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南山,悠然一生

家乡区县: 平顶山市鲁山县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题记

微雨绵绵,穿过花样五月,于风的轻抚下,独坐西亭,泡一壶香茗,闭目养神,似入梦中,回到东晋。品玄学,于茫茫人海中,邂逅一段缘分,拾取一份诗意,春日的风拂过,花木芬香,柴门开而不闭,小园静而幽深,恬适而坐,安然一生。

“一个人是诗,两个人是画。"为了梦中的那一幅画卷,那片洁净的天空。他走向微雨五月,枕着一轮明月,栖息南山之下,携着一阵清风,忙于山间田野。 他是谁?翻来史册,他是一个隐士, 名潜,自号元亮 ,人称靖节先生 ,陶渊明,他是田园诗的开创者,有大济苍生之志,救民于水火。但奸人当道,社会腐败。理想被岁月打磨,直至消失。空有志而无处抒发,不得不沉于深山,藏于桃园,于清风为伴,飞鸟谱曲,准备度过一段完美人生。他于庭院种满菊花,在茫茫原野,与村民为友。坐看花开,夜饮甘露,笑谈过往烟云,谬视黑暗权势,不谈人间富贵。

人生草木,数载而已。他多次入世,满怀信心,本想力挽狂澜,不料做了一些小官,屡屡不得志,鸿鹄有志,而天涯遥远。东晋后期,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尖锐,农民起义不断,人民生活疾苦,赋税繁重,大权被权贵所把持。如果平民出身,要有一番作为,却是难于上青天,徒添烦恼而已。官场黑暗,自己却无能为力,阳光明媚,却不能温暖失落的心灵。举世皆浊而他独清,众人皆醉而他独醒。做官则官运不顺,回归则心有不甘。不巧取逢迎,不慕名利,却又恋恋不忘理想的驱使。

陶渊明自幼爱学,饱读诗书,最喜道家思想,少有远名。他刚开始以教书为生,认识不少浔阳县的官员。他文采出众,一篇《闲情赋》,广为传抄,一时浔阳纸贵,传到江州刺史王凝之手里,大为赞赏。欣赏他的文笔,就让他来作别驾祭酒。事务繁忙,官位不见上升,只因不喜欢与别人相处,不喜欢送礼,洁身自好,却被大多数人所疏远,被地方官员瞧不起。后来他也觉得,这个污浊肮脏的刺史,让自己犹如笼中的鸟一般,看不到希望的曙光,寻不到曾经的梦想,自由的向往,有归隐的想法,但却没有机会脱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关心民间疾苦,为官一地,造福一方。播种插秧的季节,他一路风尘,到农村考察,亲自站在田埂上,观农民耕种。见一个黝黑的老农正在插秧,于是与农民亲自交谈,问家里情况,去年收成如何,老农说出苦衷,生活艰辛,赋税沉重,遇上水旱兵灾,只得逃慌天涯。渊明同情农民,回去后,遂作一篇《劝农诗》,流传后世,提醒统治者关心老百姓,了解人间疾苦。老百姓如水一般,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

皎洁明月,清澈如水。淡淡的微风,携来微微细雨,他独躺塌上,喝一口酒,轻嗅墙外菊花的芬香,尘埃落定,鸟已归巢,为一个官职,仅仅五斗米,岂能像乡间小儿折腰。离开自然很久很久,开始向往宁静的生活。远处的山影,枕着残暮褪去的青烟,所有的不快,郁郁不得志,遗落在山间,所有的故事都温柔明净,让他不得不开始沉思,何去何从。

从小渴望为过效力,像祖父一般光宗耀祖,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彭泽县为县令,八十三天,弃官而归,似鱼归故乡,鸟回丛林。离家数里,童子欢迎,赤子侯门。误落尘网三十年的无奈,终于回归本心。贴近自然,于南山开荒,在园田张望,几块薄田,八九间草屋,于榆柳下乘凉。轻摇小扇,望平平淡淡的乡村生活,村落村寨,飘逸炊烟。听狗叫,鸡打鸣,安然自得,从世俗中得解脱,于清风中寻诗意而居,笑谈流年。

面对现实,他如此洒脱。晨起于东篱采菊,静静而望,感山间清新,笑观夕阳西下。暮归于庭院,调琴赋诗,浊酒一杯,酒尽而酣,与书共枕。当有时,打开窗户,路上行人少,杯中酒已干,几度饥寒,地里草木生,亲自除草,种植桑麻,豆荚,亦可丰衣足食。

看淡生死,善万物之得失,感吾生之行修。 他知道,世俗发展和理想相违,停于山间,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那是梦想已久的生活。坐看木欣欣以向荣,细听泉涓涓而始流。再吟几首诗歌,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岂不更美。

时过几千年,沧浪已老,南山还在,菊花飘香,而渊明不存,撑着雨伞,穿过微微雨季,他的诗歌,他的精神,他的洒脱,他的悠闲,流传春秋,飘过冬夏,歌咏万世而不衰。

简单爱i(2015-06-0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