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是回忆一种味道

家乡区县: 沧州市盐山县

      这两年走走停停、玩玩耍耍,去过了那么一些小时候觉得美好的地方。当然这些地方现在依旧很美,我说的是地方、是人。可是我们心中最敏感的词语却不是风景与人,而是——味道。

       实话讲的,每次我想起家乡的的时候并不是那只沉睡也好、苏醒也罢的狮子,不是是那令人激动的吴桥杂技,也不是那些个与纪晓岚、张之洞似的名人的旧址、墓碑,真真切切的就是家乡带给我的味道。

      我的家乡在河北沧州,一个说起来也蛮古老的城。

       我家乡的味道是什么样子的呢?

       早上的他应该是豆腐脑或羊汤配着油条和大饼的味道,羊汤的味道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但是百搭的豆腐脑绝对是一年四季早起晨饭的美味。肉汤的也罢、菜蔬的也好,让人一早上都那么舒服。当然如果来了一趟沧州,不到从哪个下嘴,就从原味豆腐开始最好!

       中午或晚上亲朋好友相聚的时候,如果可以纵享在火锅的热气和沧州酒的酒香中,那应该是一种已经词穷的好心情。

       可在这个季节里,最让我牵肠挂肚的是家里果树上飘来的果香。

       就在这个时候或者再靠前一些的日子里,家乡的树上应是挂满的黄澄澄的鸭梨和那鲜红诱人的枣子。

        没错的,那红的甜到心里的就是沧州的金丝小枣!

       从小家住农村,对这枣的印象格外的深,因为那是我儿时里可以吃一年的零食。

        我知道中国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能产枣的地方很多,但我不知道别的地方的枣子是否也能这样经得住一年的赞美。

        我敢打包票,很多城里的孩子没有吃新鲜的小枣。什么是新鲜的呢,那要鲜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中秋白露,清起露珠湿。那种粘了一夜孤寂的枣子,凉甜入心。

         可这种程度枣子如昙花一般,经不起时间。所以,我们给它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吃法,在我的家乡称之为醉枣。

          就在这些日子,我的家人们就应该是打下了那一树树的小枣,挑选肤红饱满的,就那么整整一罐配上那浓度不要太深也不要太浅的酒,让他们在自然地恋爱中融合。待到时机成熟,也招待亲朋好友的一个好东西。

         有一些没有被装进罐子的枣子,就那么均匀的享受着这秋天里温柔的阳光与微风!丰满的皮肤开始褶皱,甜脆的果肉也开始走向内涵的路线。后来的他们就伴随着如我一样的沧州人度过腊八节、小年、除夕,也将度过那整个冬天。

         还有一些枣子走向了加工包装之路,成了美容养颜的蜜饯、枣干,还有那家乡特产千童枣酒!

 

红袖不添香(2016-09-19)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