸伞,戴一支扇形的翠林色朱钗,穿一身清妍脱俗的旗袍,走一路涩迹斑斑的雨巷……我梦中的江南,水巷石桥,苏河人家,塔影钟声,深井落花,青砖白瓦,好一个回首青梅嗅的江南。无论什么原因,我去江南的愿望都如此强烈。
你抬头望天,看到了什么,不用惊奇,只是西部大开发的后遗症,灰暗无边也是一种境界。于是,便有那么多摄影爱好者来到远方,捕捉西北的天空,一个又一个绵延不断的荒凉的镜头。每一个切片都洋溢着旷世的哀伤,每一段哀伤都是历史长久的发酵,每一次发酵都伴随着西北的荒凉。
匈奴的铁蹄,扬刀跃马的豪情;丝绸的道路,漫长宁静的沙漠;昭君的琵琶,成吉思汗的雕弓;每一阵风都带来了太多的沙粒,也埋葬了太多故事。
太多故事。
我急不可耐地要逃离西北的荒凉,与生俱来的沧桑。那种萧瑟的生,萧瑟的长,萧瑟的亡的西北,日积月累的大漠孤烟的恐慌,令人寂寞的寂寞。
2015年,我想去江南,我想看一眼初唐四大才子的江南,赣江畔的鹧鸪,背着他们赠予的礼物,一上一下蹁跹飞舞,托起无限秋水长天的脉脉深情;我想看一眼柳永的江南,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那滚滚东去的江波的褶皱里藏着柳永绝代的风华。
世界以这样温暖的角度被切割,太阳四射的光芒像水银般倒灌进来,所有的缝隙都不再有空隙,凝固后发出镜面凌冽的光,折射出一个喧嚣的世界。我站在人生之船上,遥想2015,莞尔一笑,一支墨色流光的瘦笔与纸面轻轻摩擦,宜兴揣飞间,有浓浓的化不开的夜色流畅的在纸上呈现出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2015,我要去江南。
华梦图腾,文化天晴
西北的柳絮算计着春风,拉拢了阴霾,铺满煤城,似飘渺的苇帘遮不住阳光的缝隙,徒留悲伤与痴怨,不过是一场轻似烟罗,梦似南柯的呓语罢了。明月禁锢荒漠,沙场化为牢笼,觊觎人间所有无奈的魂灵,风尘起蕴,只怪东风。你说这样的西北,让我爱不得,恨不能,我盯着她阴霾的天空,从古韵的江南汲取“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温暖。
我想,我必须离开。
你说,别跑太远,你的自理能力差,反应又不灵敏,还长着一张童叟无欺的脸。
我笑了笑,终究没有回答。因为我想青山绿水的江南不曾留遗憾地发展,而西北又何尝不是?我知道,中国日新月异,飞速发展,以我们不能想象的速度逐渐屹立成亚洲强国,东方大国。我知道,中国越来越关注文化的繁荣,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作文网的出现……这些都是中国在不屈的成长,在摸索中铿锵。
希望2015年,中国的明媚进一步照亮文化的山头,渲染出一个又一个盛大的文化图腾,让翰墨丹青可以开遍白芷的江头,让青山绿水不再频添哀愁,让更多的闲人雅士感叹一句“华梦图腾,文化天晴。”
2015年,不是梦的结束,而是梦的开始。我坐在人生之船上遥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华梦图腾,文化天晴。

张向阳(2015-05-1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