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能成为一种思维吗 

家乡区县: 湖北省黄州区

 首先我同意许小年教授的说法,互联网思维的定义不是很明确,如果仅仅是一种技术,即使是革命性的技术,也不一定能够产生一种新的思维、理念或者哲学。

过去300年里,出现过很多伟大的技术,比如蒸汽机带来了工业革命,电力创造了现代工业经济,却没有因此出现所谓的蒸汽机思维或者电力思维。但即便现 代工业文明没有出现以某一项技术命名的思维,在整个人类文明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的过程中,人们在工作、生活、社交、投资等多个领域内的各种理念都发生 了根本的变化,只不过这些变化并没有以某一项技术而命名而已。如果真要用某种理念或者某种哲学来代表工业文明的思维方式,最接近的就是 Capitalism(“资本主义”)。如果说蒸汽机和电力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生产力,并产生了Capitalism,那么,互联网极大地提升了人们交易和 沟通的效率,互联网时代会不会产生“网络主义”呢?

免费策略、规模效应和边际成本

我也认同许小年教授的另一个观点,互联网公司的规模效应并非互联网所独有。传统工业文明也有规模效应.。产量越大成本就越低,网点越多效率就更高,这 在传统公司同样是普遍规律。而且电子商务公司的边际成本也不是零,比如以携程为例,公司在预订酒店的过程中,经常还是需要提供人工服务来帮助客户解决应急 问题。当然,网络公司的规模效应的确会远远超过大部分传统公司,问题在于,这种量的差异是否会导致质的变化呢?所谓的平台战略和“羊毛狗出”的免费战略, 也不是互联网公司独有。只不过网络公司的规模效应更大,边际成本更低,导致所谓的平台战略和免费战略更容易获得成功。尤其由于中国人口多,市场大,其规模 效应超过美国,是世界第一。

极致和平台战略

许小年教授对互联网思维的另一些批判,主要还是因为站在不同的角度。比如产品极致,许小年教授认为产品不应该做到极致,因为成本太高。我认为这可能是 因为他对于产品极致的理解还停留在传统制造业的领域,其实在互联网领域内,产品指的是用户交互和交易流程的设计,把这些流程设计好,基本不会增加太多额外 的成本,所以企业当然应该把用户的产品体验做到最好。许教授还指出,人们既需要单品海量的产品也需要小众的个性化产品。但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后,一些高频的 产品提供商更容易把自己做成平台,而低频小众的产品往只能成为平台上的一个品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互联网时代还有一个大家容易忽视的规律,那就是客户来得容易但也去得容易,任何竞争对手的APP与你的客户之间,都只有手指点几下 的距离。网络经济中没有太高的客户忠诚度,当一些公司只靠亏钱拉客时,他们很可能永远都亏钱。经济学中还有一个不变的真理,就是在充分竞争的情况下,是不 会产生超额利润的。当大家都想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来赚钱时,结果是大家都挣不到钱。所以,现在备受鼓吹的某些互联网思维,作为一种经营赚钱方式肯定是短命 的。

那么,互联网公司如何赚钱呢?在工业时代,企业可以通过机器、地段、资源的控制来保持比较长的竞争优势。在互联网时代,物理资本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更 糟糕的是,客户没有忠诚度,竞争对手可以随时跨界进入。互联网公司要赚钱,就只有持续创新,不断提升效率和客户体验。而要做到持续的创新,没有其他任何捷 径,只有靠吸引和留住最优秀的创造性人才。

企业必须创造一个有利于持续创新的人才环境,这其中包括充分的授权、丰厚的薪水和类似创业公司的股权激励机制。正因为如此,包括携程在内的很多网络公司,都推出了鼓励内部创业和创新的人才机制,目的是要培育企业在人力资本和创造力的持续优势。

我认为互联网带来的最根本变化,就是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和金融资本(Financial Capital)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在网络时代,人力资本变得更加重要。因此,有创造力的高素质人才的工资在不断上涨,对他们进行股权激励的力度也在 不断提升。从宏观经济来说,未来人力资本的回报相对于金融资本会提升,有创造力的高素质人才的收入占社会财富的比例会提高。人力资本的崛起肯定是一件好 事,因为人的才能更受尊重,而不是其身份、地位和掌握的资源。而当一个社会更加注重人力资本而不是“资本”时,整个社会也会更加平等、理性和民主。

所以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形容“互联网思维”,那就是“人力资本主义”

serenanana(2015-06-15)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