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的外婆

家乡区县: 揭阳市惠来县

乡下也有雅致的生活,许多年后,我回忆寄居在外婆身边的童年生活时,对这一点印象颇深。

外婆说,院子里一定要有花,要有草。当外婆的院子里真的红红绿绿、香香甜甜时,清贫的生活仿佛一下子变得闪亮起来。而当蝴蝶、蜜蜂飞来,我就觉得乡下的生活能把一个小孩子的孤独寂寞酿成蜜。

外婆的院子里有菊花、水仙、芍药……都是一些容易成活的花,外婆甚至还在院中挖出一个小小的水池,在里面种上藕,夏天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可供观赏。

外婆院子里的观仙开得特别繁茂,爱美的姑娘们过来采花瓣染指甲,把整个村子里姑娘的指甲都染红了,汲水、洗衣、淘米时,片片红指甲灿若云霞,让人不由得看呆了。我的指甲也染成红的了,玩泥巴时,红指甲配黄泥,外婆看着我笑,我有点害羞,将手指深深地埋入柔软的黄泥中。

爱花的人穿衣服也不马虎,我没有新衣,外婆就把旧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有棱有角放在衣橱里,拿木瓜来熏染,让衣服染上一丝淡淡的香味。这样一熏,穿起来更俊更美了。清贫的生活里很难在衣服上锦上添花,外婆就在衣服的破处绣上一朵花,或者把补丁变成一朵花。今天回忆起来,外婆还真有点诗人气质呢。

小时候,舅舅们吃饭时总会将米粒撒到桌子上,更出格的是他们常常用筷子故意敲击碗沿发出刺耳的声响。外公骂了又骂,他们还是不改。外婆察觉出其中的一些秘密,悄悄收去所有的粗瓷餐具,换作细瓷的,细瓷餐具白得像雪,外面还印着逼真的娇嫩花朵,画很美,像三月里的桃花。第一次用这些餐具吃饭时,外婆郑重其事地说:买这些碗和盘子整整花去了外公半个月的工资。她还问我们这些碗和盘子你们觉得好看不好看?我们说好看,真的好看啊!外婆说:那就高高兴兴地多吃一碗吧。奇迹出现了,此后舅舅们再也不将米粒随意地抛撒到碗外面,也没有用筷子敲击餐具了,他们甚至还学着清洗碗筷,将碗上的花朵洗得水灵灵的,一尘不染。

后来,我无意间在一本书中读到这样一段话:“即使是一个青花瓷碗,也要做得花团锦簇,似乎米饭是盛在花朵中,令人内心怀着感激,不敢浪费……”我不由想起了外婆,在众多的餐具中挑选出那样的碗和盘碟,她的那颗慧心是多么细致、多么美啊!

因为爱美爱生活,外婆就连放在暗处的大床也要工匠在上边雕出一些花样图案……这就是我的外婆。我童年生活在外婆家,原来是生活在美丽之中呀。

看过一篇文章,作者在赞美自己神往的古代之城时这样写道:“城市是一座整体的艺术品,不是展览馆中的孤悬在墙壁上的欣赏对象,而就是你日日使用的碗碟、柜子、拉手等一切家什,从童年到晚年,人一生都被雅的氛围熏陶着,寓教于乐,寓教于人生。”其实我的人生也是这样的,从童年生活开始就接受着外婆美的教育,尽管那不是刻意的,甚而是粗朴简陋的,但对我一生的审美取向,却有着非同凡响的影响。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