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舔舐着伤口

家乡区县: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

昏暗的大街上,摇晃的我,满脑的空白,心碎了,麻木了,没有了任何的疼痛感,没有了眼泪,迷茫地行走着。

身后的喇叭在按着,我失聪了,我失明了,我只是一具躯壳,失去灵魂的躯壳,告诉自己不再疼痛的躯壳。

终于我摔倒了,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好心的司机没有骂我傻瓜,好心的司机问我需不需要去医院,摇摇头,摆摆手,没有关系,我真的没有关系。

刺心的红溢出了白色的皮肤,我没有感觉到疼痛,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一如既往地爱着干净,继续我茫无目的地行走。

我不要看见这鲜红的血滴,我必须清理掉,敲开一家诊所,从那惊讶的眼神中我知道,现在的我很狼狈,很恐怖,终于挤出了一丝微笑,“我伤了,请给我包扎下。”

温柔的医生天使轻轻地为我清理着伤口,不时地问我:“疼吗?疼就叫出来,哭出来也行。”

一直保持着微笑,一直微闭着双眼,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假装坚强。

终于清理好了,双腿缠上了白色的纱布,有点刺眼,但是起码会比那鲜红色舒服多了。

站在大街上,天旋地转,我不知道我该往何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狼狈不堪,整个人虚脱了。我好想好想哭,可我真的没有了眼泪,我冷却了。

在风中摇曳着,我知道我成了那断线的风筝,终于被剪断了轴轮上的线……

书虫(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