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遗落的秋叶

家乡区县: 湖北省红安县

   阵阵秋意,缕缕诗情,洋溢在心头。城里的秋,没有面孔,双眸脉脉,难以辨认。故乡的秋,撩拨情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满目缤纷,处处参差,木叶落,草虫鸣,却距我太远。

   一本《诗经》捧在手中,沐秋阳,浴秋风,听秋雨,“天上秋期近,人间月影清。”遥远的故乡,一派秋的风光,任时光老去,我依旧是孤独的他乡人,痴狂地追逐那往昔的梦境。

   我驻足城中的街口,聆听口衔秋叶发出的一支支歌谣,声声怆然。这秋叶,这小曲,还有这不明身份的人,面对如织的人流,面对衣冠楚楚,光鲜四射,疲于奔波的匆匆过客,尽情于曲目,忘情于自我,想象着家乡,想象着守候家乡的老小,想象着那里的牛羊,想象着那风吹草低的场景,像是飘到城市来的落叶。只是,星星点点的落币,投入那只尘灰覆底的瓷碗,告诉了我他的身份。我痴痴地听着,不认为他是乞丐!其实,我也想像他那样,靠着梧桐吹响故乡的一首牧歌,抚摸那些泛黄的老时光。但我不能,不只是我,所有邂逅他的人,都不能。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诗经》的梦里人。

   “萚兮萚兮,风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萚兮萚兮,风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有落叶,还有兄弟,还有歌唱,也有不用压抑的悲伤------我在心底默念着,一片叶子打在我的脸上,我忽地发现,我是一名裸奔者。

   我执意到一个花市,虔诚地购几束鳞菊花,带给落叶归根的老父亲。“秋日凄凄,百卉具腓。乱离瘼矣,爰其适归。”我没曾想,当我远走他乡时,父亲在一个秋日里,静静地离开了我,他也是从故乡到异乡,又从异乡到故乡的人,我已习惯走着他的路。

   寒露濯风,虫鸣低微。“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爱的声音,无所谓开端与终结,总是一曲生命释然的歌。听着听着,时光就恍惚了,我变成一只草虫,踏破夜色,踩碎白露,向故乡奔去。

   我做了一个影像逼真的梦,白发苍苍的母亲,站在日光落尽的阳台,向背负行囊的我,微笑着招手。不再是远行,而是荣归。“以开百室,百室盈止,妇子宁止。”“妇子宁止”,多温馨!我心一颤,该回家了!帮她安顿好秋的时光,享受团圆幸福的年伦。

   秋天的“诗经”,契合自然的风情,“诗经”的秋天,荡涤心怀的波澜,牢牢地握在手中,“叶落归根”,“死生契阔”,“与子偕老”章章节节,无不都是遗落的片片秋叶。

   追忆这飘飘洒洒的落叶,憧憬那跃上枝头的新绿。风雅颂歌,悠远绵长。

Never say never(2015-05-3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