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漂脚漂

家乡区县: 德州市德城区

人不浮,我脚漂。我喜欢游走,闲闲的游荡,身心游历。不介意现代城市的繁华,灯红酒绿的摩天大厦,纵横交错的路和车流。也不介意算不算名胜古迹,只要有个绊住我脚步的地方,我心恋恋。

有那么个小镇,那样的异族。不同的风土人情,不同的地理风貌。街头小巷,亭台回廊青石板,我可以随意顶着宽沿凉帽,松解宽肥的裙带,提着长裙的下摆,趿拉屐履悠悠闲走。没有人没有认识我,没有人留意我,我不与他们碰撞,心里去很亲切。如此淡然却不冷漠。

无意间,来到农家,看到久违的篱笆、栅栏。菜园的周边有盛开的向阳花黄黄艳艳,蜜蜂嗡嗡凑趣儿兜兜转转,绕花飞旋。斑驳的旧墙,院子里的古磨,老树下有摇橹的老井。一弯腰端肩罗圈腿的无牙扁嘴婆婆,脸上盛开菊花瓣皱纹满满的老脸,绽开了少女般纯情的笑颜。晨起,房前的溪边泡脚,屋后的小山撒野。山菜、野果、藤蔓、清泉……

到了上海,除了摩天大厦,就是阡陌交通,车流如海,触及不到我内心的感动。带着别样的心情去了云南,惊叹大自然巧夺天工的神奇造化,尤其是刀砍斧斫的石林。但是失落怅惘之感油然而生。见到了能眼睛能看到的景观。也许山还是那座山,水也还是那时的水,然民风淳厚的人事却没有再现,消逝得无影无踪,让人无味索然。

应朋友之邀游玩故有“吴根越角”之称的千年古镇,倒是有些情趣。“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原汁原味的江南水乡风情,保存了生活脉络。“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有声。”水是江南的精灵,雨雾编织空灵朦胧,恬静悠然清新温润,是最优魅力的符号。

斑驳的老墙凝重如墨,湿漉漉的青石板。蜿蜒伸远。沿河而建的一色墨瓦盖顶,垒位一体的俗称“一落水”的砖木廊棚。弄口最窄处约有一米,两壁梯形山墙约有八米高的石皮弄,保留了沿河古老而独特的风姿。

格子上再雕另外花样或吉祥图案的花窗,映射出当地人思想上保守与开放的矛盾,不想用玻璃把生活暴露在别人面前,但又不甘寂寞追赶赶时尚,出现了玻璃窗上再用木格子作掩饰的花窗。

喜欢繁茂灼灼的璀璨,更钟爱疏落有致的雅韵。枯木的一点儿嫩芽,青草繁茂的一朵儿小花,蒙尘的一小粒儿珍珠,垃圾堆里一件有点实用价值的物件儿却能给我带来惊喜。

节假日礼拜天,我愿意悠悠走走,不是为了浪漫。就是停一停,看一看。或三天两日,或十天半月。晴天雨夜,风里雪里,草原沙漠都感兴趣。就是想用心灵真实地轻轻地触摸。待人老退休,有了时间,会走的更远些,更远些。

我和爱人商求,如果我们退休了,揣着工资卡走走。最好开辆自装的机动车(当然不走高速路),去外面看看。爱人说,走多远都得回来,我给你看家。

两个人走了,哪儿不是家呢?家,还用看吗?叶落归根是人的心里宿愿民族习惯。但人生如圆形跑道,从起点到终点,或轻松或辛劳,但我完成了旅程。我就该像拥抱生命初始那样亲吻死亡的终结。只要我无憾,也许还有期许。假如真有来世,我愿等下个轮回实现,但我选中乐观地生活。

我脚漂,希望到处逛逛,有意无意,没有负累地随意漂流。但我心安宁恬静,阳光温暖。我热爱生活,渴望自由,尊重自然,珍爱生命。因此,我不惧怕死亡。就从我愚钝的思维,顽固地执着,用了漫长的时间,谛解、诠释了生命对于我的真实意义,很释怀很坦然。就像一杯属于我仅有的一杯水,无论我自己品味,还是送人解渴,只要是我情愿,都是获得。

无人与我同行,选择孤独行走,只要我心不寂寞。因为,我知道,同道人不多。或许没有和我在一起,而与他人共行,都是一样的。不过斗士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动,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结伴同行。

书虫(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