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诗经的山

家乡区县: 湖北省红安县

   朋友告诉我,周日有户外活动,地方在哪----她没说,我也没问,无所期待,所有的一切便是美好,但美好到迄今为止,一次最美、最舒适的旅行,却是我始料未及的。

迟来的花期

   满心欢喜,山里没有昨日沙尘的气息,粉紫白的丁香、鹅黄的刺玫、金黄的车前草、洁白的野莓... ...这是谁家的开花节奏,花期足足晚了两个月。花儿们的叶片,留有雨裹尘土的遗痕,依旧心气傲然的开放,不止,是怒放!15度的气温里,争先恐后,竞相怒放,香气那般浓烈,随风飘在空中,一不小心,吸得满腔满肺,却也没了蚀骨的浓香,闻也闻不够。

绿

   绿兮衣兮----绿衣褐枝,是绿,满眼的绿,深深浅浅,远远近近,不同的绿,翠绿压着嫩绿,深绿叠着墨绿,还有很多绿意,却又不知该如何形容,任其微含嗔容,微曳身姿。

   阳光里,缓缓前行,林密径疏,光从躲闪的叶片中透射下来,玩着捉影的游戏,诱惑着脚步快快走,走在铺满厚厚的榛树叶上,间或几粒干枯的榛子,又圆又硬,硌在脚下,像玻璃弹珠,偶一为之滑你一下,乐此不疲,故意踩踏着。

长满诗经的山

   暖人的温煦之下,我看见了诗经,它的叶,以心的方式呈现,嫩嫩的绿,单薄,柔美,几支纤细的茎,举着玉般的白花,那感觉,微微倾城。

   “那些花... ...每一朵都开成轻扬上举的十字形,那样简单地交叉的四小瓣,每一瓣之间都是最规矩的九十度,有一诚恳的美----像一部四言的诗经”,这为花更名的人,便是台湾作家张晓风。从此,四言诗经的花,一直盘踞、萦绕,成了心灵深处的花,那该是怎样的美,美的该是怎样,一直找寻着。不期然,竟在这里长满四言诗经,三五片成一枝,十几二十枝为一丛,独立分散,又四顾环绕,满山遍野。

   算起来,我幸运了不止百倍,那日,您去台大听讲座,偶遇一棵四言,此刻,整座山一丛丛、一簇簇皆是初绽诗经;您的花,轻扬向上,我的有侧举之美,略低头,微垂双目,遮掩春山滞上才;于叶的描述,您不语,我却真的,有点不知所措,那种动人心弦,无以复加。四瓣白花,四言诗经,只有诗性的您,才如此作喻。

   我翻出《诗经》,拂去久置的灰尘,“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听朋友讲,古城甘州“半城芦苇,半城塔影”,夏日风清,蔓草流萤,白露未晞,沾湿裙裾,看白鹭黑鹤,溯流而飞。

“蜉蝣之翼,于我归处”,看看自己的内心,在庸庸碌碌的叹息中,明白心的方向。

   “我行其野”行走在山野中,释放内在的力量与欢乐,我知道,更要珍惜身边的一切。“言采其蓫”----话说,今日入山,是采摘蕨菜来的。

   看四言诗经,采撷《诗经》,众人可漠然,或无动于衷,来原谅我对《诗经》的浅薄。此时,阳光正好,满山满谷,处处四言,篇篇诗经,嗅着四言诗经的清新,前行。

Never say never(2015-05-3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