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自己的故乡代言

家乡区县: 江苏省姑苏区

本无故乡。

思乡病是个有意思的东西,不单是游子远离家乡叫思乡,故乡不复从前模样也可以叫思乡。不管这故乡是好是坏,韩少功也说那种感觉是能让人发疯的。我爷爷劝我回讷河的时候,也说“苏州不如讷河”的话。依我,则以为不过是他习惯了北方的生活而已。
实际上一切思乡的疾病都该是习惯引起的。我在南京,也许我该思念生活了十二年的苏州。但我其实更应该思念讷河,因为那里才是我的第一故乡,苏州是第二个。我四、五岁住在沈阳时,常怀念讷河的坐式马桶,毕竟蹲厕于小孩子而言实在是艰难。到了苏州却一下子适应于新的有坐式马桶的生活,也不再把苏州话听成是英语,并且习惯了糯米与蔗糖的气息。乃至于来南京上大学后,我会觉得南京的较宽的面条与加盐较多的汤为歪门邪道,而奉苏式汤面为正统来。
但我不会思念苏州,尽管我一直想吃全家,冬至也买了桂花酒。尽管我的家人和书都在苏州的家里。但全家是处处可有的,只是南京还没开。除此,南京处处可用支付宝的好处比起苏州却也高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用被耳提面命后我也得到了充分的自由。而于我而言,自由却是更加珍贵的。我确实也习惯于苏州的生活,但南京也并没有让我感到不快。南中医良好的住宿条件也让我有充分的打扫卫生的动力。
我所爱的是自由的气息。一如我所爱的冬日的枯枝,生机并不盎然,而美在它的错落。煞白的阴霾天空中枝条层层黑得刺眼突兀,走一步就错落出新的样式,来年绿芽也是在这枯黑的枝上长出,变大变深再变成黄叶枯萎掉落。
思念过去的多得是,却鲜有人平白无故说过尤其喜欢这一年的春华秋实,而对同一片地方的新事物嗤之以鼻。然而既然无法阻止旧年月的黄叶掉落,不如就学会欣赏新一年的花开花落,草木枯荣。
我本无故乡呵,也不求心安。
我觉得南京的汤包与苏州的生煎都很好吃,也慢慢开始习惯加重盐的南京汤水,食其家和我只有一站地铁的距离却比以前还方便许多。有充分的闲暇看书与旅游,或是发呆与睡觉。能为自己省下钱支撑起爱好,也不问家长多要钱。我有充分的动力好好学习或是让生活更加精致。而免于因吐槽现实而向世界发遍牢骚乃至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图书馆人满了就去教室自习,反而不至于因空调太暖和而睡着。
所以,与其保持旧的习惯不变,不如适应新的环境,然后把它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也许会有人觉得这不过是旧生活的翻版,我倒更倾向于在新的田地中用实验成熟的种子与工具栽培出新的更美丽的花儿。
我也怀念我从前的书友与球友,我认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但我也很喜欢认识新的书友与球友,或是进入新的圈子。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就这样,一山一水地走下去,回头看看自己走过了那么多的路,然后继续走下去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