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释然人生1

家乡区县: 北关区

夜里那一份寂静,静得可怕,静的孤独。冷冷的晚风,轻轻地吹着,吹乱了我满怀的思绪。辗转的流年,悄悄从指缝中溜走,不留痕迹,无情的岁月,在我脸上深深地刻下道道年轮。蓦然回首,憔悴不堪。脆弱的心,在凡尘中落寞成一季风花雪月,这一年的努力,刹时间成了海市蜃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悲天悯人、抱怨老天的不公,因为从骨子里我失去了从容的自信。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开始思索人生、命运和未来。寻求一种释然。

我想,面对相同的人生走向,态度迥异。想一想人生百年,看似鸟儿丰满的羽翼,但在浩渺如烟的历史长河中瘦的可怜,区区一粒尘埃而矣,微乎其微。一个生命从有到无的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历朝历代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最终不也一去不复返,包括世外桃源修炼的归隐居士,不也一样来日遥遥无期。或许,是我的欲望太重,总想给予爱人的幸福,总想给予父母的惊喜,总想得到世人的认同,最后伤的还是自己。其实我真得好想心闲笔下脱尘味,秋雅梦间酝菊香。人就是一个矛盾体,往往是等到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

现实太过于苍茫,我总是半夜彷徨。独自一人的时候心是平静无波安然静止的,眷恋着曾经的物是人非深深不能自拔。晃晃悠悠犹如做梦一般,我看见了曾经熟悉的风景,那是一幅童年唯美画面。那时的人,那时的事,那时的情,那时的景无不历历在目,似深非浅的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于是难过爬上心头,悲伤在嘲笑我,它嘲笑我内心的柔弱,无法看透往事如烟云。人啊,总是容易触景伤情恋恋不忘过去,谁都无法逃脱记忆的牢笼。人生一路风景漫漫走来,细数过往曾经云非月,直道满心落寞情怀,一直无法做到淡漠幽雅静心居。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过往,既然是过往,那便是过之而往,若要说有墨迹,那便是伤痕。回忆在我心间一直是一座无法触碰的城堡,害怕被触及也不敢去抚摸,那里面住着一些无法回忆却又不得回忆起的人。只要一点点黑风暴雨袭来,或许那座城堡便有可能在转眼之间被摧毁殆尽。而那些回忆的弦总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触动我心,令我肝肠寸断。

无可奈何花落去。每个人会不会都是一朵花?只是人的喜好不同,有人喜欢做夏荷,赢得那一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赞誉,有人喜欢做秋菊,赢得那“菊残犹有傲霜枝”的品评,也有人喜欢“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那份傲骨,但偏偏没有人评判春的花朵,只一句“万紫千红总是春”将百花一带而过,也许是花太多了,品的没有头绪,也许是春天太过于温暖,没有夏的热烈,秋的高爽,冬的严寒,花便都没有了个性,但我想没有大众的品味,怎会有个性的空间,选则大众,何尝不是一种个性,在百花中争艳,在群芳间竟逐,让自己闪耀于群星。但我却喜欢红艳,淡装素裹不是我的选择,如果要让我在牡丹和无花果中做出选择,我宁愿选择牡丹,用牡丹高贵的香提醒别人有我的存在。因为我的执着,花开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耀,花落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

现在想想,花落的时候,我即使抓着花托不放但也始终总会落在地上,因为春天总是会过去,也许它还会被初到的夏雨打得一个狼狈不堪,如此这般,我又何尝不在春风里悠然陨落,也许我还会因而伤感,慨叹时光的流逝。当我还躺在地上悲叹时,后面已开始为下一个春天开始准备行囊了吧。佛经中的一句:“生死疲劳由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莫言先生说,佛教认为人生最高境界是成佛,只有成佛才能摆脱令人痛苦的六道轮回,而人因有贪欲则很难与命运抗争。人之所以会苦就是因为放不下,最终安放我们的是这片土地。然而死后在阴间,再打转六道轮回吧!

默然(2015-05-30)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