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你的美文

家乡区县: 内蒙古奈曼旗

感觉奈曼 你不知道的,这是一个世界上迄今很少还仍然延用着自己原始部落名称的特殊地域;

这是一个至今铮铮铁骨,不畏艰难,敢打敢拼的族群,靠着祖传桀骜不驯的气魄,在“三山六沙一分田”的浩瀚大漠中,建起一座瑰丽的海市蜃楼般新城池,这就是公元前13世纪蒙古崛起于大漠南北,相传成吉思汗成汗前两年,师征的乃蛮部。

子鼠年的秋天,在《正在崛起的奈曼经济,方兴未艾的大漠文化》采风笔会总策划高宏亮先生的引导下驱车150公里,于科尔沁沙漠中找到了《蒙古秘史》里描述神秘的乃蛮部——今天的通辽市奈曼旗。

大漠雄鹰

奈曼旗,很显然不是原始意义上的乃蛮部能限量得了的。弹指间千年灰飞烟灭,古老的故事早已化作绵亘的山脉无言默默,然而我们寻找的迫切仍然不差当年的乃蛮部分毫,甚至我们有了当初要见奈曼的刹那,神情便在那亘古横荒的年代里驰骋纵横,心已经与古老的乃蛮部接触交流了。

车出通辽沿赤通高速路一直向西南,城市逐渐被沙漠所替代,苍凉开始覆盖了视野,远古、部落、草原恰巧这些平时不宜扑捉的词汇此时却纷至沓来,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以至让我们这些平时男子大丈夫气十足的爷们,竟措手不及有些缠绵悱恻。道路再向前拓深,两旁由远及近除了沙漠仍然是沙漠,一波又一波连绵起伏。漠风飕飕,腾沙瀑浪,在人们心里不断添加着恓惶,其次便是新奇过后的猜想,如今古老的乃蛮部会是咋个模样?是否正如出发前朋友们所讲述的那样,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呢!。此时一路同行,且喜欢煽情的文人墨客朋友们,每一个狐疑与满眼的沙漠发生着严重的冲突.沙冈渐趋平缓时,从坨与坨间的夹缝中八仙筒镇映入眼帘,这是我们进入奈曼后经过的沙漠第一站。随行的人员介绍说,这是奈曼旗比较大的镇了。其实在我们的眼里它实在不算大,可是街市上已经有楼了,红男绿女熙来洋往很是热闹。尽管还算不上繁华,眼前滚滚的沙漠里能有这样的镇子已经实属不易了,人们开始对科尔沁大漠中这个昔日的乃蛮部投去赞许的目光。

车在充满神奇遐想与感叹的氛围中疾驶,原本荒荒凉凉的原野,稀稀落落的树木渐渐成片、成林,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出现小企业、小厂房,大烟囱。有人说:乃蛮部的旗府所在地——大新塔拉快到了。车内所有的人立刻兴奋起来,像进入战场开始抓紧手中的照相机,检查手中的纸笔,麽拳擦掌摆出一副采访的架势。

大新塔拉说到就到了,对视的刹那不说是震撼,简直就是惊奇。我们这些奔波大半天疲乏得简直受不了的人们,此时全没了一点困意,惊喜的附窗惊叫,我们进入了一座大都市了。与正常行驶的路线相切几条东西走向二、三十米宽的大街呈现眼前,宽敞明亮,充满大气魄、大手笔。而我们的车剑走偏锋,却一直沿着原有的路线行进,而这也许恰巧是建筑设计者巧夺天工的妙笔,否则环城半圈才在一处转盘街绕行一圈驶进小城呢,让你不醉都不行,还让你心跳呢。

大新塔拉的确不俗,它不同于其它城市,新城旧貌,建筑平平、丝毫没有特色,而它整个街道宽展开阔,奇巧新高,让人第一眼看着敞亮。高挑的路灯、牌匾分立道路两旁,虽然与其它城市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可是高低、位置与型制和建筑风格各不相同的楼房相互映衬,就大不一样了。那种巧妙的构思,婷婷玉立,只能用新颖别致,标新立异,异彩分层来形容奈曼旗了。初来咋到犹如偶遇大漠里楚楚动人的一位异域新娘,让你猝不及防,感觉什么叫江郎才尽的羞愧,只有咂咂诚服了。

随着对这座城市了解的逐步深入,又为这里有一批懂城市建筑,头脑清醒、睿智,善于筹划大气魄的领导集体而兴奋不已。据这个旗宣传女部长王宇的介绍。近几年旗里新一届领导班子坚持把“创新奈曼,实现突破”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总要求,紧紧抓住生态建设这个根本,在沙漠里建起了具有奈曼特点的工业园区、化工区、工贸区、矿产开发区、羊绒皮草工贸区和养殖示范区“六个工业园区”,建材、化工、氯碱PVC、电力能源及特色农畜产品加工“五个产业集群”,这让我们着实感觉到什么才叫做大气魄、大手笔了,走在其中真可谓感慨万千。我们在于旗里的文学朋友闲聊中无不感到,这里的文学艺术事业也突飞猛进,智慧的奈曼人不仅创造物质辉煌,也创造精神辉煌。我们看到由他们自己拍摄20集电视连续剧《祥云奈曼》在中央电视台公演,民歌《诺恩吉雅》传播大江南北,已经成为奈曼文化的一个招牌。在文联、文化局、文化馆、少年宫参观,街上参观过程中也无时不再感受这种文化的氛围。奈曼一个正在崛起的奈曼,展翅欲飞的雄鹰。

神奇的麦饭石

奈曼山地草原,大漠风光,每一处都有着迷人的风光景致,让你肃然起敬,啧啧称道。

奈曼麦饭石就是科尔沁草原一绝。据说在中国只有山东蒙阴县,黑龙江碾子山,河北平山县等少数几个地区有这种石头,而奈曼的麦饭石经科学家鉴定质量最好,含生命物质最为丰富,堪称世界一流。麦饭石是当今世界公认的药用奇石,我国明朝医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述记述,有治癌、一切肿瘤、脓疮、皮肤病、镇痛的效果。今天的奈曼人已进行广泛的研究加工,已经有百余种产品在国内外市场畅销,这种奇石真正成为奈曼人手中的魔石,人间寿石,不断为奈曼人创造着财富,今天的奈曼麦饭石被有关方面命名为中华麦饭石。

我们小心翼翼登上麦饭石山,俯视起伏跌宕的山峦,矗立期间的座座工厂车间,其实这哪里是山啊,分明是老天给予人类的无价珍宝,是奈曼人吉祥哈达。有朋友不断的大喊大叫着,快好好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吧,这叫气化麦饭石——氧吧,是长生天的空气疗法,是奈曼麦饭石气疗养院,相当于阿尔山温泉,能医治痼疾沉疴,延年益寿。大家虽然半信半疑,可是谁都不愿落后,更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在山顶上伸手弯腰,张大嘴巴作着深呼吸,那架势真想一口吞下整个麦饭石山全部空气似的。带队的那边已经等得不耐烦,破着嗓子嚎叫了半天才便吧。这边又有人出新点子,麦饭石放嘴里嚼嚼能治牙疼病,阴……炎,身上擦擦能治皮肤病,还能美容,整个山上一阵朗笑。不过真有人试着把麦饭石放进嘴里,擦着手脚,还念念有词。嗐,不用不知道,一用真神了,有效果。

麦饭石山下,我们还访问一个长寿村,这里有许多百岁老人真让人羡慕,也对我此行麦饭石山埋下深深伏笔,让我去想。

回旗里的路上,一屁股坐在车里本来累得不得了,可是神奇的麦饭石山再也无法让我平静,它实在太神奇了,这老天送给人类的大山身上还有许多未解之谜啊,对它的研究、开发还差得很远,许多资源远没有得到发现,更广泛的为人们所享用……

天下怪柳

奈曼,实在是一个怪地方、神奇的地方。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尤其是第二天就要去看怪柳,真不知她能给我带来怎样的灵感。

我们是去一个怪柳比较集中的地方,怪柳林大约距离公路有一百米,车就停在了公路上,大家伙便亟不可待的涌出车门奔了过去。第一次零距离面对着怪柳,古怪灵精的怪柳仨一伙,俩一串的,或于空阔的大漠之上孓然孤立着,秃头垢面,千奇百态,心里即惊喜又好奇,那种光怪陆离,超然物外的外表兴奋极力,心中对柳树的传统印象彻底颠覆了。它们有的搂粗,也有细小如鞭,可是每一棵都光秃秃,只有横溢斜出绒绒的细枝算是绒毛吧。而且每一棵树上下一般粗,分不清头脚与首尾,整个身体都是黑黢黢的,似给大火烧过一样,裸露出粗糟的肌肤,给人一种挣扎、抗争、无奈,直逼神经中枢。走在其中,即使不会吟诗作画也会顿生万千思绪,因为这种怪柳的形态太神奇了,实在是柳树家族中一绝,天上难找,地上难寻,是苍天留在地上的活化石。它们有似八仙,挤眉弄眼,挠首瘙痒,憨态可鞠;有似长娥奔月,翘首云天,欲飞还罢,恋恋不舍;有似虬龙劲舞,展转回环;有似凤凰展翅,直插云天;有似人间经风暮年的长者,勾肩驼背,眼目空朦;有似落魄的逃难者,肩扛手提,垂头丧气,遥望不语长天,不知何去何从;又如枯燥的沙海里沉浮的上古先民顷述着无尽的悲悯。它们更像是一群古怪灵精的天外来客,即使最美的雕塑师也雕不出传神的形态。不过夜晚,一钩弯月斜在沙岗,一定会让人瑟瑟发抖,那是一群北方大地不屈的灵魂。不过这些都为我所不动,在我眼里这些怪柳更近似于沙漠里英雄的群雕,那些将士们仿佛才经历一场血与火激烈的战斗,沙尘般的狼烟还在半空里回荡。有些怪柳更像一座座勇士活的雕塑。从它身上我无不感受战士们向前冲锋的勇敢,原地待命的焦灼,匍匐前进的渴求,相扶相挟的友爱,或围成一群仰望着远方的欣喜,我仿佛看见他们眸子里扑闪的曙光,听到他们呼喊的声音了。是的,它们也是生灵呵,有生命会呼吸,你是否已经从它们的姿态中感觉出特有的情感呢。

我只是行走江湖的一瞥,就被奈曼怪柳深深吸引了,直到车已离开,心依然挂记在那片塞外的柳林之中。不过我不再想,否则情感将会因此而垮掉,因为它太奇妙了,太不可思意了。

我听一位老乡讲,在奈曼沙漠地带其它植物是很难生存的,多少年只有怪柳坚强的生存下来了,并且征服了沙漠。尽管其外表丑陋,枯枝败叶,可是在它身上让我依然感受到大西北胡杨的品格,弯下来不倒,倒下来不死,死了千年不烂,让我看到人的精神的懦弱。奈曼怪柳,我寻找的灵骨。

相思的孟家湖

在奈曼与孟家湖一样的还有一个西湖。孟家湖面积90平方公里,据说西湖比它还大,而且水中天然生产红毛鲤鱼,阳光明媚的天气鱼儿浮出水面,把整个湖水都染成红色的,映红半个天空。

奈曼文联的朋友故作神兮兮的对我说,那西湖可有点说项。传说是天公玉皇大帝的鱼池,每到春天湖岸柳绿花红,玉皇大帝都要带着嫔妃、仙女、天兵天将下到凡间享用西湖鱼宴,这时整个西湖便沉侵在一片天管地箫曼妙旋律之中,牧民只是远远地望着云蒸雾萦的西湖,手里拨着九九八十一颗念珠,口中不停地念叨圣湖,没有一个人走进这圣水湖畔……。1931年日本人占领东北,美丽神奇的西湖落到日本人手里,祖传供玉皇大帝食用的鲤鱼,被小日本运回国内给日本天皇享用。据说这个消息还是日本首相田中角透漏给周总理的。为此专门寻找了许久,方在这大沙漠里找到仙境一般的西湖。

不过没见过奈曼西湖。旗委宣传部女部长王宇说:是的,现在谁也见不到了,西湖在前些年连续大旱时就枯死了。

其实孟家湖对我就好比西湖了,它的美已经让我陶醉了。一碧万顷的水面微风轻拂,碧波荡漾。对于我这个旱鸭子已足够刺激的不行,犹如遇见江南大江大河了,兴奋。听管理局人员介绍,孟家湖有两个源流,一条来自赤峰洪山水库,一条来自嫩江的老哈河。我望着眼前宽泛的湖面,在眺望远方日夜不停,源源不断注入水源的两条源流,窄窄的河身,跌跌撞撞的身影,不正是两个瘦弱的女人吗,如此遥远的路途,山川草原,她们是怎样走过的,经历了怎样的磨难与曲折,有过多少不为人知的艰难险阻呢,她们就是两位慈爱的母亲,在她们身上所体现的不正是天下母亲最崇高的美德吗,宁可自己累死、饿死,为了儿女在所不辞。孟家湖在我的眼里显得更加光鲜亮丽了。正当我沉入深思,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晚上给你们吃百鱼宴。

是这里的吗?

是的,这里有几十种鱼,鲤鱼、鲫鱼、鲢鱼、嘎鱼、黑鱼、银鱼,还有虾贝龟那。

话罢,不知是被俩位千里万里送鱼的母亲河感动了,还是别的什么我落泪了。

夕阳挂在西湖上,黄昏染红了草地湖水的颜色,也给我的心里添加一抹淡淡的忧思。我凝视远方停泊的木船,湖面上几只飞翔的鸥鸟,水面游动几艘渔船,桅杆高耸,黄昏斜阳,醉了。站在湖岸上我遥想孟家湖的来源,是因为这里原来只居住姓孟的一家,后来人们习惯称其为孟家湖。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