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着便念了,喜欢就爱了

家乡区县: 湖北省仙桃市

有多久不曾笑过了,如果我是春天里一痕热,你的心里是不是着了火?醒着,便念了,喜欢,就爱了!是轮回的约定,还是一个美丽的错,答案,在路上,且行且歌,既然琴瑟起,勿让笙箫默!

——题记

已经很久无法静下心来写几行字,凌乱的笔触敲击着心痕,有着疼痛,有着隐忍,无言风过落泪的女人。有些薄凉,却也一往情深,入了眼的就铭记于心,用自己残存的体温去焐热那些人。或许我能给与的不多,可已经倾尽我所有,毫无保留。

渴望一份深情的凝重,渴望诺言成真,而我已经再不敢轻信誓言,把行为看做爱的唯一标准。悲秋的心绪吧,每一片落叶都会让眼眸凝重,每一棵小草也会让我失神,喜欢看小鸟自在的飞翔,喜欢看花开的静美,我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或许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灵魂的孤独吞噬了似水年华,就像荼靡终须落,就像茶香已无闻。

不想写伤感的文字,可是笔尖就那么漫不经心的溢出了碎了的心事,如果一帧风不小心吹来了柔情半缕,我会摊开掌心,用我最后热让它可以生存,长出春天的温婉和缠绵,就像梨花总带雨楚楚可人,却也傲骨临风不失倔强的风韵。

人生几度沉浮,失去拥有辗转其间,能记住的还有多少,如果我是你魂牵梦绕的女人,那请你把我抱紧不要让风吹散了我的魂魄,无迹可寻。漂浮的灵魂渴望着落地生根,可是沉溺太久了沼泽已经愈陷愈深,与现实割地而居,不知道要多大的力气,才可以从新踏入红尘。梦一样的女人,其实已经身在红尘里,超脱于空门,爱就一个字,摧毁了我的真身,若是从新来过,炼狱一般的涅盘,要怎样的代价赎回那被捉走的灵魂!我要的不多,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离不弃风雨并肩走过朝暮的每一分。如果幸福要靠近,请开门!

你是虚拟里的女王,现实里的灰姑娘。我的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都是有洁癖的,染不得一点尘埃与瑕疵,如同对自己的要求一样刻薄严厉。浮生勿乱,讨厌一些无聊的人和事闯进心底,与己无关各走半边。这是冷漠与凉薄的表现,也是自我保护的手段。生命里都有三千过客,藏于心铭记的,只有把自己搁心里疼着的那些朋友。已经学会了只在乎在乎自己的人,其它可以忽略无视。有些转身就是轮回,舍得放手的都不值得珍惜。牵挂自生疼,我若把你放在心上,你也要懂得随时随地你给的疼,我都无法抵挡,没有丝毫设防。不要让我伸出的手悬在半空,坚强很多时候是脆弱的堡垒,最后一扇虚掩的窗,风轻轻一吹,“砰”的一声响,灵魂就会中枪。

喜欢安静的夜里把心事一点点和盘托出,又怕吵了夜的孤独,痛在指尖飞舞,就像一只只蝴蝶无法阻止季节萧瑟的入驻,没有退路。朝朝暮暮与我已经成了没有目的的旅途,不愿去看世事变迁的不确定,如果可以只想静默成一棵树,不管风雨如何欺凌,不准哭,你的世界是寂寞的国度,拒绝了付出就拒绝了红尘赐予磨难的恐怖。如果落花尚有泪,那也是活着的证据,落叶随风飘,我抓不住一朵云的衣角,决定蛰伏,四月的尾声,留下一痕薄凉的曲目。烟花易冷,世事多变,不曾变的是自己画地为牢走不出,如果活着就让尊严成为面具的脸谱,如果活着就让自己独自享受王的孤独,何尝不是别样的一种幸福。

有多少苦,就有多少染了泪的文字起舞,情字何解,佛说“悟”!告诉我心如止水可不可以把轮回奔赴,如果菩提树下你在讲经,那我就做一棵树,听着听着就了然把生命交出。如果说花开只一瞬,你怎会舍得让我哭,如果梦里可以拥有,那怎会有落泪的红烛?我若仰起头,不是看天有多蓝,我是不想泪淌进嘴里太苦,就让疼痛顺着眼角跌落在尘埃里,入土!

不是所有的苦都可以说出,就像我一个人在夜里无声的哭。花的蕊里有泪,孱弱的经历朝暮,叶子一片片辞别孤树,如同一种奔赴。不知道,谁下了毒,四月飞雪,有着无助,你给我的等待是背负。岁月的指针也染了孤独,如果你的梦里我不能种下情蛊,那我认输。如果幸福来敲门,记住你要说:一二三!月光的门楣会有花香浮出,两个影子叠加,是一盏不灭的红烛!

书虫(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