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罗茨基的悲伤与理智 我成功不是因为受难

家乡区县: 孝感市孝昌县

在5月24日《悲伤与理智》北京发布会的现场,该书策划编辑冯涛一上来就说:“今天是布罗茨基的生日,让我们祝天堂里的他75岁生日快乐。”

布罗茨基,这个几年前对多数年轻读者来说还比较陌生的名字,在2014年伴随着《小于一》,横扫各大好书榜单。热潮尚未褪去,布罗茨基的“天鹅绝唱”《悲伤与理智》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还能再次占领各大榜单吗?

据介绍,此次出版的《悲伤与理智》共收入散文21篇,大致分为回忆录、旅行记、演说讲稿、诗文赏析、公开信和悼文等几种体裁。这些散文形式多样,长短不一,但它们诉诸的却是一个共同的主题,即“诗和诗人”。

被流放的天才诗人

约瑟夫·亚历山大罗维奇·布罗茨基,1940年5月24日出生在圣彼得堡的一户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一位摄影师,母亲是会计。

布罗茨基的少年时代,换过5所学校。不到16岁时,他就离开了学校,开始了频繁变动的工人生涯。17岁时,布罗茨基才开始经常读诗,杰尔查文、巴拉丁斯基等人的诗作是他那段时间的营养来源。20岁那年,因为地下诗歌杂志《句法》刊登了布罗茨基的五首诗,他开始被克格勃关注到。在当时,包括布罗茨基在内的年轻诗人作品,被认为是个人主义、悲观主义,而不符合当时意识形态的。

1964年,布罗茨基因“不劳而获罪”被起诉,判处五年徒刑并被流放。后经阿赫玛托娃等名人斡旋,一年半后获释。这一案件也使得年轻的他获得国际性声誉,他的一部诗集在美国出版。

1972年,布罗茨基被苏联当局变相驱逐出境,后移居美国加入美国国籍,多部作品陆续出版。1987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该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之一。

今天我们为什么读布罗茨基?

《悲伤与理智》译者、翻译家、俄罗斯研究会会长刘文飞当天提出一个问题:布罗茨基对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意义?

按照刘文飞的总结是三点:第一,布罗茨基生活的姿态。被关押、审判、流放、驱逐过的布罗茨基,到美国后有意淡化自己受难的历史。他告诫学生:永远不要把自己放在牺牲者的位置上去,我成功不是因为受难,而且不会因为受难而提升诗歌水平;第二点,他是一个诗人,信仰诗歌,坚信“美学是伦理学的母亲”。这对当下从事文学艺术的人有很大启示;第三,布罗茨基在中国当下的价值。布罗茨基通过创作和自己的生活姿态,强调最多的是人的个性。他觉得人类生活的绝大部分是同一反复,只有诗歌才有可能对这个同一反复做某种抵抗,也就是通过这种抵抗彰显你存在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他既反对专制的苏联,也反对金钱专制的西方。

翻译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汪剑钊表示“我们姑且承认这是一个非诗的时代,我倒是觉得恰恰最需要诗歌。就像生活在沙漠里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水,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作为诗人的布罗茨基

布罗茨基坚信诗歌是语言存在的最高形式,也是文学体裁等级划分上最高的。在为茨维塔耶娃散文集所做的序《诗人与散文》中,他精心论述了诗歌与散文相比的优越之处,包括历史更悠久、更接近文学本质等。

不过在中国,谈起布罗茨基,更多人谈的还是其散文中的美学理念。刘文飞解释说“布罗茨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们都知道作为诗人的布罗茨基,但我们一直在津津有味地阅读他的散文。他的诗确实比较难翻译,可能跟他讲究俄语的格律有关系,翻译过来确实不像读原文一样好。”

曾经译过20几首布罗茨基诗歌的汪剑钊表示,自己在翻译的过程中有一个体会,“我觉得布罗茨基是一个集大成式的人,他的身上有传统的,也有现代的部分。他把各种文化消化完以后,重新变化成自己的血液和语言,再表达出来。他在这一点上做得是非常成功的。”

来自出版方的冯涛适时提示现场读者,布罗茨基的另一部散文集《水印》争取明年初上市。而他的诗歌全集打算分四卷,争取明年下半年推出第一卷。

“委屈自己”写出“诗散文”

虽然布罗茨基被认为是二十世纪后半期最重要的俄语诗人,甚至是“第一俄语诗人”(洛谢夫语);可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文学界,布罗茨基传播最广、更受推崇的却是他的英语散文,他甚至被称作“最伟大的英语散文家之一”。

刘文飞将布罗茨基诗性的散文写作手法称为“诗散文”。在他看来,“诗歌思维的方法被移入散文问题,诗歌发展成了散文”的现象,在《悲伤与理智》中随处可见。首先,这本书里的散文都具有显见的情感色彩和强烈的抒情性。其次,书中每篇散文的结构方式和叙述节奏都是典型的诗歌手法。最后,书中散文呈现强烈诗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布罗茨基在文中使用了大量奇妙新颖的比喻。

李露(2015-05-2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