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市场

家乡区县: 隆德县

什么样的生意算是好生意??有四个衡量标准,这四把尺子量下来,普天下的生意都能分出个环肥燕瘦。?我们用四把尺子衡量一下生鲜电商是不是块肥肉:
一、能不能赚到钱??
这一点看起来实在太废话,有谁做生意不为赚钱的吗?哎,你还别说,电商就是,战略性亏损的口号不是叫的呱呱响?
“有很多人觉得先把规模做上去,到时我只要控制1%的成本,巨额的利润就出来了。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这1%的成本恰恰是客户对你依赖程度最高的,剪掉这1%,客户就跑掉了。而剪掉其他的,都不能帮你产生利润。这是很微妙的。”沱沱公社总经理杜非说,“很多电商做规模就是被这个故事绑架了。”曾是红孩子商城总经理,经历过红孩子盲目扩张阶段的他,对此深有体会。
生鲜电商业内普遍承认,目前没人赚到钱。有业内人士劝那些想进来的人:“想赚钱的,真别碰生鲜大类。”
优菜网创始人丁景涛回忆,开始想得很好,信誓旦旦只做蔬菜水果,优菜网最初只有40个品种。甫田网刚上线时,只提供三种产品:牛奶、草莓和芝麻菜。但渐渐的,大家都走上了扩品类的道路。
现在,生鲜电商大部分演变成了综合购物网站,普遍有3000左右的SKU,包含复杂品类:蔬菜,水果,肉类,海鲜,蛋奶,酒水零食,甚至还有日用杂货等普通商品。
扩品类的逻辑很容易理解: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需求,提高客单价。但生鲜商品是非标准化的,品类扩张带来的运营管理难度不是同等增幅,而是几何级的增幅:采购量小、品质不稳定,物流成本高,保鲜难题,对库存的精确把控,最后一公里配送……哪个环节出问题,结果都是灾难性的。
生鲜是何等娇贵,容不得一点怠慢和闪失,否则它就坏给你看!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生鲜电商都提到了一句“生鲜必须要鲜”,为了抢“鲜”,生鲜电商在与普通电商相同的操作环节上,就要耗费更多人力和物力。
由于订单构成复杂(一单可能同时包括海鲜、冻肉、蔬果和米面,而这些商品是要分温区保存的),包装费、冷链运输费居高不下。
仅北京六环内的配送距离,冷链配送每单的成本在40元以上。所以,除非是毛利在50%以上的海鲜或肉类,100元以下的订单是赔钱的。那些没有条件自建冷链的小电商,通常采用泡沫箱加冰袋的方式外包物流,配送成本可压缩至10元每单。
但第三方物流的不可控因素多,往往让客户体验大打折扣,很容易发生退单、投诉,客户流失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被业界认为做的很不错的沱沱工社,客单价在270元左右,每日800-1200单,但杜非表示,目前仅有阶段性盈利,还没实现持续性盈利。甫田网客单价则达到业界望尘莫及的400元,日销售额十几万,几乎是唯一被认为真正赚钱了的综合型生鲜电商。
据丁景涛分析,目前北京做得不错的生鲜电商的“天花板”是客单价200,每日800单。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突破,因为订单量在1000以下实现盈利不大可能,除非有集团用户。
二、有没有比较优势?
上一个问题,考量的是脱离了母体或投资人的“输血”,能否独立生存下去。接下来,就要考虑行业的竞争格局。
2012年被业内称为“生鲜电商元年”,以顺丰优选、淘宝、京东商城、本来生活为代表的一大批企业进入生鲜电商领域,今年1号店、苏宁易购亦加入战场,算上2011年即开始运作生鲜的我买网和遍地开花的地域性生鲜电商,市场早已从蓝海变成了大红海。
对于生鲜电商的“大热”,杜非并不紧张,“外界可能认为生鲜都是在一条线上竞争,其实不是。我们是看商品,通过不同的品类判断竞争在哪里。沱沱是餐桌产品,核心是肉和农产品,本来生活的优势在水果,顺丰优选是卖进口食品,与我买网、1号店是竞争对手。所以我们没有觉得有太大压力。”
做生鲜,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差异化就是竞争力。你是能像沱沱工社一样自建农场,以“有机”产品为差异点;还是像优菜网转做线下门店,去做社区拦截;亦或像甫田网,针对外国人和华裔需求,深入饮食文化,做到独特稀缺?
值得思考的是,你所选择的比较优势,不仅决定了你短期内的竞争力,也决定了你长期的发展空间和“天花板”。比如基地直供限制了产品种类和产量;线下门店提高了供应商组织和管理难度;走高端注定面对有限小众市场等。
目前现有的生鲜电商可以归纳为三大类,它们也各自有不同的比较优势。
1.平台型电商:仗着流量来的
如京东、淘宝、当当这样的全局型电商,他们进入生鲜领域是为了做平台,?补品类,真正的玩家还是农业型电商和信息化服务电商(也就是后两大类)。对平台型电商来说,引入生鲜卖家,可以变现自己的剩余流量,实际上是一种“商业地产模式”。
业内人士“等待海鲜”也指出,“在百度、POP、户外广告这些引流费用高昂的情况下,用生鲜这种必需品引流是个非常廉价的办法。消费者在网站上买了白菜猪肉,再顺手买点零食和日用品,这是很多平台都梦寐以求的事。”
“再往深一层讲,为什么那么多大佬和资本会介入生鲜电商?其实这是个资金流的问题。诸如3C、服装等行业,产业链拉得长,周期就很长。而生鲜就简单得多了,“货-钱-货”,就是资金流在滚动。一个2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如果所有人每顿饭在你平台上消费1块钱,一天就是6000万的资金流。这钱还压根不打折,实实在在进账户。而且手机可以不用,衣服可以不买,饭却是大家每天都要吃的。对资本而言,能找到这样一个大规模且安全保值的地方,就是很成功的了。”
2.农业型电商:深刻农业基因
如我买网、沱沱工社、多利农庄这样掌握了产品源头的电商,有着深刻的农业基因。杜非的话很能代表他们的心声,“其实我一直跟别人强调我是有机农业电商,我是做农产品的,我从来没有超过农业圈。”
我买网背靠中粮集团的全产业链模式,尽享内部供应的优质资源,其他生鲜电商头疼的稳定优质货源、议价权,在它面前完全不是问题。沱沱工社在北京平谷区拥有占地1050亩的有机认证农场,自产蔬果,自养肉禽。多利农庄也来头不小,投资方包括美国著名风险投资凯鹏华盈资本,在上海坐拥占地3370亩的两个有机农庄,预计2014年产能达10亿元。?农业型电商有深厚的农业背景,对那些让普通人傻眼的农业知识如数家珍,比如水土种子对果实的影响,不同果蔬的最适保鲜温度,肉类的屠宰排酸技术等;这让他们对产品有远胜于竞争对手的理解和把握。
而生鲜电商共同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体验障碍”——不能手摸口尝的网上生鲜,如何超越菜场、超市的购物体验?农业型电商靠着优质稳定的货源和丰富专业的产品知识,就能在此环节胜出。
3.信息化服务电商:整合信息是强项。
既没有流量优势,也不是农业专家,是不是就没的玩了?非也。天下不懂网络的传统农人何其多,真正要推动生鲜电商占比从1%到10%,还是要靠为这些传统农人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在线市场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实现集合商家议价,生鲜电商的价值就在这里。
本来生活便是其中非常有特色的一个,2012年创立,
优菜网最初从某有机供应商进货,发现他们以次充好;后来蹲守新发地,每天采买最新鲜优质的蔬果;发展到现在直接与基地合作;却发现,即使追溯到田间地头,同样难以控制稳定品质。同一个基地,今年的雨水、阳光、温度、空气、种子稍有变化,就会让它种出来的东西不一样:荔枝在采收之前的那几天,如果连续晴天就会发苦;西瓜则如果连续下雨就不甜。
对此,沱沱工社的解决办法是让自己成为“产品大师”,“我们知道1500亩地的农场无法满足所有消费需求,之所以要坚持自己做,是因为要深入了解现代有机农业,知道怎么管控,怎么经营。”
2.体验的众口难调。
因为生鲜自古以来就难挑,消费者通过“家传”、“分享”,也掌握了一套自己的“采买经”——以黄瓜为例,有人喜欢又直又长,顶花带刺的;有人觉得这不自然,就喜欢弯曲不好看的。至于口感,更是各有偏好,有人爱吃脆苹果,有人爱吃面的。
为了
生鲜电商的“物流难”,主要是指全国范围的配送。但生鲜作为一个本地性非常强的产业,涉及全国配送的并不多。目前只有我买网、沱沱工社、本来生活等少数商家在尝试通过第三方物流进行全国配送。

四、前景出路
俗话说,既要低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生鲜电商的发展趋势和前景是什么?
丁景涛判断,未来垂直电商要么选择平台,要么被淘汰。而现有的平台包括淘宝、京东等都不适合做生鲜,因为都是全局电商,没有“本地化基因”。即使你解决了仓储物流问题,能把货卖到全国,但全国统一价的做法会让你在该挣钱的地方没挣到,有些地方又卖不出去——最后看销量还是区域性的。在他的设计中,未来优菜网会在北京拥有几百家线下实体店,而每个实体店都有对应的社区线上商城,在标准管理下实现差别定价,最终实现“大量的个性化”。
“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才会催生新的产业。现在生鲜电商还称不上产业,只能说,我们这些人在做一些事儿。”丁景涛表示,“如何通过简单管理实现这么复杂的生鲜电商操作,就是优菜网目前探索的重点。”而信息化解决方案,本就是丁景涛的老本行。
另一些人,则在待价而沽,他们相信,自己最好的出路是“卖身”。今年10月,经营了4年的上海农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菜管家”网站)被光明食品集团旗下海博物流收购51%股份,交易价格为2980万元。
根据电商三年一个发展周期的规律,生鲜电商热潮始于2012年年初,本轮周期已过2/3,业内预计2014年会有一轮洗牌,倒掉一批。丁景涛也认为,目前生鲜电商已经到本周期的顶峰了,预测下一步会有一个下跌遇冷,然后再回暖。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让生鲜真正进入百姓生活,那时候生鲜电商这个行业才算真正成熟。

张向阳(2015-05-1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