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走的是距离,留下的只是那点思念

家乡区县: 云南省大理市

     从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体内的洪荒之力突然之间迸发出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做到这么的倔强。对,我拒绝补习,拒绝亲朋好友的一切所谓的好言相劝,留在家乡去过另外一种人生。我不要,我要为我的成绩负责,为自己曾经做过的努力做负责。我不想选择逃避,哪怕我的学历是我一种我不想提起的痛,父母不想向外人谈起的话题。那又如何,我一次次的问自己,自己真的想好去离家千里的地方读书吗?内心的回答让我又一次肯定,对,我愿意。哪怕家人的不解,好朋友的质疑。我决定了,我要去一个新的城市去开启我的新生活。

     从云南到上海将近40个小时的火车,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内心充满忐忑,沿途的风景很漂亮,但一旦夜晚的时候,我一个人又陷入了沉思,没想过晚上火车上还是如此的热闹,各种喧哗声不断的从耳边传来。听到各种方言的声音,唯独找不到自己熟悉的声音——家乡的白族话。我甚至在想,要是火车上有一个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该多好,哪怕她中途就会下火车,哪怕她只是坐一小段的路程,哪怕她只是在和别人交谈。至少在这火车上,我不会一直感觉到自己一个人,感受自己的孤独。

    火车在平地上开得很快,在山路崎岖的地方总是颠簸的厉害。原来火车也有自己的脾气。总是喜欢颠簸着,像家乡的摇椅,可惜家乡的摇椅再摇动它还是在原地,而火车每一次的平行或颠簸,已经让你驶出很远很远,远到你再也无法再遥望家乡的灯火,家乡的人。

      晚上,才知道原来在火车上是看不到星星的,窗户外面的世界无比的漆黑,只有在热闹的地方才能感受到灯火栅栏的美。其实家乡的夜晚也很漂亮,各种颜色的灯光把小小的村子装饰得很漂亮,很有味道,只可惜,当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没有意识到好好的看一下家乡的夜景,真的一次都没有。只顾倔强着,如何逃离,如何倒数着时间。

    夜很深了,火车上喧闹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进入了自己的梦想。唯独我坐在窗边,仍然注视着窗外的夜景,爸爸妈妈的脸突然出现在窗户上,我顿时一阵喜悦,但几秒的时间后,我才发现,原来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因为思念,所以才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自己还是在家里,和爸妈好好的聊天,认真的看看他们的脸。

    火车继续行驶着,但我知道它带走的是距离,留下的是我对家乡对家人的喜爱和思念。

段吉祥(2016-09-27)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