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必须紫下去

家乡区县: 揭阳市惠来县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么一段话:“浅一些的紫是紫罗兰,是紫色的三十岁;再浅一些就是雪青,是紫色的二十岁;最浅的浅到梦里,就是紫丁香的颜色,正好是十六岁的花季”。由浅入深,从轻到重,如果女人的一生能够在每个阶段都紫得对而且紫得这么好看,那就是完美人生了。

     紫色的事物自有它无法言说的魅力。深深的紫,神秘而冷艳,有着勾魂夺魄的魅惑,陷进去,就无法自拔。浅浅的紫,清淡恬静中,隐约一丝淡如轻烟的忧郁,会教人心疼。就如那些紫色的花儿,总是氤氲着甜蜜而忧伤的气息,而它们身上的某种隐喻也真让人禁不住动心又动情。比如紫丁香的花语是爱的开始;紫罗兰的花语是永恒的美丽;紫藤花的花语是对你执著;熏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紫,简直就是属于女人的要命的颜色。

     只是,紫实在不是一种容易操控的颜色。如果紫得好就很迷人,如果紫不好,就容易脏了。这或许和紫由红蓝两色合成不无关系,蓝和红,仿佛冰与火。爱上紫,就是爱上紫的宿命,如果你是紫色控,就好好地准备着经历冰火二重天就是。只要时刻不忘“炼紫”,不忘“天天向紫”,也许在某一天,自己的气质和气场就水到渠成地成就了紫的神秘、高贵和迷人。

     冰与火的历练,不是谁都玩得起,也并不是任谁都能在一番经历之后依然气定神怡。不过有些女人,确实紫得很好看很特别,虽然短暂,但她们所呈现出来或深或浅的紫却具有让人倾倒甚至敬仰的力量。就像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时候恰恰就是紫丁香的颜色。“ 两弯似蹙非蹙卷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难怪宝二爷一见钟情。“丁香空结雨中愁”,宝黛的爱情,也真的是应了这一句。林妹妹其实不适合做妻子,她与生俱来的忧郁无法给予爱情一个圆满的结局。记得好像有谁说过,明媚的简单的人不适合做情人,忧郁的复杂的人才适合当情人。林妹妹就像一朵凄美的花儿,戛然而止于最美的年华,她的好看的丁香紫从此成为世人心头的一个结并因此而念念不忘。而林徽因,在遇见徐志摩时也是紫丁香的年纪。与林徽因相见之时,徐志摩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了。而林徽因却只是个穿着白衣、容貌纤细的十六岁少女。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为诗人心里永恒的素材,寄托的梦想,一个被诗人无数次理想诗化的女子,一个脱离了现实只存在梦幻之中的女子。徐志摩单恋上她,为她写作无数动人心弦的情诗,甘做她裙边的一株杂草。但这个林妹妹却不像那个林妹妹,在爱情面前,她表现出一种更高的智慧,因而让自己活出了更多好看的紫。

      林黛玉和林徽因,都是好看的紫,但又绝不是那种飘在表面上的浅薄的紫。我想应该就是那丝忧郁,那份脱俗,那种从内到外的优雅才让她们有了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神秘和静雅。无论深浅,无论刚柔,也许表面的紫只是养眼的好看,但是潜藏在骨子里的紫才有着致命的性感。

      时光总是按照固有的节奏流逝。无论多么留恋,我们都无法避开紫下去的命运。既然如此,何不努力一点,让每个阶段的紫都能紫出一种属于自己的韵味和气质?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