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家乡

家乡区县: 内蒙古奈曼旗

继承奈曼文化遗产、研发奈曼文化品牌的思考

— 李温都苏

一、据我了解和考证,奈曼旗是成吉思汗时代强大的乃蛮部落的后裔,是现在的蒙古族文字的发源地!因此我把这个论证写成论文——《蒙古文字起源与奈曼旗》,并把论文提交到了《全国首届占卜拉道尔吉暨奈曼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得到了与会专家、教授和同仁的关注。我认为:我们大力宣传奈曼文化,建设文化大旗,应该把《蒙古文字的发源地》这面旗帜打响,设立为奈曼旗的文化品牌,高高举在全市、全区乃至全国、全世界人面前!这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奈曼人和蒙古族人民的最大的文化遗产、最宝贵财富之一,也是给人类文化发展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这会对我们奈曼旗文化品牌的创新带来更多的机遇,会推动文化事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起到更大作用的。他对奈曼经济社会、文化的带动力和辐射面是无法估量的!

二、我们结合“奈曼文化产业突破年”宏伟目标,开展“奈曼形象塑造年”活动,举办“蒙古语言文字文化节”,宣布奈曼旗是《蒙古文字的发源地》这个文化品牌。并以“塑造和展示文蕴厚重的奈曼文化形象”为主线,开展“蒙古文字论坛”,研究蒙古文字演变历史、奈曼蒙古族方言、奈曼蒙古族婚礼习俗,蒙文书法及奈曼版画、奈曼风情摄影展览和民歌、民族乐器演唱比赛、诗歌朗诵比赛、文学创作笔会,展示蒙古民族工艺品、奈曼蒙古族服饰,洽谈蒙古文化产品、工艺品的研发等招商引资业务,举办蒙古族那达慕大会、敖包会为主要内容的蒙古文化旅游等项目。

三、围绕奈曼蒙古族文化,开展好“奈曼形象塑造年”活动,塑造和展示文蕴厚重的奈曼文化形象,招商引资开发蒙古族文化系列产品(包括蒙古酒类文化产品、民族手工产品、民族服饰、工艺品等),把民族文化转化为文化产业,为带动奈曼经济社会更好、更快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四、抓紧建设蒙、汉文版“奈曼文化” 网络,通过报刊杂志和网络等媒体,大力宣传奈曼蒙古文化,打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五、在这基础上,我们结合“奈曼文化产业突破年”宏伟目标,开展“奈曼形象塑造年”活动,今后还要筹建“民族历史文化博物馆”,开设“蒙古语言文字演变历史陈列室”,向世人展示奈曼文化品牌和其丰富内涵,筹建“中国蒙古酒文化产业园”,研发蒙古酒类产品,在科尔沁地带优先占领蒙古酒文化市场。

六、设立“蒙古语言文字研究与产品开发奖”,鼓励奈曼民族文化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人才,激发全旗人民参与和建设文化大旗事业。

一、奈曼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在人类文明进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丰富了中华民族文化和世界文明史。我们有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遗产——这就是我们奈曼旗是回纥式蒙古文字的发源地或者说奈曼旗蒙古族是创造使用回纥式蒙古文字的后裔。世界其他任何地区都无法与我们争论该论证。

二、奈曼43万人口中有16万蒙古族人民,他们大多数有自己民族语言文字基础、有着丰厚的民俗习俗和浓厚的民族感情,这是我们宣传和发展民族文化的强大的群众基础。

三、我们的周边是辽宁省的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还有敖汉旗、翁牛特旗和阿鲁科尔沁旗等以蒙古族为主的民族地区和通辽市的各旗县,乃至全区的广大蒙古族聚集的地区,还有吉林,黑龙江,青海,新疆,甘肃等省区的蒙古族地区、蒙古国的广阔地域,这更是我们开发研制和发展民族文化产品的强大的市场。

四、奈曼历史上曾涌现出了有很多显赫威名的一大批文化名人,包括:近代蒙古族十大科学家之一的占卜拉道尔吉,蒙古族文化功臣布赫贺喜格,道如那缇布(格瓦),….还有现在还活跃在文化教育战线的博.格日勒图,巴达玛奥的斯尔,额日顿巴雅尔…..等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大学专家教授等优秀人才;他们都是奈曼人民的佼佼者,是奈曼人的骄傲。

五、2008年8月成立的“奈曼旗蒙古语言文字学会”是至今在全区最早成立的旗县级蒙古语言文字学会,是近百位热爱民族文化的文人、艺人组成的民族文化团体,其中,用蒙古文字创作的作家队伍是全市、乃至全区很有名气的团结向上、拥护党的领导、热爱国家、热爱自己民族文化艺术的一支强有力的队伍,他们当中的不少作者是多才多艺的民间艺人、创作能手、获得过多次大奖的文学高手和爱好广泛、能写能画能搞摄影的文化工匠等,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该学会做了以下工作:

1、为了传承民族文化和建设民族文化大旗出分力量,学会创办了综合性学会刊物——《博赫乌顺》。

2、出版发行了奈曼文化丛书《奈曼传说》、《奈曼民歌》。并正在搜集整理《奈曼蒙贤集》。

3、我们为了更好的宣传奈曼,让更多的人了解奈曼、支持奈曼,我们个人集资出版发行了汉文版《诺恩吉雅—奈曼旗蒙译汉文学作品集》。

4、集资举办了第五、六届《布赫克什克》杯蒙语文学作品比赛,并在2009年5月份举行了颁奖仪式和《奈曼传说》、《奈曼民歌》首发仪式。

在这几项工作中除了《奈曼传说》、《奈曼民歌》是由旗民族事务局出资出版以外其他工作是我们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以个人集资、捐资和无偿服务等形式完成的。

目前及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们学会还要抓紧做好以下工作:

1、继续办好学会刊物—《博赫乌顺》,现在第二期稿件编辑基本就绪,正在编辑整理。

2、筹备出版《奈曼蒙贤集》(蒙文版),这是宣传奈曼人、奈曼文化的一项重要文化工程。

3、今年举办第二届《布赫克什克》杯蒙文诗歌朗诵比赛。

4、建立学会办公室和材料库。搜集整理宣传奈曼旗的文学艺术作品、书籍和奈曼籍作家的作品,永久保存在资料库内。

5、奈曼民间还有不少民歌、传说等继续等待挖掘和搜集整理的文化遗产,而知道这些的几乎都是老年人,如果这一代人走了,这些文化遗产也就丢失了,这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开展这么多的工作是整个民族文化工程的基础和前提,也是“奈曼文化产业突破年”宏伟目标和开展“奈曼形象塑造年”活动的主要内容之一。

六、奈曼旗有一只团结向上、热爱文化事业的强有力的领导团体的后盾,这是奈曼民族文化工程的核心和舵手。

奈曼旗是乃古代乃蛮部落的后裔。成吉思汗统治蒙古各部落以后,乃蛮以一个部落的形式融入到蒙古民族大家庭里,后来在几百年的游牧生活和历史的演迁,来到现在的奈曼大地,已有四百余年了。

奈曼旗不仅是蒙古族历史发展中的重要部落之一,更是蒙古文字的发源地。要证实这个历史话题,我们首先要考证蒙古文字起源历史和乃蛮部落的演变过程。

一、蒙古文字的起源

蒙古族是个具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传统的民族,她们使用的通行文字——回纥式蒙古文子也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蒙古族的文字,如同世界上很多个国家民族的文字一样不是自己创造的,是借用其他民族的文字体系,并经过长期运用和历史发展形成的。蒙古文的起源比较复杂,起用年代和起源问题,专家的研究和说法不少。归纳起来看,主要有这么几点:西藏喇嘛亥嘎坚赞创制说,塔塔统阿传教回纥式蒙古文字之说,公元十世纪前后借自回纥人文字之说等等。对各种观点,学术界一直在深入研讨。蒙古族的文字历史上不但有过在原有文字的基础上经过改进,创制出一种新的文字体系的尝试,而且还有过完全抛弃原有文字,创制出一种完全不同于原有符号体系的文字的尝试。十三世纪中叶,蒙古人统一中国后开始创造或改进蒙古文字,如:八思巴字,托忒文字,索永布字体,蒙古新文字—西里尔字….等等。不过真正使用到至今的还是中国境内蒙古族使用的回纥式蒙古文字。关于它的起源问题,专家的观点很多,但是,归纳起来总体上有两种观点占主流。

(一)成吉思汗征讨乃蛮,令塔塔统阿

传教回纥式蒙古文字之说

1204年,成吉思汗征讨乃蛮之时,乃蛮掌印官回纥人塔塔统阿虽然遭逮捕,依然守着国家的印信。成吉思汗非常嘉许他忠于自己国家的行为,遂命令他掌管蒙古国的文书印信,并命令他教授太子、诸王畏兀字以书写蒙古语,称《国语》。蒙古人至此时便采畏兀字以书写蒙古语,学界称为回纥式蒙古文。(略)

(二) 蒙古人10世纪时借用回纥文字之说

公元九世纪中叶以前,唐代乃蛮部属于回纥汗国,当时,乃蛮部落与回纥人毗邻游牧,是蒙古各部落当中与回纥人最近的蒙古部落之一,在蒙古各部落中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最发达的部落,回纥西迁后,乃蛮部在漠北继承了回纥文化,他们用回纥文字记录自己的语言,慢慢演变成了现在的回纥式蒙古文。(略)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两种说法在蒙古文字启用时间方面说法不同以外,都证实了回纥式蒙古文字是从乃蛮部落那里启用发展过来的观点。说明现在使用的回纥式蒙古文子是从古老的乃蛮部落那里起源演变过来的。

   二、乃蛮部落的演变过程

奈曼旗源于古老的乃蛮部落,最早称“乃蛮”。《清史》记载:元太祖(成吉思汗)十五世孙达延车臣汗(达延汗),游牧瀚海北杭爱山,称其部曰喀尔喀。其长子图鲁博罗特,于明代由杭爱山徙牧瀚海,南渡老哈河。图鲁博罗特之次子纳密克,纳密克之子贝玛土谢图生子二,长子岱青杜楞,号所部曰敖汉;次子额森伟徵诺颜,以奈曼为部号。额森伟徵其子衮楚克,称巴图鲁台吉,脱离本宗察哈尔林丹汗,率所部归顺了后金。天聪十年(1636年),皇太极登基建立清朝,并将所属外藩蒙古各部划定为“旗”。乃蛮部划作一旗,赐之牧草地为潢河、老哈河合流之南岸。东界科尔沁,南界土默特,西界敖汉,北界翁牛特,称札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游牧。叙前后功绩,依据衮楚克多年的功勋,皇帝赐授之扎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的爵位,封衮楚克为多罗郡王爵位,世袭罔替。从此,便有了奈曼旗之行政区划和军政合一的札萨克(行政)体制。奈曼旗被列为外藩蒙古内札萨克旗,直隶于清廷理藩院。从此共经十六任郡王,统治奈曼旗三百余年。

归纳起来说,古老的乃蛮部落被成吉思汗统治后,一部分已经融入到统一的蒙古各部落里,另一主要部分经过千年的演变和万里的游牧生活,来到了现在的奈曼旗这块土地,升息发展已经有了四百年以上了。

所以这里就是奈曼人的家乡。因为:

一、蒙古族是游牧民族,他们游牧到哪里定居,那里就是他们的家乡,乃蛮部落经过千年的变迁来到了奈曼旗这块土地已经有了四百年以上。

二、虽然历史上在这块土地上居住过稀薄、契丹等多个民族轮流居住繁衍生息过,但已经变成历史,乃蛮部落来到此地已有四百多年之久,也没有任何国家或部落跟乃蛮人争抢过这块土地。从这个角度上也证明这里就是奈曼人的家乡。

奈曼旗与现在的察哈尔口语区相隔甚远,但是奈曼蒙古语语音特点与察哈尔口语很多相同的地方。这也可以说明回纥式蒙古文与古代的乃蛮部落有着不解的历史缘分。

奈曼蒙古人的姓氏也证明这一观点。在奈曼一直相传:“奈曼蒙古人有七大姓氏、即包尔吉格德、奈曼、谢卜树德、达勒、塔塔尔、达尔沁、乌界德就是元老”(他们现在用汉语记录自己的姓氏,如:宝(包)、白、席(谢)、梁、戴、陈、吴),他们构成乃蛮的土著成分。

从上综述说明奈曼旗是成吉思汗时代强大的乃蛮部落的后裔,而乃蛮部落是回纥式蒙古文字的起源地,所以历史和现实足够证明现在的奈曼旗就是蒙古族文字的发源地!

我认为:我们在大力宣传奈曼文化,建设文化大旗,打响《努恩吉亚》品牌的同时,应该把《奈曼旗是蒙古族文字发源地》这面旗帜高高举在全市、全区乃至全国、全世界面前!这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奈曼人和蒙古族人民的最宝贵财富之一!也是给人类发展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这会对我们奈曼旗文化品牌的创新带来更多的机遇,会推动文化事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起到更大作用的。其带动力和辐射面是无法估量的!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