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圣诞夜

家乡区县: 揭阳市惠来县

忙碌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回首一年又将到头了。前几天打开信箱,一封邮件翩然而至。点开这片来鸿,见到的是几行深情的文字:“每一年的圣诞夜,我们都会在一起追忆往事,在遥远的长空下想念故乡的你们……”落款是浩和芸,衬底是一束绽放着的合欢花。

读着友人的短信,我不由得感动起来。一时间,仿佛又闻到合欢花的香味,回到当年那一个风轻云淡的夜晚……

那是12年前的一个圣诞节。夜色早早地降临。低垂的天幕下清霜轻洒,城里火树银花,暗香浮动,沉醉在一片节日的喜庆之中。

吃完晚饭刚闲下,电话铃声便响起来了。原来是同学阿全打来的。电话里他问我认不认得去某小镇的路。

阿全说的小镇,很久以前我曾从那里路经过一次,印象已模糊,但听他电话里的语气,估计是有什么紧要事,于是便硬着头皮说认得。

我下楼来时,阿全的车已在楼下等候了。车的后座还有他的同学阿浩。阿浩原是某海军学院的高才生,毕业不久便是省城一所军营的连级干部。他偶尔来找过全,大家一起吃饭、喝茶,彼此认识。当晚阿浩看起来瘦多了,胡子拉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与原来的帅气判若两人,低哑的声音更是把我吓了一跳。

一路上,阿全一边开车,一边断断断续续地讲述着浩的事。

浩的女朋友芸在我们这座城市里的一所乡镇中学任教,两人感情一直都不错。但“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也许是应了“好事多磨”的老话,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住房、工作调动等现实问题让浩觉得很无奈,怕心上人跟着他受苦,鬼使神差之下,在圣诞的前一天突然与芸提出分手,尔后又悔不及逮,整天不吃不喝,一个人彻夜难眠地度了平安夜……抑或是已没有勇气一个人去面对芸吧,圣诞节当天浩请假过来找全,要全陪他去。全不识路便叫上我。全说浩当时看起来都快疯掉了。

全讲完后,我们都沉默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死生契约?车子如浩起伏的心一般,颠簸在前行的路上。一路上,溢彩流光的商肆里,不时传来阵阵喧哗,与车上落寞的我们形成强烈对比。

经过一路的访寻,到芸所在的中学时,已是晚上10点。下车后,才发觉天好冷,清冽的气流把我们冻得直打战。守门的老伯早早睡去了,被叫醒后,通融地放我们进去找人。这是一所乡镇中学,因学生们都不住校,显得有些冷清,只是不知怎的,已是入冬时节,但教学楼前一片的合欢花却开得正欢,淡淡的香味弥散在清寒的空气中。

在三楼的一间小屋内,我首次见到了芸。芸低着头,看起来有些忏弱,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半个脸,却遮不住她脸上的忧伤,她眼里的泪光依然隐约可见,令人不忍卒看。临行匆忙,未有准备,浩献上在楼下摘来的合欢花,向女朋友赔礼道歉。我与全也一个劲地劝说、解释……

最后芸终于点头了。她说她以前告诉过浩,她不是一个重物质的人,她看重的是浩的人,无论未来如何,她愿意跟浩一起努力,就算去不了省城,亦愿意一辈子当一名“军嫂”。

回来的路上,午夜的电台里一首接一首地播放着抒情的歌曲,其中一首是当时最流行的《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翌年春天,传来了浩与芸的婚讯。婚后不久,芸作为随军家属到了省城。历经爱情小“插曲”的他们,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情缘,任岁月辗转,不负当初盟约。往后几年,浩总会携妻前来小聚一回。夜空下,我们喝着熟悉的工夫茶,思绪伴随着轻扬的茶香,总会情不自禁地停驻在当年那一个圣诞的夜晚。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