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干历史文化

家乡区县: 江西省余干县

      日军攻占瑞洪镇后,1942年6月犯日攻占余干县城。侵占县城的日军推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烧毁民房3997栋。店房2663栋,戮杀致死的无辜百姓有108人。兽兵们还肆意奸淫了白发苍苍的老枢和年幼无知的女孩。

      焚烧房屋:日军所窜之处,不论是城镇还是乡村,均纵火焚烧民房。从6月22日沦陷到8月21日鬼子溃退,县城连续被纵火6次,最后一次大火,烧了两天一晚,县城成了一片火海,数十里外均可看见冲天烈焰。有的人家是人畜被关在屋子里被活活烧死。西街朱报喜的60多岁的妻子邹婆婆被火困在院中无处逃生,烤死在一棵柑树下,衣服被烤成灰烬。风儿吹走灰烬,露出仰卧在地赤裸的尸体,亲人在浩劫后回来目睹惨状,肝肠寸断。昔日一座依山傍水、人烟稠密的县城今时变成断垣残壁的瓦砾场。在农村,五都全垣一百数十个大小村庄均遭鬼子纵火,一次没烧尽,鬼子再次纵火,二十八都就先后遭五次纵火。农村范围大,村庄多,鬼子纵火的方法是两三人为一组,分组放火;鬼子背着钢枪,头戴钢盔,一手举着酿着煤(汽)油的火把,在村前村后四处纵火,直到火势蔓延无法扑灭,鬼子才离开再窜到另一个处放火。

      惨杀百姓,在株桥管家境内有一条民船,船上有难民20人。日军发现后除其中两人侥幸逃生外,其余18人均被日军杀害。7月20日,30条载有难民的民船停泊在清水渡,日军放火烧毁了全部船只,反绑难民双手,将每5人、连成一串,全部推入激流中淹死。黄金埠一户开丝带店的姓张人家,全家6口均被日军杀害。7月上旬的一天,十几名鬼子窜至石溪张家村,鬼子先挖开圩、堤,引洪水淹没全垣,再包围村庄。有3名村民从村里逃出,鬼子抓住后猛砸村民的头颅,直至3名村民脑浆迸流而死。日军还戏弄百姓,杀人取乐。西街的周连兴彼鬼子抓去划船,船划到河中间,鬼子突然猛力推周下船。周坠落水中,游过来双手抓住船帮,日军就用船浆打他的手,反复戏弄,直至周连兴被淹死。8月初的一天,日军在县城附近的十甲村杀死一名3岁的小孩,刺刀从小孩腹部戮人从背后穿出,日军扛着这杆刺刀招摇过市。

       侵略者还以污辱中国百姓取乐,仓前岭村一些村民被抓来作劳工,鬼子逼迫劳工"斗牛"。所谓斗牛,即两人为一组,相距十余步,弯腰伸颈,听鬼子一声令下,两人便相向猛冲,头撞头,要撞得凶,鬼子才高兴。如果跑慢了,撞轻了,鬼子就用枪托来"教训",直打得不能动弹才罢手。西街吴天成老汉,唇上留有八字胡须。鬼子抓他做劳工,干的是煮饭的活。煮完,饭,鬼子在他脸上涂满锅灰,一名鬼子提着他胡须走,鬼子们围在一旁毗牙咧嘴狂笑不已。

      奸女:鬼子兵所到之处,到处搜寻妇女肆意奸污,不论是露天旷野还是大庭广众之下,日军在哪里搜寻到中国妇女,就在哪里奸淫。侵略者真一群衣冠禽兽。7月15日,20多名鬼子在县城搜寻到一批女人。鬼子把这些妇女集中在一起,不准穿衣,一律赤身**供鬼子淫乐,县城的李月英携18岁的长女艾香和11岁的菊香躲藏在余家渡,不料被日军搜到。李月英知已陷虎口,不甘污辱,母女三人抱成一团投河自尽。

未央(2015-05-23)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