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一声,我的父老乡亲!

家乡区县: 湖北省枣阳市

人心不俗,世风日下,乡里乡亲的一点小事就能打的头破血流,从此乡情不再,冤冤相报,这样的事曾在我生活的农村里一再上演,最近一次回家的时候,我还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我曾经非常熟悉的两个邻居,平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刨着明天的饭食,出去打工挣钱回去给自己盖房子——就是在盖房子的过程中,因为宅基地的问题起了纷争。两家打了起来,乡亲们劝也劝不住,拉也拉不开。后来年轻的邻居打了年老的邻居,年老的邻居咽不下那口气,拿起锄头挖破了年轻邻居的胳膊。
我反感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觉得他们脾气太暴躁,但是我却不能否认他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好人,老实人。
是因为什么,让这些老实人变得这么暴躁,不再顾忌邻里的关系,拳头相向。我曾经问父母,当时那两家,难道没有找政府解决问题吗?非得自己拿起锄头来解决——其实除了两败俱伤之外,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当然找了。母亲告诉我,村里曾经有干部下来,为他们的事情来调节过,但是工作做不通,后来也就不管了。
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虽然经过很多年了,地方政府在农村的影响力仍然很微弱。遇到问题的时候,那些农民们——至少我熟悉的那些乡邻们,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如果不能解决就算了。能不和地方政府打交道,就不打交道。
记得我上初中那会儿,我们那里才开始办户口本。当时父亲拿回我们家的户口本后,发现我的生日给写错了。本来是80年代生人的我,户口页上被写成了95年出生。因为直接关乎我以后结婚的年龄问题,母亲强令父亲去当地的派出所改了一次。可是改了之后,年龄改对了,月份却改错了。无论怎么埋怨,父亲只是默默的认了,死活不再去派出所再改了。
几千年来,农村都是依靠地方风俗和习惯法来自我约束的。到现在,这种风俗和习惯正在被破坏,正在慢慢消失。但是政府的力量、司法秩序却没有顺利的进入当农村。结果到现在,在地方政府的微弱影响力与被破坏的风俗之间,村民们尴尬的生活着。一遇到问题,习惯法、乡邻间固有的伦理关系和朴素的道德已经没有多少约束力,而政府机关的介入,又没有太大的公信力。于是只能依靠着拳头暴力解决,走运的,打个两败俱伤,被医院拉走,痊愈出院后,进入冷战阶段,甚至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不走运的,让当地派出所知道了斗殴的情况,迅速出警,介入其中。结果不但没有很好的解决事情,反而让事情更加复杂。更有甚者,找关系或者花钱请一帮道上的人,上门震慑威吓以达到迫使就范的目的,如同对待深仇大恨的敌人。
曾几何时,一个庄上世代相邻,一起干活过日子的乡里乡亲,无不是东家有事西家帮,每逢谁家有红白喜事,大伙一起凑份子,亲情浓浓感人至深。而如今,却斤斤计较勾心斗角,积怨很深。那些尴尬着生活的乡亲和那在无秩序与不安中沉默前行的农村,明天,他们又会面对什么样的事情?还有那两个为宅基地而动武的邻居,他们该如何面对明天的相见?

李壮(2015-06-1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