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有花开

家乡区县: 湖北省红安县

无端地,心情不好。不痛不痒,不苦不涩,不如空空那么大,不如闷闷那么堵,这种感觉姑且称之为轻度不适吧。没有红肿,没有伤口,也就没有治疗,莫名其妙的,难以言说的,连句安慰也捞不着。

环顾四周,人们还在不停忙碌,世界还在不停运转。你只好倔强地对空气说,不需要。下了楼去。虽有阳光,免不了一阵阵凉风,这倒春寒的鬼天气。沿着一条幽静的小路走下去。好像没人的地方,植被长得更盛些。我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坐下。现在,属于我的这个世界静得很,唯身后纠缠的藤叶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像一个怅惘若失者的长吁短叹。这个地方无人光顾,幽静得像在等待谁的到来。一缕缕阳光倒是来了,好像也不是因为这儿的等待,心不在焉地在落地的柳絮上打着滚;一阵阵微风也来过,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面无表情地像一时半会过不完的过客。

抬头看,天真蓝啊,蓝得让人想起自由,想起飞翔——那宛如鸟儿般无拘无束的自由飞翔啊。若真有双羽翼,又何尝不想飞起。一起身。一转身。猛地,换作我不可名状的惊喜。无限浓密无序缠绕的碧绿中溅出一点红来,是那种艳丽的猩红,竟是一朵花开了!是花吗?难以置信,从不知也从不觉这种植物会开花呢!错觉吗?揉揉眼,还是那么猩红的一朵,真真切切的绽放着。小若一点,凑近一看,生得倒是别致得很呢,像极了一枚小小的五角星,那浓得化不开的红顺着五个花瓣尖儿流向花心,形成有层次的浸染,有质感的生命,一种从未见识过的小生命呀。索性蹲下身。惊讶着,这万绿丛中竟仅有这一点红,仅此一朵。又困惑了,是点缀吗,可如此的弱小又如何点缀得了这连片的根深藤繁叶密的绿色生命呢?它害怕被这浓浓的绿淹没吗,你看它努力努力地探出头来,灼灼地开放。分明在张扬着什么,分明在诉说着什么。我的心一阵阵的疼痛,一阵阵的感动,你是上天为我安排的一次偶遇吧?恍惚中,你就是我的呀。你不是生得不合时宜,你也不是红得不自量力,你不怕被淹没,也不是为了点缀谁,你是弱小而真挚的生命,你诉说的是对阳光对风的依恋和感激。你在这里,也是为了等我。

你是我生命中又一次无声的慰藉吧?回去的路上,我差点怀疑刚才的一切是我的错觉,可是那种真真切切的感觉告诉我,我无须再回头求证,你确实给我陪我一个静谧的午后,你体贴地在我的生命中开过,忽然就想起,这种熟悉的感觉从没离开过我,不时的不时,总有什么东西像这朵小花一样,在我需要的时候,在我眼前,在我的心中——真心实意地开,旗帜鲜明地红。

是的,一场小雨会淋湿你的心窗,一株雨后钻出地面的嫩芽又会染绿你的风景;一片落花会刺疼你的眼睛,一枚繁华落尽后的果实又会丰润你的生命;一阵寒风会挡住你的脚步,一片飘飞的雪花又来逗引你的诗情,和雅兴。你说是顺逆也好,你说是悲喜也罢,如同月圆月缺,花开花谢,起起落落地,明明灭灭地,如一首或悠扬而又哀伤,或慷慨而又悲壮的乐曲,穿越你,整个生命。嘿,生命中,惹着你的伤着你的,挤着你的绊着你的,护着你的爱着你的,帮着你的撑着你的,都是同行同栖的伴侣。你要学会与他们真心相依。

Never say never(2015-05-26)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