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那一缕斜阳

家乡区县: 浙江省鹿城区

秋天的阳光,稀疏地洒在枯叶上,缥出遥远的回忆。

景儿来信说:“我哥十一结婚,你回来吧!”我有些迷惑,她说:“那天,哥的同学飞也来参加婚礼,你们见一见。”我看着信纸上景儿娟秀的笔迹,眼睛湿润了。和威分手已经半年了,心里的那份牵挂总是挥之不去,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亲戚之间是不能谈的啊。

婚礼很热闹,人来人往。

景儿说:“飞来了,中间那个就是。”我抬眼看去,见景儿所说的那人正笑嘻嘻地往中堂走来。旁边,有一位穿西装的小伙,有些腼腆地看着我和景儿。“这位是庄,也是我哥的同学。”景儿说着,笑着把他们让到了屋子,又出去忙了。

我见景儿走了,有些不知所措。飞看着墙上的条幅,不说话。庄笑着对我说:“屋子里人太多,咱们到外边看看。”我点了点头,和庄、飞一起来到了景儿家的大到门口。我们站在白杨树旁,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飞说他大学里的情况,庄则说他们在高中的逸闻趣事。我和他们不一届,不熟悉,也插不上话,只知道他们以前上高中时和我本家的一个小叔叔是同班同学。

“高庄,你也来了?”忽然,我见一个青年女子看着我们笑,庄和飞都迎了上去。原来,他们是同学。庄和那女子寒暄了几句,就回来了。我看着庄,忽然想起以前在重点高中的一些模糊记忆来。高庄?球打得很好,是某班的班长,学校名人呢。

“你在哪儿上班?”我问。庄见我问,深情有些落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淡淡地说:“没,在家种地呢。”种地?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庄,庄微笑着,里边带着一丝苦涩和无奈。“你这家伙,考不上也不复习。你看咱班多少人都回来了,可是,大家去找你,你却死活不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已经回来了,半开玩笑半惋惜地对庄说。“我不是读书的料,也不想再让家里为我操心了,家里不容易呢。”庄说着,又是淡淡一笑。

吃过酒席,景儿说让我和飞出去走走,我有些为难。景儿说:“去吧,我哥今天办喜事,家里人多,太嘈。”我有些不情愿地答应了。

飞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满意的女孩子。”我笑了,没说话,心里却想:你怎么不是威呢?

因为还有别的事,我和景儿道别,先走了。庄、飞、景儿、以及景儿的哥哥一直把我送到车站,看着我上了车,才离去。

十一假期,玩着也就过去了。

回到学校,不想别的事情,安心读书。

“老乡,你的信!”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刚睡起来,就看见老乡笑嘻嘻地拿着一封信向我走来。“我的信?会是谁的呢?家里的?”我疑惑着接了信,见是庄来的,就默默地拆开来看。

书虫(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