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三毛

家乡区县: 湖北省红安县

接触三毛小说是从遥远的撒哈拉开始的.

某年前,那本《撒哈拉的故事》令我近乎不能自已的崇尚起你来.三毛---红尘中的赤情浪女,忍心离开亲人而把自己丢在一个完全不必要去受罪的荒漠里过活.如此的活着,只因为生命短促,不同生活经验的积累总是难能可贵的,不枉来世一回.

有人说你是俗人,我却不这么认为.从你的一系列沙漠故事中我能体会出生活真实,生命自由的可贵.

沙漠中苦闷的日子,你再次提起搁置多年的笔,写出一连串情感真挚的故事.我很少去分析它是否真实,只感觉那是平铺直叙的述说生活.我被其中洁净如流水的文字深深地感动,竟带着眼泪去看作者在异乡的种种奇遇.《悬壶济世》里能看到你善良的爱心,《沙漠观浴记》又能看到你的好奇心,而那篇《白手成家》中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你的坚强.陌生的环境,没有良心的邻居,并不是困难,带给你的竟是有益无害.

你把自己融入其中.

你说:“我要去沙漠走一趟,却没有人当我是说真的,朋友们解释为看破红尘,自我放逐,一去不返也---只有荷西理解我”。而我也想大声说我也理解。多少次梦中,见到你立在风中,长发摇曳到天边,我就是那个荷西,任你做自己喜欢的事……

在你居住的那片荒漠里发生过许多奇异的事。你将它记载,展现给读者。使我阅读时总带着幻想的色彩,不可置信这世界竟如此美妙。后来发生了战乱,《哭泣的骆驼》正是混乱中当地战况的描述。战乱的无情衬托出这位中国女子希望人世和谐而又无能为力的悲伤无奈心情。

读完《稻草人手记》时,我说不出心里是哀伤这个世界还是怜惜作者本人。其真挚的内心活动描写已

烙在我脑中,不可抹去。

在一篇《西风不识相》里你打闹了一次天宫,向金发舍友们动了手。多少委屈和愤怒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令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出一直好说话、好脾气、给她们欺负的中国女孩会有这样的举动。阅读的同时我也生了一团气,竟莫名其妙的可怜起国人来。中国人的所谓心胸宽广,凡事忍让只会令外国人享受这份美德,而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你将民族相处的问题提起,要让亿万华人觉醒。

从一篇《惑》中的病态女孩成长到后来成熟的三毛,你一直不断在适应着这个世界。

你是悲观者,又是乐观者。在男友不不幸死后,你也悲伤、抽烟。面对自己绝对的孤独,痛苦一人默默地承受,而依然决然的出外去建立新的生活。几年间,你漂流过许多国家,数不清的旅程,无尽的流浪,感情上的坎坷。最后终于奔入沙漠,寻找你前世回忆似的乡愁。

今天,三毛离世已经十几年了,她那迷离而又真挚的故事一直令我在深思。有时在梦里,我忽然也来到了撒哈拉沙漠,重温作者在异地留下的每一丝情感。

Never say never(2015-05-23)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