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童话里独对流年

家乡区县: 揭阳市惠来县

我对潘舜霞并不熟悉。记得原东山区开展以“玉”为题的一次征文比赛中,我有幸成为终评委。一篇获一等奖的散文,写得不错,语言极其流畅清纯,且富有灵气。其语言风格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所写,评审结束的时候听说作者名叫潘舜霞,因此我把潘舜霞与小年轻联系在一起。直到一次意外的相遇,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一名“五大三粗”的同龄女人。这种文字与人的反差让我重新审视她的文字,觉得她简直是一个在童话里独对流年的女人。翻阅《粉莲花语》诗歌集的草稿后,这种感觉更加浓烈。

一个女人对流年的敏感是从嘻哈的喧闹到淡淡沧桑的过程。一个渐入中年的女人更会有不能言说的惆怅。而对于潘舜霞来说,却好像只有童话。她是专业写诗的女子,话说她“专业”,是她对写诗有一种刻骨忘情的痴迷与专注,用童话一样纯真的语言表达五味杂陈的生活。诗歌需要语言的纯度和温度。一个藏污纳垢的心灵不可能流淌出富有温度和纯真的语言。即使是十分华丽,让读者触摸到的只是一摊冰冷的瓷砖马赛克而已,感受不到生命的温度。而潘舜霞在三餐灶台之外仍然保持了一颗纯净的童心,并化入诸诗,让生命的节律充满温度。

《粉莲花语》汇集了她近三年的诗歌作品100首左右,分成四辑。每一辑都各有特色。

秋天的耳朵,以一个少女特有的单纯感受着各种美景,纯真而婉约,自然,纯朴,不事雕琢,没有脂粉的气息。不世俗的心体味着爱情甜蜜,分离和怅惘。语言清灵,略带稚气。

春天的记忆,却如一名初为人妻的少妇,脱去了爱做梦的稚气,开始触及生活的烟火,可还带着笨拙。这部分诗歌的内容从原本的为赋新词引向了生活的具体场景,充满着乡村气味和日常的琐碎。从“秋天的耳朵”纯净的空灵回归到日常的踏实,更贴近生活。

风是绿色的,写出了在现实的缝隙里偶尔感怀一下往昔岁月。就像一名妇女在忙完一切之后掸掸身上的尘土,走出家门,坐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仰望天空,凝视飞鸟,回忆青春岁月,怀恋时光的流逝。虽然爬满了感怀岁月的痕迹,但谈不上忧伤,却透出无限的怀恋,仍充满着希望。

自由的向往,是诗集中最为核心的部分,除了语言更趋成熟,且略带质感,思想与其他三辑有了明显差异。诗歌已经从怀恋变得略带忧郁,那经年流转,去而不复返的一切,在生活的五味浸泡下,发酵出沧桑。

“我深信你,也难过/只是我的泪水充沛/冲淡了时间的盐碱度/这不关乎性情是吗”“死神从不一次性标注荣枯/我笑靥如花的时节,你还在路上/被一个影子蛊惑,走得慢腾腾”

这是《你叫我花儿》中的句子。将女人内心的温存揉进五颜六色的生活里,带着时光掠过的痕迹,将生活刻在内心的忧伤外化,包括爱情这个人类永恒的话题。诗歌集就如一个女人的生活演变,从幼稚的单纯到成熟的沧桑。

潘舜霞是一个真正单纯的女人,她的诗歌包含善良与坦率的性情,绝不是那种布满尘埃世故之后强装出来的天真。她没有杂念,在忙完家庭琐事之后不事应酬,投入写诗,或者可以说诗歌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专注的热爱,却不虚浮。短短三年,进步不小,依靠自己的努力将诗歌写好,这是我所赞赏的。所以在她出版诗集之际,为她写点可以放在前面的话,以酬她那种因为坦诚而带来的信任,并真心真意的希望她从此能直挂云帆,走得更顺畅更远些。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