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深水

家乡区县: 福建省台江区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最近一直都在关注“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心情或多或少有些沉重,毕竟一夜之间这么多生命被江水无情吞噬。生命无常,不知道哪一刻便离去,活着的我们更应该珍惜。

那些途经我们生命旅途的人,也许给过我们关爱与温暖,也许给过我们伤害与残忍,抑或只是悄然擦肩,像是沙地上踩过的脚印,或深或浅,都曾留下印迹。时间如风,轻轻拂过,一片薄沙飞舞,不经意间掩盖了曾经的足迹。年深日久,一层层覆盖,那足迹被深深裹挟,再无踪影。

岁月模糊了容颜,除了至亲友朋,谁还记得那些被深水覆盖的魂灵?再回首,只是模糊的一个数字,只是千帆依旧的江面。时光如此冷漠,像是那悠悠长江水,流过古今,飘过千舟,不曾驻足。人心如萍,浮于其上,习惯了顺流而下。

萍踪不定,谁又知道要随着这水流飘荡多久?飘荡到何方?也许,生命本不该有栖息的港湾。哪怕前方风雨如晦,哪怕惊涛骇浪接踵而至。一旦驻足,沉入深水,逝难泅渡。这世上的风雨,隔于这深水之外,只剩了一片深深的沉寂。像是雨后空山的鸟鸣,声声惊心。又像是无星无月的夜晚,重重漫溯的黑暗,吞噬了这世间所有的光明。

谁推开那扇门,牵进一缕阳光,驱散这重重黑暗?那阳光淡淡挥洒,如此耀眼,却又舍不得闭上眼睛。不知不觉间,爬满衣裳,晕染开金色的光晕,如鲜花怒放,浮一室暗香。许是莲香,清新淡雅。只是,水底暗潮涌动,这香摇曳于水面,随着花瓣飘落,逐流而去,消散于天地间。

生命如莲,也曾清香漪漪。奈何长于水中,只能葬于水中。那曾经的接天莲叶无穷碧,那曾经的映日荷花别样红,还能换来它日的留得残荷听雨声吗?一声了悟,淡了那莲叶何田田,旧了那绿水芙蓉衣。

清爽的初夏,居然就有了红藕香残玉簟秋的丝丝寒凉。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却再也寄不出云中锦书。雁字回时,留谁独上西楼?奈何花自飘零水自流!叹斜晖脉脉水悠悠!

曾经泛舟江上,沉醉不知归路。而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深水裹挟,散了繁华,溢了悲伤,谁的舟可载动这许多愁?像是这长江里裹挟着彻骨寒冷的漫天深水,不尽森然。

书虫(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