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终是怀念

家乡区县: 泸溪县

莫小北爱看书,爱听音乐,爱吃,爱动漫······

林祥是怎么注意到平淡无奇的莫小北的,什么时候注意到莫小北的,莫小北估计绞尽脑汁都无法想透,莫小北只记得初见林祥时,他正在和自己旁边的美女同事聊得火热,而自己也最终因他讲的笑话乐呵起来,然后,林祥注意到了莫小北,于是两人一边工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着,莫小北知道了林祥来自遥远的内蒙,读的是本省的名校,是快要毕业的大四学长·····约莫是林祥的幽默感染了她,那天的莫小北笑的格外多。

接下的几天,莫小北好像到处都能见到林祥,她工作累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四处瞎看,然后不经意间就碰上了林祥投来的目光。吃饭的时候,会看见排队在自己后面的林祥在和被人涛涛不绝的讲话;晚上工作前点名时,看见站在自己旁边的林祥朝自己微笑。当初的莫小北从没把这些场景联系起来,莫小北固执的相信这是无意中的巧合。

虽然经常看见那位幽默风趣的学长,但是莫小北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思前想后,莫小北觉得既然别人已经知道自己的名字,而自己在几天下来,却还是不清楚这个学长的名字,于是,在晚上的晚点名后,对旁边的学长说了声:“哎”,然后就帅气的拉过学长胸前的工号牌看了看,一副茅塞顿开样,原来你叫林祥,奥,我记住了。莫小北没理被她霸道行为吓住的林祥,她看完工号牌后,用手将他的工号牌轻轻一甩,自己潇洒的转身,利索的走进了工作的厂房。

几天过后,莫小北发现那个林祥学长到哪都能带动气氛,自己也是托旁边美女的福,能够经常见到林祥跑这边和美女讲话,虽然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林祥却会时不时的转过头望着莫小北说:“对不对”莫小北望着他,忍不住的傻笑。因为莫小北觉得,只有笑才能表明她是碰他们场的,有在听他们讲话。而在熟络之后,林祥说出了对莫小北的第一印象,这个丫头话不多,这个丫头老傻笑。莫小北听了后苦笑不得。

(二)危险信号

莫小北很少会观察别人,她只会呆呆的一个人看着自己的动漫,看着男主对女主的疼爱,守候每周的相亲节目,看着里面各种男嘉宾的耍酷,女嘉宾的深情告白,莫小北没有想过比白开水还静的生活会被打乱,搅得心中阵阵涟漪。

莫小北想了想,是什么时候觉得林祥的不一样,让林祥在自己的心中有了不同。

天好沉啊,特阴沉的那种,在挑了几次的不良品仍被质检员原封不动的倒入后,莫小北彻底崩溃了,她对质检员无奈的说:“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实在做不来这个!”质检员沉着脸说:“除非你能找到另一个人帮你。”莫小北怀有一点点的希望,去问四周的人,可是没人愿意做这个她认为无聊至极的工作,尽管厂里的工作对于莫小北来说,全都是呆板无聊的,莫小北虽然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心里还是被失落填满。这个时候莫小北本能的想起了百里之外的那个女人,一直包容,爱护自己的女人,莫小北很鄙视自己这样,总是在自己无能无助的时候想起她,初中的时候如此,高中亦是,大学了还是亦然,想家的情绪一直在脑中游荡不散,终于从眼中迸发出来,于是,整个下午,直至晚饭时间,人都匆匆忙忙的赶去食堂,只有莫小北趴在桌上,林祥走了过来,拍了拍莫小北:“你怎么不去吃饭呢?”“中午吃撑了”莫小北淡淡的应道,“瞎说,我中午看见你就吃那么点,晚上不吃会饿的”莫小北听到这些话,忽然很感动,盯着看了林祥好一会,林祥可能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尴尬的笑着说:“那我去吃饭了·····”莫小北盯着林祥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呆,脑子里突然觉得从背后看的林祥好帅!正是自己喜欢的那种高高瘦瘦的男生,莫小北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拍了拍自己的脑瓜。

从那后,莫小北就注意了林祥,只是林祥不知道,他不知道,莫小北会在偷懒的间隙四处询望他的身影,莫小北会在他签字时盯着他的背影,然后,莫小北发现林祥的

常常坐在自己的后面,常常在自己偷看他时,心电感应的转过身来,一次,莫小北详装无意的走到他那,看看他的产量,林祥笑着看她,得意的炫耀着:“是不是哥很厉害”“嗯,很厉害。”刚要离开,林祥把身上的笔掏出:“加个号”莫小北好像见到外星人的吃惊表情,“你们也玩qq?我还以为就大一的玩呢?”林祥无奈的笑道:“学长也是人,就你们能玩,我们只是不经常玩而已。”

于是,莫小北晚上就多了一项娱乐,和林祥聊天,莫小北常常聊着聊着就哈哈大笑,弄得睡在旁边的张笑很莫名其妙,“真有那么搞笑么?不就是聊个天!那么大动静,屋顶要被你笑塌了,莫小北······”莫小北笑的泪都出来了,她觉得林祥真的很幽默,很欢乐,两人每天几乎都聊到很晚才睡觉。

莫小北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春天要到了·····

(三)如果够勇敢

林祥总是时不时的在聊天中透着一点点的暗示语言,他会问莫小北:“你觉得嫁给兰州的人怎么样?”莫小北心中有些小甜蜜,是不是指的是他自己,但是莫小北还是理性的回答:“那个地方离我门家太远,家里人肯定不同意,而且我认识的兰州的就你一个,以后碰见的概率也很少······”莫小北只看见那边打出了句:“也对,我困了,睡觉”莫小北很失落的躺在那,想这想那,如果他家在这边该多好,如果他能够对莫小北说出:“我喜欢你”该有多好。因为莫小北也喜欢这个其貌不扬的某人。

在寒假打工结束时,林祥站在莫小北旁边,林祥看着莫小北:“我一直都看你戴帽子的样子,要走了,帽子拿下来给我看看”旁边的崔大嘴笑着说:“直接摘下得了,干嘛婆婆妈妈的。”“我不强迫她做这个事”林祥笑着说道,莫小北用手护住帽子,莫小北不愿意让他看见头发被帽子压瘪的凌乱样,莫小北害怕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吓走林祥,会不会让林祥觉得很失望。

莫小北不知道在感情世界中,若他真的喜欢你,会接纳任何的你,若他对你没感觉,会找到各种理由去拒绝。

结束工作的第二天,莫小北去还了工作服,走到楼梯口时,竟然看见了林祥,她笑着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然后,手机便跳出一条信息,“小北还是美美的。”莫小北恍然觉得林祥是对自己有点感觉的。

(四)或许只能怀念

回到了各自大学的林祥和莫小北仍在短短续续的联系,莫小北每周往往会发个动态,渴望看见林祥的评论,可是,一直没有见到。

莫小北做了一个梦,梦到林祥说喜欢自己,但在同时,却在和另一个女生结了婚,很幸福的生活着。醒来后的莫小北很是难受,很害怕这个梦会成真。打开手机对着林祥的qq头像发呆,很想去找他聊天,却不知如何开口,莫小北仿佛觉得那些想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和他一起相识的光景只是一场仲夏夜之梦,梦醒了,各自回到自己的轨道上。

林祥在自己的空间上晒了几张照片,上面的女孩笑的明亮,虽然相貌普通,但给人感觉很阳光,穿了休闲装的林祥也更精神抖擞,剃了利索的短发,高高瘦瘦的样子,两个人看着也挺不错的,莫小北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都散发着寒气,一张面摊脸,任谁也不会喜欢这样的类型。

莫小北常常会盯着手机走神,想象如果自己能够坦然承认自己对林祥的喜欢,不掩藏当时的自己,会不会能和他走到一起,如果未曾遇见该有多好,这样自己也不用常常的惊慌失措,如果不曾动心该有多好,那样就不会丢掉当初的自己。

时间经年后,莫小北肯定会等到那个对的人,这场相遇,注定只能成为各自的怀念,因为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春天。

爱莫能弃!(2015-05-2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