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党卫队练瑜伽释放屠杀压力

家乡区县: 孝感市孝昌县

瑜伽是起源自古代印度修炼身心的方法,要求人的身体、精神与自然万物和谐起来,修炼瑜伽不仅能提高人身体协调能力,还有助于减轻心理压力,以达到身心愉悦的效果。而德国的纳粹党卫队是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屠杀平民的血淋淋工具,这两者表面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最近一位名叫马赛厄斯·提艾克的德国历史学家在查阅了大量德国历史档案后,在其新书中披露了纳粹党卫队通过练习瑜伽缓解执行屠杀任务后产生的压力。

希姆莱对瑜伽青睐有加

海因里希·希姆莱是纳粹德国臭名昭著的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同时也是纳粹党卫队、秘密警察等机构的直接领导者,深受希特勒信任。虽然希姆莱出身行伍,但对“神秘主义”十分痴狂,曾建立多个神秘宗教和神秘事物的研究所,希望从中找到为纳粹德国服务的理论和工具。希姆莱本人对印度古代文化和思想有着浓厚的兴趣,不论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一本德文版的古印度经书。由于瑜伽带有浓厚的印度宗教神秘色彩,而且产生于雅利安人统治印度时期,一向自诩德国人是雅利安人优秀种族的希姆莱因此更对瑜伽青睐有加。

纳粹党卫队中有一个叫做雅各布·豪尔的上校,是党卫队中研究瑜伽的专家,他曾给希姆莱提议说:“瑜伽不仅可以从内部思想上武装我们自己,而且还能让我们的身体做好准备应付将来的战斗。”豪尔的话启发了希姆莱,让其看到了瑜伽对于党卫队的实际功效。

自1933年开始,希姆莱亲自领导建立了第一座关押犹太人以及反法西斯人士的集中营,此后他带领下的党卫队在欧洲多个地区建立了集中营,大肆屠杀被认为是“劣等民族”的犹太人、波兰人、苏联人。党卫队的军官们在执行屠杀任务的时候难免有生理和心理的严重反应,据有关档案记载,很多党卫队队员看到无数平民被屠杀后都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有的人甚至精神错乱。为此希姆莱在党卫队中推广瑜伽,让军官、士兵们达到放松心情,继续完成“净化世界、消灭劣等民族”的任务。

瑜伽曾在德国很流行

实际上,不仅希姆莱本人喜欢瑜伽,当时整个德国社会都有一股瑜伽的热潮。德国文化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神秘主义”思想,德国人对神秘宗教和神秘力量有一种崇拜和敬畏感情。早在19世纪,印度的神秘主义思想和宗教在德国的中上阶层就比较流行,这也对德国的文学和艺术产生了很大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进入了魏玛共和国时期,这时候作为战败国国民的德国人普遍对国家的前途感到担忧,而20世纪20年代末又恰逢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大危机,失业、通货膨胀、贫穷困扰着很多德国人,因而他们希望通过瑜伽放松身心。

在20世纪20年代,仅在柏林就出版了50多部关于瑜伽的书籍,1937年纳粹德国的第一家瑜伽馆在柏林开张,场面火爆,有来自德国50个城市和地区的“学徒”,而这家瑜伽馆一直经营到1943年被盟军的轰炸机摧毁。在那个时期,瑜伽的真实精神被一些纳粹种族主义分子玷污了,他们宣称修炼瑜伽是追求“雅利安民族”的一种行为,可以让德国人在精神和肉体上得到净化。显然这是纳粹党徒们又一种欺骗德国民众的手段。

心术不正难成正果

尽管希姆莱,甚至整个纳粹德国都在积极倡导瑜伽,希望党卫队的成员们通过修炼来增强身体和精神方面的素质,但是他们修炼瑜伽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继续进行反人类、反和平的侵略和屠杀。希姆莱崇尚印度古代哲学和文化,他把自己和其领导的党卫队说成是德国的“刹帝利”(在古代印度种姓制度中,刹帝利是指国王、贵族等级),把残暴的屠戮行为说成是为了实现“更高尚的目标”。德国历史学家提艾克在书中提到,希姆莱是这样解释印度佛教“因果报应”的,1943年他在波兰的波兹南向党卫队高级军官们鼓吹说,现在对欧洲的犹太人和俄国人的屠杀和灭绝是一项“高尚和纯洁的”事业,因为犹太人和俄国人这些“劣等民族”世代积累了罪恶,因而遭到了报应。另外希姆莱对于印度传说和宗教故事中关于雅利安人是从中亚迁移到印度的说法很感兴趣,因为根据印度传说,雅利安人在迁徙途中把遇到的“低等”并对其反抗的民族统统杀掉或者驱逐。这样希姆莱又能为纳粹德国的侵略战争找到了一个“崇高的借口”。

练习瑜伽的本来目的是为了净化人的心灵和改善人的心态,而希姆莱及其党卫队修炼瑜伽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们无论怎么修炼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效果。随着纳粹德国被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击败,纳粹党卫队成了遗臭万年的罪恶组织,而希姆莱本人后来被盟军俘获,最终畏罪自杀,得到了真正的“报应”。

李露(2015-05-2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