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那些把我放在心里的人

家乡区县: 范县

我想写文发一下牢骚,这个话题或许有点伤感,想法也有点极端,但我一直觉得极端的想法才能体现一个人的个性。那种和稀泥似的,充满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的观点,在我看来,一文不值。一件事情,你把它存在的所有可能都分析一遍,但到最后,你还是什么也没得到。所以,极端就是一种个性,片面也是一种选择。

先让我矫情一下,也说句大实话,一直以来我都太看重自己在别人心中的位置,当然这个别人是我所熟悉并且在乎着的人。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当我看到那些人对其他人很好的时候,自己心中很不是滋味儿。其实人真的很贱,很多时候,就是既想做婊子又想立贞节牌。既想很多人都对自己好,又不能忍受别人对别人好。

曾经我把自己的好友聚一起,让他们互相认识,其中有两个可谓肝胆相照。这俩人认识之后关系迅速升温,然后我们三人同进同出,终于在教学楼后面的草地上搂土为炉,插烟为香结拜为兄弟。三家父母都知道,也为我们高兴。但这样的关系没持续多久,中考过后选择了不同的学校,虽然一开始还时常联系,约着吃顿饭,打打电话,时间久了,这种联系也就逐渐减少了。再后来,他俩辍学,各自干起了不同的营生。每次放假,也会约着聚一聚,但总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觉。我们三个人,我似乎成为了多余的那个。

我常常在QQ空间看到一些傻逼发表这样的说说:不联系了不代表忘记。我总是很反感,不联系了就不联系了,何必还来多此一举。做了妓女就做了妓女,又何必遮遮掩掩地来立贞节坊。不联系了尽可以忘记,用那句傻逼兮兮的话说,谁也不是谁的谁。记在心里有毛用,有些人记着记着就是一辈子,而这又有何用?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爱面子,因为许久不联系,心里总觉得忽然的联系显得唐突。然后在念念不忘中有新人闯你了你的世界,在新欢的愉悦之后,在夜深人静难眠的时候,你会偶尔想起那些旧人。你会埋怨,这人为什么会这样,你会看着窗外无限凄凉的夜,你也生出无限的凄凉,景物依旧,物是人非。其实我不喜欢这些话,我知道一些人一直都在,我甚至知道我他们的心里一直有我。但是,有又如何呢,我们已经不联系了。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